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中计
    ,精彩小说免费!

    明华与刘国轩相视一眼,齐声惊问:“这是鲨鱼的齿印?!”

    吴县令是江南人,莫名问:“鲨鱼是何物?”

    刘国轩皱眉道:“听闻是海中极凶残的食人大鱼!”

    “这案子倒还真有趣了呢!”明珠轻笑,“又是东海的鲛人,又是海里的鲨鱼。这太湖,难道还要变天不成?!”

    吴县令抹了把脸,道:“郡主。衙役已经和渔民约好了明早去太湖寻找鲛人。您看——”

    “当然要去!”明珠笑道,“我还从未见过鲛人,岂能错过?”

    次日一早,明珠兄妹与刘国轩一同上了官府租用的小楼船。十三骑依旧先行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虞后才让明珠等人上船。因船不大,还带着衙役,十三骑中留了七人在岸上。

    虽是五月,但凌晨时分,云厚且多,阳光未出,湖上风凉依旧。明珠裹着斗蓬坐在船舱内,竖起耳朵聆听湖面的动静。

    船行了大半个时辰,引路的渔民向大船上的人招了招手。指了指湖中一块小岛。

    “上次就是在此处发现的鲛人。”吴县令道,“我问过他们鲛人的模样。他们说她皮肤又白又腻,长发披身,惊鸿一瞥,惊为天人。”

    大船行到一处拐角处,一阵细细的歌声突然飘了过来。

    明珠几人面色攸变:哪来的歌声?!

    歌声婉转动听,听不清歌词,但的确是个女子在吟唱!

    “大人!”船老大在舱叫道,“看!真的有鲛人!”

    几人一同跑出舱外,立在甲板上,果然在缈缈的晨雾中,百米开外,见到一名女子背对她们坐在一块微浮出湖面的太湖石上,乌发垂腰,上身几乎**,湖水淹没了她的双腿,但尚能看到腿部几处闪闪的鳞片!

    吴县令目瞪口呆:“真、真有鲛人?!快行过去看看!”

    船老大道:“大人。船大,那条河道小,行不过去啊。”

    这边的动静似乎惊到了鲛人,她回首朝他们张望了一眼,展颜轻笑,果然是一张柔媚动人的面容!随后她极快的沉入水中,再不见踪影。

    隔得远,加上晨雾,明珠看不太清楚她的脸,但依稀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怎么觉得这个鲛人这般眼熟呢?突然间,她惊呼一声:“不好,上当了!快,快回去!”

    明华大惊:“什么?”

    “那个鲛人,是琴娘!”明珠话音刚落,忽觉船身晃了晃,竟致倾斜!船舱下划船的人尖声大叫,“船漏了!”

    “大人,有人凿船!”

    吴县令忙道:“郡主,刘大人,我们上小船!”

    幸好有多艘渔船引航,待明珠及大船上的人分散至渔船上,眼睁睁的瞧着大船慢慢的沉入了湖底。

    明珠知道,事情远未结束。

    湖面上,慢慢浮出几十个幽灵般的人影,将他们层层围在中间。

    明珠暗骂自己大意!亏她还自负聪明,真是太蠢了!这明明是一个精心策划的局,什么鲛人,什么鲨鱼,只是为引她入彀。而她,毫无防备的一头跳了进来!还连累那么多无辜!

    吴县令强作震定的问:“郡主,他们是什么人?”

    明珠深吸口气,对着茫茫的湖面,高声喝道:“御木本拓真,出来吧!”

    她话音甫落,一艘大船从拐角处缓缓驶出。

    御木本拓真面色冷峻的站在甲板上,微笑道:“月大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琴娘赤身披着件厚厚的毯子,站在他的边上,媚笑依旧。

    明华怒极:“阴魂不散!”

    刘国轩心下也是大骇:这次,怕是凶多吉少了!

    明珠凝声道:“为了引我出来,御木本先生真是费煞苦心啊!”

    “谁让月大小姐太过精明。不用些计谋,怎么能让你上当?”御木本十郎眉稍轻挑,微露得意。

    明珠声冷如冰:“为了引我上当,不惜杀害那么多无辜人的性命?”

