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章 获救
    ,精彩小说免费!

    嘴好干,身子好重。眼皮睁不开——全身上下似乎只剩手指还能听话的轻轻动弹,忽听耳畔一道惊呼声:“她醒了!”

    “真的醒了?”

    “手指动过了呢!”

    “我看看。”

    入耳全是古怪的语言,明珠一句也听不懂,她费力的张开眼睛,一对皮肤棕黄,眉目极深的母子出现在她的眼瞳内。

    妇人看着大概也不过二十五岁左右的年纪。鹅蛋脸,极深的双皮皮,鼻子高挺,半披桔色的布帛,额间一点朱砂。虽然皮肤深了些,也是个颇为美貌的妇人。再看那个孩子,不到十岁,眼睛又大又圆。看着很机灵。

    明珠惊诧自问:自己竟然获救了?而且还漂到了天竺?

    妇人笑容满面的双手合什咕噜一串话,随即,她用非常僵硬的汉语,问了一句:“你,大明人?”

    明珠惊喜得咳嗽连连,忙不迭的点头,张开嘴,声音暗哑得惊人:“对,大明!这是,哪里?”

    妇人微笑道:“锡兰。”

    明珠长长的松了口气:如她所料,这阵风暴果然将自己送到了锡兰!

    锡兰,自古闻名的宝石之国!前世,锡兰为世界贡献了无数顶级的宝石!最有名的,便是泰坦尼克号上的蓝宝石——“海洋之星”!

    虽然全身僵痛,但笑容止不住的逸上明珠的脸。能够落到锡兰,对明珠而讲,无异于老鼠掉进米缸里!

    她立即想到御木本等人:自己能获救,他们一样也能获救!忙问艾瑞:“有没有救上其他人?”

    艾瑞茫然后歉意的道:“大明话,一点点。”

    明珠略觉失望。当年郑和下西洋,曾数次抵达锡兰。而明朝民间的商船往来锡兰应该也不少。所以这妇人才会几句简单汉语。明珠表示明白,又打量屋里的摆设。读书时,斯里兰卡是宝石史上掠不去的一道坎。它的文明明珠也稍有了解:正如她现在所看到的,锡兰文化完美的继承于印度。

    妇人出去了一会儿,送来一杯牛奶和几块温热松软的囊饼。她扶起明珠,喂她进食,明珠毫不客气,几乎是狼吞虎咽。

    妇人笑容更深。男孩子惊讶的叫了一声,明珠猜测,他可能是在喊:这个女人真能吃?

    她吞下最后一口牛奶,问妇人:“你的儿子?”

    妇人听得懂这句话,笑着搂过男孩:“他,班加罗尔。我,艾瑞。”

    明珠点头微笑道:“班加罗儿,漂亮的孩子。”

    男孩依偎在母亲的怀里,用一样简短的中文问:“你,名字?”

    “明珠。”明珠微笑道,“美丽珍珠的意思。”

    男孩竟然听明白了,在衣袋里掏了掏,掏出一颗雪白的小珍珠:“它?”

    明珠瞧着暗黄的掌心中闪闪发亮的珍珠,惊讶的看向妇人:这么小的孩子,哪儿来的珍珠?

    艾瑞同时惊喜的欢呼一声,抱着孩子激动的亲吻他的面颊。

    明珠不由更加惊讶:是他自个儿下海采的珍珠?

    男孩得意又骄傲的对她道:“海里,玩。”

    好吧!明珠失笑,真是好运的男孩。在海里潜泳也能寻到珍珠。

    艾瑞带着珍珠离开,回来时,带着一大包的粮食和一袋钱币。明珠知道这是她用珍珠换来的。也不禁为他们高兴。

    傍晚时分,艾瑞的丈夫回家了。艾瑞唤他德里。是个高壮结实的男人。

    德理抱起冲向他的儿子,听他一阵叽咕后,惊讶的瞪圆眼,大笑着撸了撸他的头发,狠狠的称赞了他一番。

    待见到明珠醒来,也很高兴,他的中文比妻子好些。告诉明珠,她是两日前班加罗尔在海滩上发现的。他赶到时差点以为是一个死人,没想到还有气。因为此处每年都会有大明的商船经过,所以,他认定是明珠哪艘遇难商船上幸存的人。

    明珠感激的道:“谢谢你们救了我。”

    “不用谢。”德理搔搔头,“大明人,客气。”

    明珠的心渐渐安稳,无比的欢快:只要等到大明的船只再抵达锡兰,她就可以回家了!

    在德里家住了几日,明珠慢慢摸清他们家中的境况。德里和岛上大多数男人一样,以寻找宝石为生。锡兰的土地中遍藏宝石,但是开采方式各有不同。第一种是在湿地、山角、农田下挖掘,相对安全。第二种,要在山石岩壁上开采,虽然能采到大宝石,但比较危险。最后一种相对普遍,在河流中摸索宝石。德里舍不得远离家人,所以没去矿山寻宝。而是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和朋友一起寻找宝石。但是由于锡兰三分天下局势,近年来大小征战不断,导致德里的活计,也越来越艰难。

    这几天德里的运气尚算好,他寻到了六颗宝石:一颗质量相对好些姆指大的蓝宝石,颜色如最深遂的大海,还未打磨已迷人。另几颗都是碎散的红蓝小宝石,只有半个小指甲盖大。这么小的宝石,卖不出什么好价钱,但是如果积累得多了,配好色倒是可以镶嵌用。所以德里将它们集中放在一只小陶罐里。

    明珠的身体渐渐康复后,就不满足于呆在屋子里整日无所事是。谁让她无论前世今生,都是双手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家务活只会简单的收缀,烧火作饭,理论知识丰富,实际操作那是一窍不通!于是问艾瑞,除了家务,她还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艾瑞想了想,取出丈夫那只装有零碎小宝石的罐子。问明珠:“帮忙,打磨?”

    明珠惊讶的看着笑容羞涩纯朴的艾瑞,笑着接过了盒子:“你可是找对人了!”

    然而当她看到艾瑞家中一台简陋的手摇宝石打磨机时,笑容顿时凝固:类似于缝纫机形状的木制打磨机,一只带螺纹的滚轴架在两块木架上,滚轴上系着根粗实的绳索,滚轴的一端有块扁平圆形的铁块。拉动绳索,滚轴带动圆铁块飞速的旋转,此时便可将宝石抵在铁片上利用磨擦力磨去宝石外层的杂质。

    这比英国的手摇打磨机还要古旧啊!至少英国佬还会利用金钢石打磨宝石呢!明珠哭笑不得的盘膝坐在打磨机边上,认命的拉动滚轴。

    准备手把手教她的艾瑞惊咦了一声,问:“你,会用它?”

    明珠嗯了声:“这算什么,我还会做首饰呢。”

    艾瑞惊讶的观察了明珠一会,见她的动作开始时虽略为生疏,但很快就熟练了,心中相信了她的话。过了一阵子,再看她磨好的宝石圆润晶亮,不禁笑容满面,放心的外出干活去了。

    明珠曾在斯里兰卡的宝石展销会上玩过这种老古董,毕竟不上手,但磨合了一阵,也就适应了。幸好,只是简单的打磨,对技能和工具的要求并不高。

    明珠奋战了一下午,看着自己打磨后初现璀璨的宝石,成就感爆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