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十六章 捕鲨
    ,!

    踏上国王的大船,心情极好的国王瞧着辛格显然是哭过的模样,心中升起一股侧隐之心。一时犹豫,该不该将他母亲的死讯告诉他。

    “事情很顺利。巴布尔被我的神箭手射杀了。”国王瞧着他,“只是没想到,达鲁克竟然亲手杀死了城主。”

    辛格微惊,胸口的痛楚加剧,急问:“我的母亲呢?”

    “她——”国王迟疑了一下,取出一块深蓝色的宝石,“这是她留给你的遗物。她为了指证达鲁克的暴行,自尽在在士兵面前。”

    明珠蓦地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厄运之星?!怎么会到了辛格母亲的手上?

    辛格头晕目眩,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耳边传来明珠的惊呼声,国王似乎在说:“辛格,她这么做都是为了你——”

    午后温暖的阳光照入船舱内,辛格悠悠的转醒。

    明珠一直守在他的身边,关切的问:“醒了?”

    辛格嘴唇蠕动,漂亮的眼中滚出两行泪水,似哭似笑:“我终于得到了宝石之城!但是,我却失去了所有!”

    明珠无言以对。

    这一切,对于只有十二岁的辛格来说,的确太过残忍。

    “锡兰最年轻的城主大人。”明珠勉强微笑,“别让你的母亲白死。别让你的子民失望。他们需要你。振作起来吧。”

    辛格的手在枕边摸到了一块冰冷坚硬的东西,他随手抓起一看,难免激动:“这块宝石——是我母亲的遗物?”

    明珠双眸微闪,一把夺过宝石,将它塞到枕头底下:“辛格,听我说。这块石头会给人带来厄运!你千万不要碰它!你可以将它好好的收藏起来,最好是扔进海里——”

    “厄运?”辛格似笑非笑,“我的人生,还能经历什么样的厄运?!”

    明珠捉紧他的手臂,将宝石给经手人所带来的不幸一一道来。现在又加上巴布尔和他母亲!最后,她凝声问:“你希望自己英年早逝?死于非命?还是自己的子孙后代的遭遇比你更加不幸?”

    辛格激动的眼神沉寂下来,很快,他心里做了一个阴暗的决定:如果这块宝石真的那么灵验,那就将它献给国王陛下吧!

    此时,国王的智囊们也正开展了一场激烈的辨论会。

    “趁这个机会,我们可以收回宝石之城的控制权!”

    “但是当地的民众几百年都受卡塔尔家族的统治,他们的威信不容小觑。”

    “如果卡塔尔家族的人都死光了呢?”

    国王微微蹙了下眉头。

    “卡塔尔的夫人今天早上才刚烈的自尽在我们的士兵面前。如果辛格此时再出什么意外,你让我们的士兵怎么议论国王陛下?”

    “这个——能不能让他主动交出宝石之城的统治权?他毕竟还只是个十二岁的孩子。”

    “既然只是个十二岁的孩子,我们与其自找麻烦,不如好好的利用他。”

    “只怕我们是在养虎为患。”

    “够了。”国王轻喝一声。“难道辛格还能逃出我们的控制么?宝石之城只能稳,不能乱!”

    他大步走出会议室,见到蔚蓝的大海时,突然想起那块美艳的蓝色钻石!心中微觉灼热。当到他看到大船上堆积如山的海螺时,心情更加烦燥,这么多天的寻找,竟然也没能再找到第二颗海螺珠!难道一定要月明珠出手才行么?他想了想,下了个命令:“辛格立即回去接管宝石之城。月明珠跟随他继续在海上寻找海螺珠。”

    收到消息的明珠微微苦笑:都不肯放过她嘛。

    辛格歉意的道:“国王的命令我必须遵寻。我不能保护你了。不过我已经和御木本商量过了。他会负责保护你的安全。”

    “御木本?”明珠失笑,他们两人,别在海上相互朝对方下杀手就不错了。还指望他照顾自己?

    辛格猜出明珠所想,只摇头叹息道:“你太不了解男人了。”眼见明珠柳眉倒竖,他赶紧闭嘴。“那你照顾好你自己。我在城堡等着为你洗尘接风。”

    明珠和御木本移到了国王的大船上,辛格坐船原路返航。

    御木本已经听说了城堡发生的变故,静静的站在明珠的身后道:“大明朝此时的宫庭,也和宝石之城差不多吧。”

    明珠冷睨了他一眼,意有所指:“让你们白费心机了。”

    御木本扯扯嘴角:“如果不是你,我们的心机不会白费。”

    “那我真是荣幸至极。”明珠毫不掩饰笑容中的得意与蔑视。

    御木本竟然也不生气,反而微笑道:“我曾经觉得,你羞涩时的模样最让我心动。可现在却觉得,你张扬骄傲时的样子,更让我喜欢。”

    被厌恶的人说情话,明珠只觉全身都不舒服。

    她走至堆放海螺的船后的甲板处,面对堆积如山的各色海螺倒抽一口凉气:不愧是一国之王,效率够高。

    “这里面,有海螺珠么?”御木本跟在她身后问。

    明珠招来一名水手,命他们将这些海螺放回海中。

    “为什么?”

    “没有,珍珠。”

    水手不客气的反问:“还没剖开你怎么知道就没有?”

    明珠冷声道:“你,问,国王。”

    国王凝重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我们的水手,又白忙活了一天么?”

    明珠恭敬的道:“陛下。我之前就已说过,海螺珠可遇不可求。”

    国王听了侍从的翻译,似笑非笑的道:“但是偏偏你就能找到。”

    明珠暗骂:好吧,是她自作孽。当时就该放过那颗唐冠螺的珍珠!

    国王举目大海:“让船再往深海驶进。”

    明珠无奈,低头不语。正想着用什么法子脱身时,却听见船上有人兴奋的大呼:“鲨鱼!”

    见到鲨鱼竟然那么高兴?明珠疑惑不解。

    国王双眼一亮,大声道:“捕鲨!”

    明珠张口结舌:不会吧?他们以捕鲨鱼为乐?

    足有手臂粗的大鱼勾挂上了带血的鲜肉吊入了海中。几个船员手持极结实粗壮的渔网在边上候着。

    不料这群鲨鱼也不是笨蛋,感觉到这艘大船上汹涌的杀气,竟然没有立时就冲着血肉过来。徘徊了好一阵子,才潜入深水,游到大船的下方。

    “咬鱼勾了!拖起,撒网,备枪!”

    捕鲨者们经验丰富老道,与力大无穷的鲨鱼拼捕了大半个时辰,终于将鲨鱼拖出水面,几乎同时,长枪和鱼叉雨点般的落在鲨鱼的身上,没多久,鲨鱼便命送黄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