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西陵涵的算计(一)
    ,精彩小说免费!

    皇宫里的风云变幻,明珠毫不放在心上。她和红玉买了不少京城特产,整理行装,准备回家。

    刘国轩带着明华入宫见过皇帝,先是叨了番家常,又引荐了明华。得知明华因为寻找血珍珠错过了今年的乡试,皇帝难免有些愧疚尴尬。明华坦然道:“学生却要谢过陛下!若非陛下下令寻找血珍珠,学生不会巧遇师傅!也无这番大长见识的游历。更不要说还能觐见陛下了。”

    皇帝心里舒坦极了,含笑道:“你和你妹妹都不错,不错。”

    刘国轩捉到了机会:“陛下,不是说要给月明珠封赏的么?她不仅寻到血珍珠,还在姑苏破了龙归海之案,连带着破了合浦望断池的案子!也因此挫败了倭人的阴谋。陛下,这个赏该怎么算?”

    皇帝笑了起来:“这么说来,朕该好好的赏她啰?”

    刘国轩白眉一扬:“重赏不为过!”

    皇帝嗯了声:“说起来穆子秋不是在朝贡上向她求亲了么?这样吧,我封她做个合浦的明珠郡主,给她备足嫁妆,让她得以风光大嫁,怎么样?”

    原本就准备要封赏明珠,遣她嫁给东瀛。现在东瀛是嫁不成了,看在她这番立了大功出了大力气的面子上,郡主之位还是给她吧!

    明华欢欢喜喜的磕头谢恩:“多谢陛下!”

    虽然只是一个虚位,没有封地,但是这个虚位却能令妹子今后少去无数烦扰!

    慈宁宫内听闻消息的琳琅,终于没能忍住,失手跌落了一盘新进的红胭脂。胭脂盒滚在她素雅的裙摆上,鲜红如血。

    “这么说来,以后她与我,平起平坐?”

    宝娟蹙眉,捡起胭脂劝慰道:“陛下就算封她做郡主,也只是个虚位。如何能与您真正的金枝玉叶皇家血脉相提并论?”

    琳琅嗤的一笑:“从今年以后,合浦百姓心中,再无琳琅郡主,唯有明珠郡主了。”她指尖轻挑红脂,抹在唇上。她怎么能忍受这种荒谬的事发生?

    “黎王最近春风得意。”

    宝娟微怔:“郡主。您和黎王是不是走得太近了?”

    “近么?”琳琅抹匀唇脂,“这些日子也看明白了。琅王不知犯了什么大忌,被皇帝圈禁。淳王身有残疾当不了太子。唯有黎王可继承大统。我这是也在替父王,未雨绸缪。”

    宝娟不语,替她换了裙子,装扮一新后,到皇后宫内请安。

    这个时候,正好可以遇上黎王。

    春尽夏至,御花园内芳草凄凄、郁郁葱葱,红杜娟开得艳似骄阳。一角无人的楼阁内,传出琳琅惊怒的声音:“什么?你要纳明珠作侧妃?”

    黎王自负一笑:“有何不可?”

    琳琅的娇面寒意凌凌:“你觉得,她在两广有足够的威望,所以想娶她收买人心?”

    黎王摇头,微笑道:“有你在,两广的民意,我不担心。”

    琳琅奇道:“那你为何突然想娶她?”

    黎王沉默了片刻,才道:“有点不甘心哪!她一年前还在我身后求我多看她一眼,一年后竟然对我视若无睹,还和别的男人眉来眼去。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琳琅失笑,却又了然:男人的劣根性啊!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若是这样,就算黎王娶了月明珠,不用多久也会心生厌弃。

    她起身披上外套,对镜整理发鬓:“你爱娶不娶。只是别忘记你答应我的事情。”

    黎王嗅着她馨香的乌发,微笑道:“你我盟约早成,毒誓已发,焉有反悔的道理?”

    琳琅从镜中看黎王,心中暗念:你若食言,我也有的是法子让你竹篮打水一场空!

