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十七章 鲨鱼的胃
    ,!

    将鲨鱼拖到甲板上,国王颇为欢喜的嗯了声,指着鱼翅说了几句话。明珠猜测,今晚国王要加餐了。

    她见不得血腥的场面,面色不禁有些难看。正要离开时,却听叭的一声,一块带着血块和内脏扔到了她的脚边!

    水手们相互挤眉弄眼:他们看明珠不顺眼很久了。不就是运气好找到一颗海螺珠么e得国王奉她为座上宾!而他们辛苦了这么久,一颗珠子没找到还要被国王训斥!

    血水溅在了明珠的裙摆上,明珠蹙眉退了几步,耳听水手们传来的嘲笑声,知道他们是故意作弄自己。目光不由微凛的看了他们一眼。一名水手大声道:“手滑了,对不住啊!”

    国王哼了声以示不满。水手们立即噤声。

    领头者心中还是不服,几步跳到明珠身边,捡起那团血肉,笑咪咪的道:“月小姐,晚上请你尝尝鲨鱼的味道。”

    明珠淡淡的道:“鲨鱼?吃腻了。”

    饮血涯一役后,刘总兵可是给她送了不少鱼翅鱼肉的。

    水手一楞,咧开嘴哼了声:“装腔作势。”

    明珠突然叫住他:“等等!”

    水手一楞,不耐烦的问:“干什么?”

    明珠指着他手中的那团血肉问:“这是,鲨鱼的胃么?”

    “是。”水手倒是楞了楞:她竟然认得出鲨鱼的器官?

    明珠笑容古怪,秀眉微挑:“你仔细看看它。”

    水手哼了声,一边举起鲨鱼胃一边嘀咕:“这有什么好看的——”话音刚落,他瞪大眼睛啊的一声尖叫,肉团在半空中抛出个完美的弧线,噗通落在了国王的身前。

    国王面色阴沉,又难掩诧异:自己这些士兵都是久经海战的老手。一个鲨鱼胃怎么会让他吓成这样?他看向脚边的鲨鱼胃,忽然间,也面露惊慌之色,往后退了几步,失声叫道:“怎么回事?!”

    一团死肉的表面,竟然蠕动了几下。

    这是已经从鲨鱼中取出的胃,怎么还会动?而且,还是胃内部在蠕动!

    明珠嘴角逸过一抹坏笑:吓唬她?

    她笑着对国王道:“恭喜陛下,又找到了一种珍贵的海螺!”

    国王茫然:“珍贵的海螺?在哪儿?”

    明珠指着鲨鱼胃:“就在这里啊!”

    众人目瞪口呆。

    明珠不紧不慢的道:“请陛下派人剖开鲨鱼的胃。”

    “胃?”国王立即明白了,“你是说海螺在鲨鱼的胃里还活着?这怎么可能?”话虽如此,国王对明珠在海螺方面的建议还是从善如流:“那就剖开来看看吧。”

    那名水手叫了起来:“不可能!被鲨鱼扢掉的海螺,怎么可能还活着?陛下,一定是这个大明女人使出的巫术!”

    国王面孔一沉:巫术?大明的巫术?

    明珠淡淡的道:“我若有巫术,早就回大明了。”

    国王心中惊疑不定,冷声道:“楞着干什么?快剖!”

    那名水手只好颤着双腿拾回了鲨鱼胃。明珠在边上冷嘲道:“鲨鱼都捕杀了。切一个鲨鱼胃算什么?你若不敢,我来剖!”

    水手满上恼恨的瞪了她一眼,举起小刀闭着眼睛往那团肉切了下去。鲨鱼胃顿时一分为二,从中滚中一枚灰色的贝壳。

    水手惊得结巴了:“陛下,真、真的有海螺!天哪还是活的!”

    国王震惊的嘀咕了句:“活的?这怎么可能?!”

    一只拳头大小的海螺送到了他的面前:果然还是活的n体部分还在外边蠕动,轻轻一点,立即全部收回了壳里,这才露出了贝壳完整的模样。这小贝壳外形和黄金宝螺有些像,都是表面圆滑的球形,螺层内卷,壳口狭长。只是颜色颇有不同,它整体呈浅浅的青灰色,灰色更浓郁些。最漂亮的是它的贝壳中间部分的花纹,有些像咖啡上层的奶泡花,恣意舒展,勾勒出一大朵玫瑰花的形状!

    国王连声称赞:“漂亮,太漂亮!我从没没有见过这种海螺。”立即明白,这根本不是什么巫术。月明珠是猜出鲨鱼的胃内有只活物,所以鲨鱼死后它的胃仍有动静。至于她确定这只活物是海螺,也不难猜,谁让海螺的外壳坚硬能够保软体呢?

    明珠笑想:你当然没见过。这种海螺生活在遥远的非洲海域,只是正巧被这只鲨鱼误食。这才跟着鲨鱼游到了锡兰。它可以寄生在鲨鱼体内存活。学名:富东尼宝螺。

    国王又问:“有珍珠么?”

    明珠怔了怔,苦笑摇头。

    国王对海螺珠,还真是孜孜不倦有了执念啊。

    国王郑重的收起校螺,神情严肃的道:“我希望能够尽快找到比唐冠螺珍珠更珍贵更完美的海螺珠。月小姐,我相信你能做到。”

    明珠望着茫茫大海,幽幽叹了口气。

    面色阴沉的水手们聚集在一起,愤怒的低声议论:“大明的女人太嚣张了!”

    “马奇!她刚才在戏弄你!”

    “我承认她的确很聪明。”马奇把玩着手中的小刀。“但是,她上过战场么?捕过鲨鱼么?立过大功劳么?”

    “就是!我们每天下海捕捞海螺,她一句话就要我们全部放回去。”

    “但是国王相信她!”

    “国王太想得到海螺珠了!”

    “这可不行!”马奇眼光一闪。“我们得想个办法。”

    几天后,阳光最热烈的午时,一名水手敲响了明珠的舱门。

    “我们找到些好东西,你来看看吧。”

    片刻后,明珠出现在甲板上:“找到什么了?”

    一名水手指着海面:“看,那是不是国王喜欢的鹦鹉螺?”

    明珠看也不看,转身就走。

    “等一下!”几名水手拦在她身前,“你不是能够骑着海豚捕捉鹦鹉螺么?不如下去试试吧!”

    明珠眼睛微眯,还未说话,这几个水手被一柄武士刀狠狠的砸中了脑袋。惊叫着回头:“倭人,你干什么?”

    御木本冷声道:“滚!”

    明珠淡淡的道:“鹦鹉螺少要在日落后才会出现。所以方才那只,肯定不是。”

    水生们面面相觑,马奇冷笑道:“啊!眼花了啊。不过,还是请你下去确认一下,我们才放心。”

    明珠惊讶于他们今日的放肆,冷声问:“国王回宫了?”

    御木本蹙眉。

    马奇赞道:“大明的女人真聪明。昨天国王收到消息,贾夫纳王国出了点事儿。所以急着回去处理政务了。”

    御木本慢慢拔出武士刀,这群人,趁着国王不在,想做什么?

    船上的水手与士兵加在一块近有百人。御木本一人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明珠淡声道:“收起你的刀。他们只是想杀杀我的威风,不敢拿我怎么样。”

    一艘小船飘在大船边上,马奇冷声道:“月小姐。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