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对质关扬(二)
    ,精彩小说免费!

    冥冥中自有天意!

    关扬又道:“只是可惜,我不通养殖马氏贝的方法,那些珠母贝二十年来已经死绝了。”

    “所以,你又让你的儿子来合浦,想让他们再偷些珠母贝回去?我明白了,你大概是想利用长青盗取珠母贝,再带他回东瀛?”明珠叹道,“关先生,你太贪心了!你也太不了解你的儿子了!长青才华潢溢,一手刀工出神入化。但他因为你的缘故,从小备受欺零,忍辱偷生,有才干也无处施展,只能自我放逐!他的怨恨、他的不甘、他的痛苦即没将他逼成蝼蚁,也没让他自暴自弃变成一个人间败类!而是想着追寻你盗走的珍珠,替你清还你欠合浦百姓的债!这样的长青,怎么可能和你一样,当一个人人唾弃的汉奸败类?!”

    长青双眸紧闭,眼角似有泪光闪过。

    关扬苦笑不已:“是啊!是我想岔了。”他瞧着长青,“但是,我不后悔。”

    长青身子一颤。

    “我在东瀛,一手扶持起落败的御木本家族。”关扬回首这二十年,依旧难掩激动。“我征服了地方上的流寇和武士,让他们臣服于我为我出生入死。我让全东瀛的人都为马氏贝的珍珠惊艳!我再不用像在合浦那样,连块最便宜的玉也买不起,只能在小小的贝壳上雕刻!我成了东瀛的雕刻大师,我的作品,天皇也赞赏有加!人生至此,我已无憾!”

    “然而这一切,全是你背弃国家,抛妻弃子得来的。”明珠面若秋霜。“你觉得此生不悔,我只能骂一句:无耻。”

    穆九赞道:“骂得好!”

    刘国轩点点头,朝皇帝看了一眼。皇帝嘴角含笑,对明珠这番话十分的满意。

    琅王已是满身的冷汗!

    关扬闭了闭眼睛,对长青道:“我终究是对不起你。”他走至皇帝的案前,伸手取过那把匕首,拭了拭刀刃。

    御前侍卫立即拔刀将他围在中间。

    关扬喟然长叹:“龙归海是我杀的。”他低声道,“长青,我还你一命!”

    话音未落,匕首深入关扬的心口,鲜血飞快的染红了刀刃。

    “父亲——”御木本拓真惊叫一声,紧紧的抱住了关扬跌落的身体!

    关扬瞧着他,断断续续的道:“拓真,回东瀛吧。告诉你的母亲。我答应为她做的事,都做到了……所以,我要留在大明,陪伴我的妻儿……”

    “父亲!”御木本拓真悲愤伤心已极,泪流满面,抬起头怒视关长青,吼道:“他也是你的父亲!你怎么能这样对他?”

    长青单膝跪在关扬的身前,瞧着他心口的血,拉过了关扬的手,关扬苍白的脸顿露喜色,不料,两根冰冷的手指搭在他的脉搏上。长青声音嘶哑的对拓真道,“他是你的父亲。”

    关扬喉咙里滚出几声无奈的叹息,慢慢闭上了眼睛。

    长青的手指陡然从关扬的手腕上松落,微颤的嘴唇还是泄露了他此时的伤心。他缓缓的起身,如一道幽灵般,旁若无人的转身走远。

    没有人为他的无礼喝斥,季总管叹口气,赶紧命一个小太监送他出宫。

    皇帝轻轻咳了两声,威严的道:“关扬认罪伏法。此案即销!御木本公子,朕命你们立即回东瀛,永不许御木本家族之人再踏上大明的土地!”

    黎王又道:“天恩浩荡。允许你们带走关扬的尸体。”

    御木本抱起父亲的尸身,定定的瞧了月明珠一眼,率众大步离去!

    琅王擦了擦额上的冷汗,道:“父皇圣明,才令倭人的奸计未能得逞!儿臣今日心服口服!”

    谁料皇帝目光冰冷的扫了他一眼,淡声对刘国轩道:“老刘,从合浦赶回来一路辛苦。明日再带你的徒弟来见朕!”又对月明珠道,“你很好。这门亲事,不错。”说毕,在季总管的搀扶下,蹒跚而去。

    琅王和黎王紧随其后。

    黎王回头瞧了眼明珠,见她了结一幢心事,笑容舒展,眉目含情带涩。唇角忍不住轻轻一撇。

    明珠欢喜的拉着明华道:“没想到黎王会在今日向倭人发难,幸亏你们及时赶到!”

