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夜宴赏宝(一)
    ,精彩小说免费!

    进入城堡后,明珠立即被漂亮的女仆领进浴室重新梳洗打扮。一件白底微露肩膀的圆领大褶及地长裙,用正红色丝线绣着雀翎花纹,每根雀翎上都镶着颗艳红的宝石,每根羽毛的顶端都用亮白的小珍珠点缀,披着一件红色轻纱,华美得尊贵。

    女仆在她额间荡下沉沉的镶红宝石与珍珠的挂坠也就算了,最可怕的是耳环:吊在耳朵中间,用一根金链系在后脑,重得不象话!

    侍女见她没有肚脐洞与鼻没洞,却不放过她的脚趾:趾环趾链全上!明珠顿时觉得:路也不会走了!

    装扮一新的明珠从侍女的眼底看到了惊艳,不禁苦笑:这般华丽的打扮,能不漂亮?

    辛格推门而入,见到她也不自禁的呆了一会儿,微笑道:“这套服饰和你非常般配!”

    明珠相貌本就美艳,再配上同样华美的饰物,自然艳光四射。辛格却叮嘱侍女:“给她戴张面纱。”

    戴上面纱后,辛格略为满意的点点头,带着她边走边道:“你听说了吧?我们的人找到了一块又大又美的红宝石,今天是父亲为了庆祝得到这块宝石而办的聚会。”

    明珠心中略微激动,能让城主为之举办一场盛大的宴会庆祝的宝石,会是何等的珍贵与美丽?但,此事又与她何干呢?

    “我的几个兄弟都带来了能干的金匠。”辛格话到此处,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明珠也已经明白了。她忍不住蹙眉问:“您是希望我可能得到这次制作宝石的资格么?”

    辛格微笑道:“我觉得,自己国家风格的首饰见得太多,说不定,父亲想尝试一下大明的风格!”

    明珠叹气:这小子才多大?十一?十二?要不要这般老成算计?

    “我只能尽力而为。”

    少年辛格的目光略带深意的看了眼她:“你会喜欢今天的宴会的。”

    明珠跟随他走至一扇高大的浮雕大门前,随着大门的打开,一股热气袭面而来!这是一间圆穹顶的大厅,十二根高大的圆柱气势磅礴,宾客们不分男女,从头到脚的珠光宝器,明珠只觉眼睛不够看:她对西方的宝石制品并不怎么在意,唯有对印度风格的古董首饰垂爱有加,觉得它集结了中西双方珠宝的优势:即华美又不失灵动!

    拉特纳普勒城的城主已经垂垂老矣,松散的肌肉,花白的头发,眼珠却还是清澈的,他向辛格一招手:“怎么才来?”

    辛格笑着行礼道:“父亲,我为您寻来了一位大明的珠宝金匠,月明珠。”

    城主略为惊讶的哦了声,茫然道:“人哪?”

    明珠移步上前,用最近苦学的泰米尔话道:“月明珠见过城主大人!”

    城主啊了声,笑了起来:“原来是个女人。”不以为意的道,“让你费心了!”

    辛格躬身带明珠退到自己的座位上,明珠淡声道:“你父亲显然并不看好我。”

    “我相信你的能力。”辛格啜了口酒,“离我父亲最近的那位是我的长兄巴布尔,他带来的金匠叫莫桑克,是城内最有名的金匠之一。”

    巴布尔已经快四十的年纪,难免中年发福,相貌还是不差的。金匠莫桑克却非常年轻,皮肤微黄,是个颇英俊的男子。此时,正向明珠投来一道怀疑轻视的目光。

    “排在第二位的是我的三哥达鲁克,”辛格神情凝重起来,“他请到的是曾经在国王的宫中任职的纪梵。”

    达鲁克正值壮年,雄姿英武。纪梵却是个年近五十的老先生,眉目详和,向明珠微微点头示意。

    明珠素来尊重前辈,急忙起身向他行礼。纪梵微笑着对达鲁克说了一句话,克鲁克也笑着看了眼明珠。

    “他们在说大明不愧是礼仪之邦,你很懂规矩。”辛格替她翻译。

    明珠微笑:不管朝庭如何,她一日身为大明人,就不能给大明丢脸!

    “你就两个兄弟?你最小?”

