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家贼(一)
    ,精彩小说免费!

    挡不住有人要自寻死路,明珠眉稍眼角逸出一抹萧肃的杀意:“好。”

    御木本站在她的身后,目送远去的背影,神情透出一股莫名的凄凉与悲伤。

    班加罗尔已经在门口盼着明珠回来。明珠笑着掏出红宝石戒指放在他的手心:“好好藏着!”

    班加罗尔眼睛瞪得大大的,不可思议的惊呼:“这是我那块红宝石?”跳跃着跑到父母的身边炫耀。

    德里啊了声:“切成这样的宝石,可不多见!”

    “光是这份工艺,这枚戒指就很值钱啦!”艾瑞毕竟是金匠的女儿,识货。“妈妈帮你收起来吧?”

    “不!”班加罗尔紧紧的将戒指捏在自己的手心里,转身溜进了房间,不知将它藏在了何处。

    德里夫妇无言苦笑:算了,反正这个孩子是个藏得住宝贝的性子。

    几日后,翡拉尔的婚礼首饰终于完工。翡拉尔和她的母亲兴冲冲的赶到店铺内验收饰物。

    明珠的整套设计涵盖了新娘装的基础饰品,发饰、项链、戒指、耳环、手镯、脚链。拼弃了装饰发侧的头饰,直接与额饰结为一体。中间是三朵镂空的金莲花,整体呈浅m型的发饰分三层。第一层金链中间镶着枚大些的红宝石系入发间,第二层是由碎小的多色宝石镶在金链上,悬入两鬓,最后一层垂下一排椭圆的淡水珍珠,珠子的质量虽然一般,但胜在价格便宜哪!

    为了节省金费,手镯只用黄金打造了一个当地风格的如意结,中间镶了枚略大些的红宝石。其他部分都是由大小略有差次的淡水珍珠编织成寸宽的珠链。尽管如此,上手的效果却相当惊艳。至于项链,不得已做成轻薄的网格状,那些琐碎的宝石总算有了用武之地,在网眼间熠熠生辉。同样用椭圆的淡水珍珠最后坠了一层。

    翡拉尔直呼美丽!戴着首饰舍不得脱下。

    哈什最后报出的价格也很感人,翡拉尔的母亲眼中含泪,感激无比的一谢再谢。

    明珠暗想:若不是哈什自己也想趁这个机会重振旗鼓,这套饰品的设计费、手工费可比金费贵得多了!

    哈什的金铺,果然因这笔生意,渐渐重回正轨。

    这日中午,哈什刚应付完一位难缠小气的妇人,又听见脚步声,咕哝道:“怎么又回来了啊!”抬头看时,面色陡然一变。

    “父亲,听说您又开工啦?生意还不错嘛!”一名高大的男子踏进金铺,流里流气的口吻与装扮,令一边正描摹印度黄金饰品款式的明珠深深蹙眉:“父亲”两个字,她还是听得懂的。

    哈什本就暗黄的面孔,更是黑如锅底。

    他放下手上的工具,拦住来人愤怒的喊:“卡皮尔?你来干什么?我说过,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我是您的儿子,您怎么能阻拦我回家呢?”男子嘻皮笑脸,“啊,父亲,您的铺子里怎么还有个大明的女人啊!真漂亮!不会是你帮我找的后妈吧?”

    哈什气得全身颤抖,大声吼道:“滚!我这儿不是你的家,不欢迎你!”

    男子举着手任由哈什将他推出了屋子:“父亲,父亲,您冷静点!我找您有重要的事要商量!”

    铺子外面渐渐聚了些看热闹的人,议论纷纷。

    “我跟你无话可说。”哈什的语气愤恨中透着凄凉,“你快走!”

    男子耸耸肩,收了笑容厉色道:“父亲,我可是你的儿子!”

    “儿子?!”哈什悲愤的大笑,“我没你这种偷走家中财产气死自己母亲的儿子,你滚!”

    艾瑞恰巧来送午饭,迎面与卡皮尔险些撞上,她惊讶又愤恨的喊了句:“卡皮尔?你不是出去做生意发大财了么?怎么?”她打量了弟弟身上的衣饰,“生意做得不怎么样啊!”

    卡皮尔冷哼一声,一把推开了艾瑞,艾瑞险些摔倒,气得面色通红。她更关心父亲,忙对哈什道:“我没事。父亲,你不用管他!”

    哈什喘着粗气,回到了店铺里,随手捞起一只酒瓶,发现是空的,又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明珠没有多问。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是她的事,她也没兴趣掺活。倒是艾瑞收拾了碎瓶后主动跟她解释:“卡皮尔,我的弟弟。大坏蛋。一年前,他要做生意,抢走了父亲的积蓄。母亲生病,死了。”

    难怪哈什会借酒浇愁,碰上这么个儿子,换谁都要消沉。

    “赶紧回家,藏好家中的钱。”明珠蹙眉,叮嘱她,“别让他有机可乘。”

    艾瑞啊呀一声,跺了跺脚,急忙往外跑。

    “家门不幸!”哈什捏紧了拳头,重重的砸向工作台。

    艾瑞回到家,果然看见弟弟抱起了班加罗尔,正在抢夺他头颈里的珍珠绳链!立即放声大叫:“强盗,有强盗要抢我的孩子——”

    卡皮儿吓了一跳,没想到艾瑞这么快就赶了回来,只好扔下班加罗尔,狼狈而逃。

    艾瑞抱紧班加罗尔的,不住口的安慰:“没事,没事。妈妈回来了!”

    激动中她未注意到,班加罗尔的绳链上,还挂着那枚明媚的红宝石戒指。

    卡皮尔掀起的短暂波澜很快消逝平静。一连几日,他再也没有在艾瑞的家人面前出现过。然而明珠总有种不详的预感:卡皮儿,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哈什与艾瑞,他会给这个平和温暖的家带来可怕的灾难!

    她想了想,还是走向城主派来的,监视自己几个侍从之一,托他代口信给辛格:“告诉辛格。”她眼中闪过一道狠戾,用极简单的泰米尔语说,“卡皮尔,麻烦,解决。”

    侍从听懂了,表示会转达辛格。

    收到消息的辛格,稚气未消的脸庞露出一丝可爱的笑容:“你觉得卡皮尔这种人会用什么手段对付哈什一家呢?”

    侍从皱眉:“卑劣的贱民,用卑劣的手段。”

    哈什嘿嘿一笑:“我也很好奇,月明珠这样的贵女怎样应付卑劣的手段。”他放下手上一份出海寻找血珍珠的船员名单,“派个人监视卡皮尔,他要是有动静,立即通知我。”

    他年纪还小,喜欢看戏,没什么问题吧?!

    这日傍晚,等着班加罗儿回家吃饭的艾瑞心神不宁的在门口张望:“怎么还没回来?”

    明珠也觉得不太对劲,班加罗尔虽然爱玩,但从来准时回家,不会让父母担心。难道出了什么意外?她整理了下男孩喜欢玩的几个地方,正准备出门寻他,卡皮尔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