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十五章 动荡(二)
    ,!

    “父亲虽然不满国王,但从来没想过要造反。他只想安稳的做个富贵城主,怎会同意巴布尔的建议?”辛格眼中的光亮透澈如浅滩的海水。“但是巴布尔野心勃勃,他要继承宝石之城,又不愿受国王的钳制,所以,造反是必然的。”

    火把照亮了城堡,明珠几乎可以想象到此时城堡内的惨状!

    “你,你母亲——”

    辛格眨了眨眼:“她不肯跟我走。她说,她如果也离开城堡,会引起巴布尔的怀疑。”

    明珠倒吸口冷气:“那她——”

    “她是被逼着嫁给父亲的。”辛格声音渐冷,“不过你放心,我的三哥达鲁克早有准备。她不会出事。”

    明珠目不转瞬着看着灯火通明的城堡,仿佛能听见城堡内传来的尖叫声与兵器相接声。

    得到蓝钻石的巴布尔,立即命莫桑克为他制成一根华美的项链:多层的珍珠链子中间,用透明大钻石围绕的蓝钻石深处的妖异光芒一闪而逝。

    巴布尔戴着它指挥着这场夜袭战。他举刀振臂,大声道:“谁杀了达鲁克,谁就是我的大将军!”

    麾下的战士们,高声呼应:“大将军,大将军!”

    达鲁克站在城堡高处,同样气势如雷:“巴布尔背叛城主、背叛国王,罪不可赦!谁杀了他,就是今后国王的大将军!”

    巴布尔的大将军和国王的大将军高低立分。

    两队人马在城堡内外厮杀难解。

    城主躲在地道内,瑟瑟发抖,一边咒骂:“该死的巴布尔!达鲁克说他想杀我夺权的时候我还不相信。唉,幸好辛格出海不在城堡里。”

    美艳的夫人陪在他身侧,眼底掠过一丝轻蔑与快意。

    当巴布尔自以为胜券在握,踌躇满志站在城堡高高的台阶下,被突然从后部包抄的士兵团团围住时,这才明白,他中计了。

    “巴布尔少爷,那是国王的士兵!”有人惊叫!

    巴布尔面若死灰,想要负隅抵坑,一支长箭猛地从城堡的高处直射而来,巴布尔捂着被箭击穿的胸口,跪倒在地,嘴里犹自不可思议的喃语:“国王的……神箭手……”

    达鲁克带着胜利的笑容走向兄长,猛地拔出了他胸口的羽箭,鲜血四射中,巴布尔缓缓跪倒在地垂下了脑袋。达鲁克抹了把脸上的血雾,目光不由被死去兄长胸前挂着的蓝色宝石坠子吸引了全部的目光。他用力拔下项链。在夜色火光中端详这块美丽的宝石,惊喜万分的叫道:“蓝钻石!”

    蓝钻石上前任主人的鲜血滴落在地,徒留一道血丝,仿若深蓝的大海中,被鲨鱼吞噬后的动物遗留在海面的最后一丝血痕。

    达鲁克欣喜若狂的高声宣布:“从今天起,这块蓝钻石,属于我达鲁克!”

    他带着几名亲信,赶到地窖中迎接父亲。

    然而越接近地窖,一个恶魔的般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反复响起:“杀了城主,你就是新的城主了!”

    “为什么?我是名正言顺的继承者。”

    “城主还可以活很多年。那时辛格就长大了!”

    “不——”

    “还有他的母亲呢?”

    “夫人——”

    “那么年轻漂亮、迷人的夫人,你当初发誓一定要得到的女人——”

    达鲁克砰的声拉开地窖的铁门时,第一眼见到的,是美丽的夫人妩媚的、波光粼粼的双眸中令人心碎的忧惧与凄楚。随即,忧惧消散,漫上了一层无尽的欢喜。

    “达鲁克!”她轻声的叫唤。“太好了,你安然无事。”

    达鲁克心中一荡:她是在关心他么?

    “达鲁克!”城主也激动的叫了起来,“巴布尔呢?这个畜生在哪里?我要亲手杀了他——”

    达鲁克一步步的走向城主,低声道:“父亲,巴布尔就在外面等着您的处置——”一柄小巧的弯刀猛地的刺进了城主的心脏。“您可以到地狱里再处置他!”

    夫人掩面惊呼!跌落在地。可是她的眼底瞬间流落出的,却是无比的愉悦与快意。

    城主呜呜的低叫了丙声,眼底满是愤怒与不解:“为、为什么——”

    达鲁克目光放空,眼珠微微朝夫人所在的方向动了一动。

    城主啊的声尖叫,死不瞑目。

    “夫人。”达鲁克一手伸向她,温柔的道,“巴布尔的叛军攻进了城堡,刹死了我的父亲,你的丈夫。”

    美丽的女子将自己柔弱无骨的手掌交到了他的手中:“是——”她声音颤抖,如一只到惊吓的楚楚可怜的梅花鹿,“达鲁克,求你,不要伤害我和辛格!”

    “怎么会呢?”达鲁克紧紧的搂住柔软娇媚的身体,成功的喜悦和轼父带来的慌恐不定,以及这具娇躯的刺激,令他精神一时失控,兽性大发,用力将夫人按倒在坐椅上,撕开了她昂贵的丝绸衣裙。

    天亮时分,达鲁克喘着气,摸出一串犹带血痕的蓝钻石项链,带在了女子柔美的颈项中。

    “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他轻吻着蓝钻石下的娇嫩肌肤,“你仍然是城堡里最尊贵的女主人!”

    夫人轻轻的抚摸着蓝钻石,眼中掠过的光芒坚毅而绝决。

    志得意满的达鲁克带着父亲的尸体走出了地窖。

    城堡外,自家的士兵已经将战场打扫一空。巴布尔的尸体挂在了最显眼的大树上。

    国王派来的兵马整齐的列队站在一边,

    “有幢很不幸的消息要告诉各位。”达鲁克悲痛万分,“我的父亲,被巴布尔的士兵杀害了!”

    两方的士兵各自吃惊。

    忽然听到一声凄厉的哭喊,从城堡内奔出一名衣衫零乱的绝色女子。

    “不,不是的!”夫人泪流满面,指着惊愕的达鲁克大声道,“是他,是达鲁克亲手杀死了城主他的父亲,他、他还玷污了我!请国王为城主报仇——”说完,她砰的声,撞向了石柱,血溅当场。

    “夫人——”达鲁克只觉眼前一片天昏地暗,人已经被国王的士兵团团围住,“不,不是这样的!”他放声大吼,可是,没有人相信他的话。

    夫人的鲜血流到了她的手边,一块深蓝的宝石在血液中熠熠生辉。

    在海中漂荡的小船上不知不觉睡着的明珠,醒来时,正见到辛格面向城堡,泪流满面。

    “怎么了?”她惊讶的问。迅速看向城堡所在的方向。“你不是说,达鲁克早有准备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哭。”辛格捂着胸口,“我觉得心好疼,好疼!”

    不远处,国王的大船向他们缓缓驶来。辛格连忙擦干眼泪,想用微凉的海水洗干净脸孔时,明珠制止了他。

    “辛格。”她温柔的叹息,“你毕竟只有十二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