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狭路相逢
    ,!

    穆九的船到卡鲁它拉的码头后,明珠担忧夜长梦多,并没有去艾瑞家和他们道别。正有些伤感时,却看到码头上一个眼睛明亮的小男孩不住的往靠岸的船上张望。明珠大喜:“班加罗尔!”

    听到明珠的声音,班加罗尔跳了起来,大叫:“姐姐,姐姐!”

    明珠跑下船,笑着拥抱了班加罗尔:“你在等我么?”

    “是的!”班加罗尔抽了抽鼻子。“前几天,国王在城里捉捕叛军。全家人都吓得不敢出门。现在好了,没事了。姐姐你跟我们回去吧!”

    明珠揉了把他的小脑袋,回头指着那艘大船,问:“班加罗尔,看到那艘大船了没?”

    班加罗尔眼光一黯:“大明——大明的船么?”

    “是的。”明珠笑着亲了下他的额头。“我的家人来接我了。班加罗尔,回去告诉你的父母,我走了。对了,有一袋子金币藏在你的床板下面。别忘记。”

    班加罗尔嘟着嘴,眼中泪花闪动。

    明珠替他轻轻擦掉他还未掉落的泪水:“能帮我一个忙么?”

    “什么?”

    “如果可以,让你父亲带你去见宝石之城的新主人,告诉他我已经回大明了。让他记住,永远不要碰那颗蓝钻石!”

    班加罗尔抽泣着点头答应了。明珠轻轻拍拍他的肩膀:“回去吧。我会永远记得你的!”

    班加罗尔解下颈间的项链,取出挂着的那枚红宝石戒指,塞进了明珠的手中。转身拔腿就跑。

    “班加罗尔?”明珠瞧着手中的宝石戒指,心中百感交集,穆九走到她身边,瞧着那枚戒指,“很漂亮。不过——”他接过戒指。“就算那只是个小男孩,你也不能收其他异性的礼物。”

    明珠好气又好笑:“乱吃醋。”

    “我们先回贾夫纳,向国王辞行后,就可以回家了。”穆九不理她,他没扔了戒指已经很客气了。“下不为例。”

    明珠失笑,穆九拈酸吃醋的样子,也好看!

    从陆路到贾夫纳太慢,他们还是坐船直接到贾夫纳的港口。但是,船在半途时,迎来了一个意外。

    阿忠放下千里镜,神色凝重的对穆九道:“老大,是倭人的船!”

    倭人的船与大明的船很好区分——倭人的船丑。

    明珠心中微凉,倭人的船?难道,是来寻找御木本拓真的?

    三艘倭人的大船,人字排开,颇有气势。

    穆九面不改色。唤道:“瞧这伏势,冲我们来的。阿忠,备战!”

    明珠看着倭船船头坐着的一名身着黑色和服,皮肤极白腻、相貌温婉美丽的中年妇人,心中一顿:“御木本——幸子?”

    穆九点点头:“应该是她。”

    明珠失笑:“竟然亲自出马。”

    “丈夫死了,儿子失踪。她当然会着急。”穆九面色凝重,“这位夫人,不好对付。”

    明珠深以为然:此女在御木本家族遭逢大难后逃到大明,又利用姿色拢络勾引了关扬,令关扬抛家弃国跟她回到东瀛冠以御木本之姓。还能与关扬一起重振家业,这样一个女子,自然是极不好对付的。

    船越来越近。穆九立在船头,衣袂飘扬,神姿玉态,明珠瞧着,心中欢喜极了。

    “敢问,可是大明的船?”美貌妇人浅浅一笑,风情万种。

    穆九大声应道:“正是。”

    御木本幸子抚去脸侧的发丝,好奇的问:“你怎么不问我是何人?”她恍然点头,“明白了。你们知道我是谁。”她的目光在穆九的身上转了一圈,又定在他身边的明珠身上,笑容渐凉。“既然猜出我的身份,那么,就交出我儿御木本拓真吧!”

    “御木本公子?穆九淡然轻笑。“听说他在京城时被逐出大明。怎么难道没有回东瀛么?”

    幸子噗赤一声,掩袖而笑。她望着明珠,眼底的恨意一闪而过:“这位是明珠郡主吧?你与我儿千里同船。拿你们明朝的话来说,那便是千年修得同船渡。说不定,连孩子都有了——”

    “闭嘴!”穆九船上的船员大声怒骂。“无耻妇人!”

    “胆敢坏我郡主的名声,找死!”

    “东瀛的贵妇这是这种德性。”明珠凉凉的道,“自己喜欢勾引有妇之夫,便以为天下的女子都是水性扬花。”

    妇人笑容顿敛,寒声道:“月小姐,就算你此番回朝,也是声名俱毁。不如嫁给我儿,跟我们一起回东瀛做个贵妇,有何不好?”

    明珠心中一沉。

    这几日她被喜悦冲昏了头,全没想到,自己这番变故,在大明朝的百姓看来,的确是身败名裂了!

    穆九握紧她的手,扬声道:“不知明珠何来’声名俱毁‘的说法?大明皇帝亲口同意我们的婚事。我们一路同往锡兰,在三佛齐遭遇海难分开。历经千辛万苦方才团聚。与御木本拓真有何关系?”

    幸子秀眉微扬,娇柔笑道:“穆公子这句话,骗得了大明百姓?”

    穆九奇道:“何为骗?倒是令夫君关扬所作所为欺骗我大明百姓,现已认罪伏法。贵国的言论,我大明百姓谁会相信?”

    刘国轩是何等精明的人物,怎会让明珠被掳之事传出去?他在离开苏州前就命吴县令统一当日在场的衙役和渔夫的口径!不许散播此事,只说郡主远航。否则坏了朝庭的名声,大理寺见!整个京城他也只告之了皇帝。而穆九为借力北海王,也就告之了北海王一人。所以明珠的离开并未在京城与合浦掀起什么风波。

    幸子一听穆九的话,便知道自己的算盘落了空。她若硬是在大明散布传言,只怕以明珠的声望,倭人反要被骂为娶明珠不择手段!

    御木本掳到明珠后,兵分两路,一路人马不顾季风未至赶回东瀛报信,同时,送关扬尸体回国。他将父亲的死因与明珠的事情俱与母亲在信中说得明白。御木本幸子惊闻丈夫去世,悲痛难已。好不容易重回顶级世家的御木本家族又走到了十字路口。而唯一能够撑起家族的拓真又为了个大明的女子生死不明,她不得不亲自出海,寻找儿子。

    一路找到锡兰,打听之下,很容易便找到了加藤野和琴娘,得知儿子随甘波罗国王出海,急忙求见国王。恰巧,辛格接管宝石之城遇上了些麻烦:因他年纪小,又刻意露怯装嫩,震不住城中的贵族,引发了些事端,国王这才在得到消息后连夜赶回王宫。

    当国王接见幸子,得知她的来意后,立即唤船回航,谁知,他的船员告诉他:明珠和御木本跟随大明的船走了!国王震怒:月明珠怎可不告而别?

    幸子则心急如焚!

    御木本劫走明珠,大明人怎会善待他?急忙出海寻找大明的船只,于是,才有了阴差阳错狭路相逢的这一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