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你来我往
    ,精彩小说免费!

    明珠一怔,淡淡的道:“因为在某些方面,他还算是个正人君子。”

    琴娘噗嗤一笑:“他会后悔的。”

    明珠想了想,问她:“如果关长青真的爱上你。你会和他在一起么?”

    琴娘手中的针线一顿,面不改色的问:“为何这么问?”

    “因为像你这样漂亮的女子,在东瀛,一定有不少爱慕者。”明珠懒懒的道,“其中不乏家世良好的男子吧?”

    琴娘唇角轻撇:“拿你们的话来说,我就是御木本家族的庶女。一介庶女,又长成这样,你觉得会是好事?”

    明珠颇为意外:“原来是这样。”

    琴娘比了比丝线的颜色,道:“有些时候,也是身不由己。说实话,如果关长青真的被我迷住了,我会扫除一切障碍和他在一起。可惜……”她摇摇头。“太迟了。”

    那个英俊男人的心里,早已被另一个人填满。只是当时,他自己也没发现而已。

    “家主一定也很后悔。”琴娘语气中有淡淡的愧意,“他没想到,龙归海的死,会对关大哥打击那么大。我也没想到。”

    琴娘无意识的一句关大哥,说明在她心中,对关长青仍存敬意。

    明珠看着窗外的景致,不经意似的问:“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锡兰。”琴娘顺口道,“锡兰产宝石。趁着夏季的季风还没来,先去那儿买些宝石。”

    明珠哦了声。锡兰,也就是后世的斯里兰卡。被誉为印度洋上的珍珠,美丽富饶的岛国。锡兰直到现代,依然是世界顶级红蓝宝的出产国。

    “他们追不上来的。”琴娘仿佛猜到明珠所想。“到了东海,我们会换一艘船。”

    明珠奇道:“你们哪来儿的路引?”

    琴娘微笑道:“家主早有准备,这就不用你操心了。”

    明珠按下浮上的忧虑与庆幸,心思疾转:此去锡兰,是会经过北海的!

    京城,正在宫中制作坊被宫匠们缠着督造琉璃的穆九被制造局的大总管罗长庚请了出来。

    “穆公子!刘大人有事儿找您,咱家看着十万火急的大事儿!您快去看看吧!”

    穆九咦了声:“刘大人,不是随明珠兄妹去合浦了么?”心中顿时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大步奔了出去。

    迎面看到明华红肿苍白的眼睛时,他忽觉小腿一软,沉声问:“明珠出事了?!”

    一骑快马飞驰出京。

    穆九没做任何无谓的停留,直接奔回合浦!

    他还有时间!

    御木本的船此时必然已经转入东海!但在夏季季风抵达前,他们不会回东瀛。所以他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可以筹备!

    一路上,他的指令不断的随着梅岭花市的消息网散布各处,他人还未到合浦,长平滩码头的老崔,已经开始帮他物色远洋船和水手,准备各项物资。

    待他回到合浦长平滩,直接跳上了备好的大船。

    “阿忠!”

    “在!”

    立在船头,穆九神色肃穆:“启航!”

    换了艘大船,行驶在东海航线内的明珠,已经渐渐适应了“关夫人”这个称呼。

    御木本的路引上,他的名字是:关铭。藉贯合浦。想来是关扬特意为他准备。毕竟有着一半汉人的血统,从小又受到关扬的精心教养,御木本扮起汉人,还真找不出几分破绽。航程中需要人抛头露面与汉人交往打理之事,全由他一手包办,竟一路畅通无阻的转入了北海境内。

    一入北海,明珠就被禁令呆在房中不许出舱。

    实在是她在北海名头太盛,万一有人认出来就大事不妙了。御木本不会冒这个险。

    船停靠在北海的一处码头补给食物清水,正准备回船时,码头上大步跑来两列士兵。为首的官员叫道:“北海王有令!所有船只严查出入!尤其是外来的船,必须一层一层的给我搜!”

    御木本仔细辨认那些士兵,幸好不是当初在合浦监视他们的人。他快步回到船上,闯进明珠的舱内,对琴娘道:“给她换个模样!”

    琴娘啧啧赞道:“一到北海果然就不一样了呢!”

    “北海王对你真不错。”御木本瞪着明珠,“他的兵马,正在每个码头搜寻你。可能,我们还会碰到他的战船!”

    明珠惊讶后苦笑:那还不是看在月向宁的面子上!

    北海王会告诉父亲自己被劫之事么?

    琴娘已经取了一只包裹来,打开全是各种脂粉的瓶罐和化妆所用的工具,她逼向明珠,温柔的道:“没事的,不会弄坏你这张花容月貌的脸。一会儿就好,忍忍!”

    御木本在侧,明珠反抗也无用,只能任她在自己脸上涂抹,不一会儿,再看镜子,果然大变活人。硬是将她从一朵娇艳的玫瑰变成了皮肤黯淡的普通少女!琴娘很仔细,又将她的手背手腕也画过后,才算结束。

    御木本递来一杯水给她:“喝了它。”

    明珠咬牙,只能喝了。

    当北海王的士兵上船搜寻时,只见到一名病歪歪熟睡的女子,没有任何怀疑的放他们离开了码头。

    明珠再度醒来时,天色已暗。

    御木本竟然就坐在她的边上,关切的问:“醒了?有没有不舒服?”

    明珠撑着酸软的身体坐起来,喘了会气,才道:“御木本,放我回去吧。”

    “——休想。”

    “我可以帮你们养殖珍珠。”

    御木本大喜:“真的?”

    明珠费力的点头:“你放我回去。我在合浦养殖成功后,再将这门技术教给你们。我毕竟是大明人,这项荣誉,也必须属于大明!”

    御木本面色沉沉:“说到底,你还是想回合浦。还是想和穆九在一起!”

    明珠微笑反问:“谁不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御木本定定的看着她:“我也一样。”

    明珠低头不再多言,就怕说得太多刺激到他,反而不妙。

    船又行了两三日,明珠凭感觉,知道他们已经到北部湾。她站在舱内的窗前,贪婪的望着海上的风景,忽然,她睁大眼睛,捂住嘴,一行热泪滴落面颊。

    “穆九——”她猛的放声大叫!“穆九,我在这里!”

    琴娘大吃一惊,跳起来奔至她身边紧紧捂住她的嘴。

    透过窗子,琴娘见到一艘船正与他们的船擦身而过。站在船头的人神色凝沉,满腹忧虑,不是穆九又是谁?那一瞬,琴娘也不禁心生艳羡:此生能有一人如穆九对明珠般对她,她死亦无憾!

    明珠眼见与穆九渐行渐远,心中的绝望与熬忍多时的痛苦再也压抑不住,放声痛哭:“放我走,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琴娘心中竟也泛起阵阵酸涩,低叹:“这么远,他听不见的!”

    穆九回头注视刚刚错身而过的商船,眉头微微蹙起:为何觉得这艘船有些说不出的古怪?

    他猛的喝道:“调头!追上前面的船!”

    加藤野怒骂了一句:冤家路窄!对着船舱里的一人的喝道:“周老板,该你出场了!”

    周宝宏,正是在周记宝铺的老板。年前,明珠在他的场子里开出了砗磲珠。他在前一个码头补给时带着几个人手上了船。此时理了理衣襟,无奈的道:“行。我知道了!”

    船速渐渐放慢,穆九的船很快追了上来。周宝宏笑容可掬的站在船舷边,拱手道:“这不是穆老板么!不知追着我的船有可贵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