    宣旨的太监在驿馆内宣读了皇帝赐封明珠的旨意。

    明珠接了圣旨,红玉与明华自是兴高采烈,红玉道:“这回小姐可是衣锦还乡了!”

    然明珠对着用自己金山银海换来的郡主之位肉痛不已。

    郡主每年那点奉碌,抵得上她送出去银子的一角?

    肉痛归肉痛,她归心似箭,也没兴趣跟皇帝计较这些,只催着明华尽快上路。

    可惜穆九还要在京城呆一阵子,毕竟香水制作还算简单,但琉璃的技法却是幢大学问,还要细细的教导宫中的匠人才行。

    为此,穆九很是委屈的对明珠道:“哪有丢下夫君自己先回门的道理?”

    明珠在他人面前口舌伶俐,对穆九实在无言以对:过去看着挺冷清的人,怎么越来越不要脸了呢!

    穆九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意味深长的道:“先让你适应。”

    明珠楞了半晌才终于回过神:她竟然遇上古人的内涵段子了!当即气得将穆九赶出了驿馆!

    穆九出了驿馆,笑容满面的回味着明珠难得娇羞的模样,见到待命的十三骑时神情一敛:“务必护送明珠安全回乡。”

    这样,明珠与明华先行一步踏上回程,刘国轩舍不得他新收的徒弟,也跟着一块儿去了。

    不同于来时的满腹心事,回乡的路上,欢声笑语不断。直到了苏州,大家想起龙归海与长青,心下黯然,这才车马沉寂。

    吴县令早已得到消息,不等明珠寻他,便主动上门求见。

    他因龙归海之案受到了陛下的褒奖。但此案能破,靠的还是明珠之力。加上明珠又是新封的郡主,他自然谦逊客气了许多。

    “龙归海的父母赶来后,并未大哭大闹。”吴县令捧着茶杯面带戚戚,“他们说,大师为儿子批过命,料定他有此劫。只是黑发人送白发人,伤心难免。问起凶手是谁,我们只说是倭人。”

    明珠点点头,怎能告诉两位老人,龙归海是由他兄弟的父亲所杀?

    “长青呢?”

    “不提了。关长青那模样,连龙归海的父母都看不不去。反劝他振作、节哀。正当他们准备启程回家的时候,黎王殿下的人又来了。他劝关长青去京城指认凶手,为龙归海申冤。”

    明珠哦了声:原来如此。

    话到此处,无话可讲。县令放下茶杯,微笑道:“郡主还记得西陵涵么?”

    明珠打起精神:“记得,怎么了?”

    “他们想在太湖设宴,邀请郡主。郡主可否赏个脸?”

    明珠想了想,笑道:“好啊!可惜,不是吃太湖蟹的时候。”

    吴县令展颜笑道:“郡主真吃客也!”

    西陵涵怎么也没想到,明珠不仅混了个郡主,竟还全身而退。

    京城传来的消息,令他惊诧之余,顿起算计:庆幸当初未曾和她撕破脸皮,和平收场的太湖斗珠,能让他有足够充分的理由再度接近佳人。

    看着身边含笑替他缝制衣物的妻子纪氏青雪,西陵涵蹙眉:明珠是让给西陵玥呢?还是自己收了?

    她现在身为郡主,是不可能嫁人作妾的。

    但便宜了弟弟,他又十分不甘。

    西陵涵自觉手腕高超英俊潇洒家世出众,在姑苏所追求过的女子无不手到擒来,故觉得自己若有意,明珠必然也会为之钟情。这样想着,看着妻子的目光中便多了几分思量。

    能娶回一个享有盛名、一身本事的郡主,与他繁衍后代,西陵族在姑苏的家业,必然延绵不泽!万世不断。

    心意即定,他面上换了副忧愁的模样,忧虑低叹。纪氏抬头见到他这样子,忙放下手中的活,坐至他身边问:“相公,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