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突发奇案
    ,精彩小说免费!

    “好个西陵涵!”

    纪青雪原本出身就不低,纪家也是书香门第。当初千挑万选了纪氏这个妻子,看中的就是她家的清誉和人脉,青雪的大伯还是一个不小的京官。再加上青雪对自己一往情深,性子又柔软,婚后还是不任由自己拿捏?于是方定了这门亲事。果然青雪如他所料,婚后事事体贴,万事顺他心意。就连他提出为了西陵家的千秋大业,委屈她自退为妾时,她惊慌伤心、哭泣恳求,最后却还是忍痛答应,反还劝慰自己,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然随着青雪的大兄一声怒喝,西陵涵身子一僵,立知不妙:纪青雪!她竟然将此事告到了娘家?!她怎敢?!

    一种事态行将脱控的惊恐令西陵涵全身泛起一股寒意。他仿若无事般一脸惊奇的迎向舅兄:“青云,出了何事这般恚怒?”

    纪青云哈的声冷笑:“纪家瞎了眼!将女儿嫁给你这种人面兽心的伪君子!”他从袖中抽出一张纸来。“这是和离书。识趣的就签了它!否则,我纪家拼着鱼死网破,也要和你西陵族一战到底!”

    和离书?

    西陵涵瞪大眼睛,失声道:“不可能!”爱他至深的青雪,怎么可能主动离开他?他大叫,“不可能!一定是你们逼青雪离开我——”

    “混账!”纪青云一拳打上他的小腹,“想我妹妹自动让位,你好方便娶郡主进门?天大的笑话!我纪家的嫡女做妾?就算我妹妹同意,我与爹娘也绝不允许!”

    知道纪家绝不会同意,西陵涵才会在青雪身上下功夫。只要青雪坚持,纪家也奈他不何!谁知道,青雪竟然反悔了——莫不是之前在船上,他太过无情,伤到了青雪?

    早知他就该再耐心温柔些的!青雪自退为妾迎娶明珠和与青雪和离,再娶明珠,这两种结果截然不同!前者,世人会道是段佳话,后者,西陵涵会被人骂攀附权势,薄情无耻!他绝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为防万一,已经在算计青雪的把柄,她若想和离,就是声败名裂生不如死!没想到,真是没想到,不等自己设计完,青雪就已然逃脱了自己的掌控!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忽然想起明珠那声冷极蔑极的嗤笑,顿时如醍壶灌顶:是她,是她说动了纪青雪——

    纪青云又道:“青雪说了。郡主压根看不上你!你要是敢做出什么对青雪不利的事来,就等着郡主给你好看吧!”他啪的声将合离书按在桌上,“快,签了它!从今以后,我妹子与你两不相干。你爱娶谁娶谁,”轻蔑的冷笑,“只要你娶得到!”

    西陵涵脑子翁翁作响:月明珠这般狠辣?!拒绝了他不算,竟然还狠狠的算计了他一把!硬生生的将他逼到了悬崖边!

    青雪居然又这般绝情——不,他不相信!

    他一把捉住青云的胳膊道:“我,我不和离。舅兄,郡主之事只是我一时糊涂。我已经想明白了,绝不再做那等蠢事!青雪还是我的正室夫人!舅兄,我随你去见青雪,我向她赔礼道歉,你就帮我劝劝她,好不好?”

    纪青云挥开他的手掌,斩钉截铁的道:“妹子说得一点都不错。早就料到你会来这招!她说了,如若你肯和离,她还敬你是个有骨气的男人。如果死缠烂打不肯放手,咱们就公堂上见!”

    西陵涵踉跄倒退几步:这哪是青雪说得出的话?分明是月明珠的口吻!

    他捂着胸口,小腿碰到了椅子,木然的坐下,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得到青雪顺利与西陵涵和离的消息,明珠欣慰的淡然道:“幸好纪氏是个脑子清楚的,家中的长辈也硬气。”

    明华啧啧赞道:“你这一招,狠快准!”

    明珠嗤笑:“西陵涵怕也在骂我狠呢!可我若不先下狠手,他会轻易放过我?”

    西陵涵突然间与妻子和离,他又不敢给青雪抹黑,纪家也算克制没说他什么坏话。于是,引来苏州百姓热情高涨的各种猜测和族内长辈的质疑。

    明珠趁西陵涵焦头烂额之际,准备启行出发。未料,正要出门,吴县令匆匆的赶来。

    “月小姐!我的郡主呀,幸好你们还没走!”

    明珠诧异的打量了番县令忧急的模样,奇道:“出了何事?”

    吴县令抹了把额上的汗:“下官想请郡主和月公子移步衙门。帮下官……那个……断个案子!”

    明珠楞了楞,明华倒是来了兴致:“什么案子?”

    吴县令不好意思的道:“近日太湖连连发现浮尸。尸体上的伤痕惨不忍睹。仵作验过尸体后,怀疑死者是被某种凶恶的动物咬死!可是太湖附近,从没听说过有什么凶狠的鱼怪啊!”

    “其中有一个死者是渔夫。与他一块儿捕鱼的渔民说,他们在太湖中隐隐听到有女子唱歌的声音,歌声婉媚动人。他们寻着声音,依稀看到了一个绝色的美女!那女子见到有人来,便跳进了湖里——竟然是个鲛人!”

    明珠微张大嘴:她已是第二次听闻鲛人的传说了,但是,鲛人会在太湖出没?难道它还能顺着东海游到运河再到太湖?

    “年纪大的渔夫说,太湖不是东海,哪来的鲛人?莫不是妖怪吧?坚持让大伙儿回去。但是死者被迷了心窍般执意独自驾船去追寻鲛人,结果这日他的家人没等到他回来,次日早上就发现了尸体。”

    明珠喟然一叹:财色迷人心哪!

    明华已然一脸的跃跃欲试,明珠苦笑:“那就去看看吧。”

    刘国轩也坐在马车上喊:“听着挺有趣。老夫也凑个热闹!”

    于是马车换了方向,驶向了县衙。

    停尸房内,臭气熏天。幸亏仵作早有准备,备了足够的姜片和口罩。即便如此,明珠还是没敢踏进停尸体房:推理是一回事,但验尸她一窍不通,还是留给刘大人和兄长这样专业的人士吧。

    一刻钟后,明华师徒换了干净的衣物与吴县令一同到了后堂。

    明珠瞧他们神色凝重,心中微沉:“情况不妙?”

    明华取出一张图纸,低声道:“你看看!”

    那是他在停尸房照着死者伤口的形状画下的图,上上下下竟有三、四排交错零乱的齿印!最外边的一排齿印相对清晰,后几排则相继浅淡。

    明珠一见之下,大惊,脱口而道:“鲨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