    琴娘娇笑:“是他们自己追逐我而来。落入鲨口,我也没有办法啊!”

    “什么鲨鱼!”明珠冷哼,此际方明白了一切,“明明是你们模仿鲨鱼的牙印,做的模具吧!”

    琴娘娇俏的拍手道:“难怪堂兄这般喜欢你。我也喜欢聪明的人。”

    明珠闭了闭眼:“你放他们走,我跟你走。”

    “明珠——”

    “月大小姐!”

    明华与吴县令惊慌怒急的呼喝声同时响起。

    明华眦目欲裂。

    十三骑中的六人身手骄健,都是穆九从北海带出来的兄弟,水上功夫也都了得。此时伺得机会,迅速出手,为首一人脚点小船,直扑向倭人船上的御木本拓真!其他几人断后,为他截杀水中的倭鬼!

    不料,就在他快要跳上倭船之际,琴娘娇笑一声,向他撒了样东西,空中登时弥漫起黄色的烟雾,登时他眼前一片昏暗,一柄倭刀向他的肩膀砍下,他躲闪不及,中刀坠入水中!

    明珠看在眼里,急叫道:“不许杀他!”

    御木本拓真冷笑道:“再有人敢轻举妄动,我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明珠忙命人救起落水受伤的十三骑的首领,幸好他躲得快,伤口不深。

    明珠略松口气,望着御木本十郎幽幽的道:“我是妈祖庇佑的神女。你们若不怕死,就尽管带我回东瀛!”

    御木本微微变色,冷哼一声。他倒没想到这茬:妈祖要是不允许他们带走月明珠,会不会降怒与他们?

    其他倭人听了明珠这话,也相继变色。

    明华急得泪水迸出,叫道:“不行!不行!从大明到倭国的海途极其险阻。万一、万一——”他流泪道,“我怎么向父亲交待?怎么向穆九交待?”

    父亲,穆九!

    想到向宁对她的疼爱与扶持,想到北海王这颗定时炸弹,不知何时引爆,会不会害死父亲?想到聪明的、一心想与她一争高低别扭又善良的明岚。还有与她同生共死惺惺相惜的穆九——明珠侧过脸,眨眼逼退泪意:“明华,如果我回不来,你们也别难过。说不定,我在另一个世界,活得好好的!”

    御木本派来的小船已经到了明珠的面前。明华在另一艘小船上,挣扎着想要跳过来,却被衙役紧紧的抱住。

    “明珠——”明华痛哭大恸,视线一片模糊。

    刘国轩在他耳畔冷冷的道:“哭有何用?”

    明珠的身影在一叶小舟中愈行愈远。

    水中的倭人相继游走,他们随手在湖中的几个小岛上扔了几样东西,一时间,滚滚袭来浓浓的黄色烟雾,所有的人都陷在一片烟雾中。连对面之人也看不清楚。

    这样的情况,根本无法行船。

    明华伤心至极,却也知道,这一次,倭人计划周全,势在必得!

    待烟雾退散时,早已不见倭船的踪影。

    明华擦干眼泪,对刘国轩道:“师傅,他们必然是从京杭运河到杭州转东海,再回东瀛!我们现在追还来得及!”

    刘国轩叹道:“即如此,快回去派船截堵!就怕——”

    明华关心则乱:“怕什么?”

    “怕他们换了船,掩盖行踪。”刘国轩摇头,“如果不能在大运河内截住他们,一旦他们进入东海,再要追踪就难了。”

    “我可以借船到东瀛!”明华捏紧拳头!

    “现值五月。此时,远洋船不会去东瀛。”

    “为什么?”

    “因为季风的关系!”刘国轩沉声道,“六七月间,海风的吹向转变,大明的船只可顺风顺水抵达东瀛。十一月中下旬,海风再变方向,此时在东瀛的商船再顺风启航返回。所以,未到时候,海船是不会去东瀛的,否则,凶多吉少。”

    “那岂不是还要再等一个月?”明华急吼,“我出银子还不行么?”

    刘国轩好言劝他:“就怕出了银子,人没找回来,你也葬送鱼腹!”

    明华身子一僵,刹时想起一件事:“穆九!他一定有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