    “嗯,活着的就我们三兄弟了。姐妹倒是有不少。”辛格嘴唇向对面一排漂亮的小姐们撇了撇。

    明珠暗自心惊。难免想到了京城,那两位皇子现在斗得如何了?黎王的心机显然更胜琅王一筹,可黎王万一称帝,她只怕后患无穷。

    一众舞女欢歌热舞了一番后,城主接受了子女与下属阿谀的夸赞,笑得嘴也合不拢。

    “在欣赏红宝石前,我们先玩几个游戏!”城主心情极好,他轻轻拍了拍手,一名仆从捧出一匣珍珠。

    辛格神情顿时凝重起来:“父亲是想考验你们!”

    “用珍珠考验我?”明珠忍不住轻笑:尽管放马过来!

    “不,你不明白——”他看了眼明珠,“父亲最近得到一种神水,可以令珍珠重放光芒,这样一来,珍珠的年岁就极难猜准了!”

    明珠愕然后惊笑,压低声音嘀咕了一句:“神水!”

    “请三位大师看看,这些珍珠品质如何?”

    莫桑克仗着是城主长子带来的人,他大步抢在纪梵之前接过珍珠,细看了一番后,将珍珠一颗颗的取出,很快,桌上的珍珠分作三堆,他笑道:“城主大人,这些珍珠光华明亮,品质上佳!分别是产自大明的南珠、东瀛的东珠、还有三佛齐的珍珠。”

    明珠暗暗点头,分辨珍珠的产地并不简单。

    纪梵的目光在桌上的三堆珍珠间来回巡视了一番,取出一枚东珠,犹豫再三后,将它单独放在了最后。

    明珠讶异钦佩的看着纪梵:老先生出手不凡啊!

    莫桑克惊讶不服的问:“您对这枚珍珠的产地另有见解?”

    纪梵淡淡的道:“这颗珍珠,明明出自合浦贝,但又有东珠的特点,自然是要另作别论的。”

    莫桑克顿时俊脸燥红,拿起那枚珍珠看了又看,最终无言以对,羞愧的退开。

    明珠听了辛格的翻译,频频点头:若是她没猜错,这颗珍珠应该也是当初合浦被盗的珠蚌所生。没想到竟然被东瀛送到锡兰来了:猛地一惊!不好!御木本家族和这位城主有交往?!

    她目视辛格,冷不防低声问:“御木本拓真和琴娘还好吧?”

    辛格一楞,面对着明珠洞若烛火的双眸,嘴角扬起一股笑意:“你和他们说得一样,非常聪明。”

    明珠恨得牙痒,忽的一笑:“辛格少爷也是一个聪明人。”

    “所以呢?”

    “大明与东瀛,孰轻孰重,你分得很清楚。”明珠说完这句话,走到珍珠前,将每一堆的珠子重新排列成一线,珍珠恰是从小到大,仿若三条美丽的珍珠项链。

    “城主大人,在下已按珍珠出海后的年龄排序,请查验!”

    莫桑克和纪梵原本也想这般做,但是他们很快发现,这些珍珠俱光泽明亮,一时竟无法区分年岁!

    城主大人惊讶的从位置上走了下来,看看珍珠,又看看明珠。惊奇道:“你怎么知道这几颗珠子的年龄?”

    明珠微笑:“家传之技,不足为道。”

    辛格替她翻译后,城主再看明珠的眼神就不太一样了:大明朝果然是人才辈出!用神水洗过的珍珠,她也有办法分出年纪!

    莫桑克神情严肃,纪梵倒是赞扬道:“我想到中国一句古话,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明珠笑道:“前辈过誉。前辈能识别出珠母贝,亦令人惊叹!”

    城主大方的挥手道:“这些珍珠,送给月小姐!”

    明珠惊得眼睛略张:要不要这般大方啊城主大人?!果然土豪朋友就是爽快!

    辛格瞥到明珠笑得财迷样,嘴角微抽。

    御木本的确在海难中获救,并且找到了自己。希望自己能帮他全岛搜寻一个大明女子。自己也的确这么做了。只是没想到,这个大明的女子,竟然用一枚绳编珠链就勾起了自己浓烈的兴趣。他已到情窦初开的年纪,忽然有点理解御木本为何对她爱恨交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