    太湖一别,她就将妈祖瓷像的事情告诉了明华,让他回合浦取妈祖像与御木本十郎对质。明华披星戴月,马不停蹄,才在朝贡之日赶至京城。

    明华好奇的问:“明珠,刚才陛下说,什么好亲事?”

    明珠脸大红,忙道:“你听岔了!”

    穆九笑咪咪的道:“明华怎么听岔了呢?方才在宴上,我请英国特使为媒,求娶明珠,皇帝赞这是门好亲事。”

    刘国轩啊了一声,笑道:“好事啊!”

    明华似笑非笑的瞪了穆九一眼:“你拿明珠给你的琉璃、香水的秘笈向陛下求亲?”

    穆九摸着鼻子,不好意思的道:“嗯。我是占了大便宜。”

    明珠反倒不忍的道:“那是事先说好的——”

    “事先没说过求亲啊!”明华指着穆九叫道,“这明明是趁火打劫!”

    刘国轩一巴掌拍掉明华的手,道:“什么趁火打劫!这叫顺势而为!你多学着点吧!”

    明珠与穆九这对小情人多般配,刘国轩早想做媒了!

    师傅开口,明华不敢再多说,但一双眼睛总是暗含不愤的,时不时瞪一眼穆九。

    明珠望着南方,心心念念的道:“总算可以回合浦了!”

    朝贡之后,朝庭的风向,突然又转了位。

    琅王之前备受皇帝关爱,可没多久,他却受到了陛下严厉的斥责!琅王身子本就还没好透,立即又病倒了!百官俱不清楚是皇帝缘何震怒。只有黎王心里明白,皇兄与倭人勾结的事,终于在他的布置下,让父皇发现了。

    当初琅王向皇帝进言,以合浦当地血珍珠的传说设计月明珠。黎王就颇觉得奇怪:皇兄是如何知道这个传说的?必然是有人告诉他。而此人,与合浦肯定有千思万缕的关系。他首先怀疑的是北海王,但王叔显然颇护着月明珠,不是他。

    直到龙归海案发,明珠剥丝抽茧下探明了御木本十郎的身世,他才灵犀一闪:关扬是合浦人,他必然知道血珍珠的传说!他本就是汉人,如果扮成汉人出入琅王府,不会引起任何怀疑!有了怀疑还需要证据,果然不久前让他的部下发现关扬从琅王府的后门出没。

    皇帝也不是傻瓜,黎王稍加暗示,甚至不需要黎王的暗示,他也隐隐的有了怀疑。

    堂堂大明皇子,竟然和倭人勾结,图谋皇位,利益交换,简直蠢不可及!他在皇后宫内大发雷霆:“这样的皇长子,朕怎么把江山交给他?你说,你说啊!”

    皇后抹着眼泪,委屈的道:“我早让你立储,乾儿本就是名正言顺的太子!你偏说还要再观察!乾儿有今日,都是你害的!”

    皇帝竟被皇后这话堵得无言以对!半晌,才坐倒在皇后身边,有气无力的抹着脸喃喃的道:“我害的,是我害的!”

    皇后瞅了瞅丈夫的神情,又道:“乾儿犯下这等大错。陛下——”

    “还能怎么办?”

    “反正这事又没人知道——”

    “煜儿知道!信不信我要立乾儿为太子的风声一旦露出去,他立即就能让乾儿身败名裂?!”

    皇后的泪水又涌了上来:两子互相残杀,是她最担忧也最害怕的事!

    之前,黎王派太医给琅王下药,令琅王病情反复。但皇帝为了摆平此事,杀了夏晖,琅王反倒没了人证。

    皇帝叹道:“是该立太子了。”

    可是,这两个嫡子,即无大本事,又一个比一个毒辣,实非他所喜。忍不住叹道:“若是淳王没出事……唉!”

    皇后恨极:若不是淳王,陛下早就立了太子,还能有今日的兄弟阋墙?

    正当后宫一片凄风愁雨之际,突然传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淳王才成亲不久的王妃,怀孕了!

    皇家子嗣艰难。通常王子成年后,就会安排妃嫔。但琅王和黎王的妃子皆是久无消息。倒是废了的淳王,竟然要生出这一辈的皇长孙!

    皇帝大喜,皇后恨得牙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