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十三章 震慑
    阿忠得到“转道洪沙瓦底”的指令后,一拍脑袋:“老大怎么想的?好不容易找到月小姐,怎么也不着急啊?”

    掌舵的老船员笑道:“人都找到了,还急什么?这叫情趣,你不懂!”

    “什么情趣!”阿忠咕哝,“老大明明被月小姐吃得死死的啊!”

    洪沙瓦底,现称缅甸。

    缅甸最大的特产:翡翠。

    翡红翠绿,另还有黄翡紫玉蓝水墨翠。清朝时,翡翠一举获得了慈禧的喜爱,上行下效,民间也升起了一股翡翠热。到了两千年,极品翡翠的价格早已高不可攀!

    大明的珠宝界,是该迎来一种全新的宝石的时候了!

    洪沙瓦底,海岸码头。

    丁大郎一头冷汗,梅老二面色不豫。

    “长官大人!”丁大郎在此处呆了一年多,学会了不少当地的语言。“您看我们都准备回国了,突然扣押我们的船,这是什么道理?”

    黑黝黝的当地官员摊手道:“不是我不让你们走!而是国王不让你们走!”

    梅老二性子活络,他取出身边最后一块金锭子,递给这名官员。

    “还请大人明示!”

    那官员收了金子,左右望了一眼,低声道:“你们这生意啊,上面觉得亏了!”

    梅老二重重的哼了一声!

    他与丁大郎远赴此国,如明珠所说,找到了全新的宝石品种翡翠。但是当地的国民也并没有发觉翡翠的价值,只有百姓零散的开采,完全没成气候。在这样大好的形势下,梅老二与丁大郎立即和当地政府协商,承包了几处矿山,交付一定的税收给国王。

    国王起初并不看到矿石的开采,这么多年,他们早就发现了翡翠的美丽,一方面开采太困难,一方面,收付不成比例,往往花了大力气却采不到上好的宝石,另外,他们国内的工艺不够,无法完全体现这些翡翠的美貌也是一个重要因素。所以他觉得这些大明人傻透了:能赚钱我们自己不早赚了?还把机会留给你们?大笔一挥:同意!

    缅甸人怎么知道,梅老二等人,是得了明珠的提点,签下的这几处矿区,是最好的翡翠产区!

    等大明商人雇了当地的住民,开采了大半年后,国王后悔了!

    大明人几乎没怎么费力,就采出了极品的翡翠!只是粗经打磨,就已令人垂涎欲滴!

    但是国王按耐住性子,直到他们准备装船返航时,出手拦住了他们。

    丁大郎心中鄙视至极:蛮夷之地,一国之主竟也毫无诚信可言!

    官员摇头晃脑的道:“国王说了,这批石头你们可以运回去,但是之前签的合约作废。”

    也就是说,他们白忙活了一年半,给她人作了嫁衣?那些大好的矿山,他们挖到的翡翠不过千分之一二,就此白白放弃?!

    梅老二与丁大郎俱是气得胸口起伏不定!

    正在僵执不下之际,官员收到消息:港口又来了三艘大明的船!其中一艘,还是大明北海王的战船!

    战船!

    缅甸的官员顿时大惊:怎么突然间来了艘战船?难不成是冲着这些商户来的?他们有大明朝庭做后盾?

    官员立即收了轻慢的嘴脸,赶着向国王报告去了。

    梅老二与丁大郎遭到了软禁。好在他们手底下人多,总能有一两个能够溜出去。梅老二手下的一名管事见到大明的船激动不已: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哪!

    再一看,咦,船上的小姐怎么这么眼熟?揉揉眼睛,登时失声惊叫:“表小姐——”

    他拔开人群,几尽疯狂的冲到明珠面前,卟通一跪:“表小姐,快救救我们二老爷吧!

    缅甸国王背信弃义,明珠与穆九自然恚怒,但最愤怒的,竟是北海王旗下的官兵!

    “小小蛮夷,欺我大明无人么?”

    他们准备直闯王宫讨个说法,却被明珠拦了下来,漫声道:“我们大明,乃礼仪之邦。”

    于是,在这一日的海上,火枪营的火铳、火炮轮番轰响,震动了缅甸的王宫!

    明珠暗想:这可不就是古代的海上阅兵嘛!多威武!就看国王的脑子清不清楚了!

    幸好国王的脑子很清楚,立即派官员表示,合约依旧算数,绝不反悔!

    穆九赞道:“不战而屈人之兵,原来我的明珠还精通兵法!”

    明珠面皮微赫,终于和二舅、丁大郎相见!

    梅老二还以为明珠是特地来接他们的,兴奋不已。

    明珠也不多话,只带着穆九一同欣赏了他们挖到翡翠。

    穆九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宝石:绿翠通透犹如犹如一汪碧水,红翡鲜妍得仿似朱砂,紫玉兼高贵神密与优雅与一体!比之红蓝宝石的冷硬,翡翠的温润高华与白玉有异曲同工之妙,穆九一见之下,大为心折。

    穆九拱手对明珠道:“恭喜郡主殿下财源广进,大杀四方!”

    明珠大为得意:“放心。我的也是你的!”

    穆九摸着鼻子苦笑:“为夫今后仰仗夫人了!”

    明珠忍笑,认真的道:“是我仰仗你才对!今后缅甸这一块,翡翠的运输开采,还要劳梅岭花市的少主多加费心!”顿了顿,“这回北海王的官兵出了大力气,以后北海王那儿也少不得多送份好处。”

    穆九微笑:“求之不得!”

    多了三艘船,又多载了些翡翠原石。海面上,浩浩荡荡的大明商船,在一艘战船的护送下,驶向北部湾!

    明珠人未到合浦,但消息已经由穆九先行发了出去。

    北海王宫的一角,一只黑色的海东青落在一棵大树上。

    一名小太监小心的取下它脚环上的竹筒,送到了陈公公的手上。

    筒,送到了陈公公的手上。

    彼时世子朱祎睿正在父亲边上处理政务,陈公公也不避讳他,笑对北海王道:“都快一年了,郡主与穆公子远航,消息全无。老奴一直是这么想的:一旦有消息,必然是好消息!”

    北海王拆开竹筒,取出一卷薄纸,冷峻的面容微露笑意:“好!月明珠已随穆九返航!”

    陈公公大喜:“这回子,月先生他们可就放心了!”

    北海王笑容渐消,心头又浮上一层烦燥!

    月明珠一回来,他还有什么理由藏着向宁不放?

    虽然不愿承认,但他也明白,在向宁此时的心中,明珠这个宝贝女儿,可比自己重要得多了!

    朱祎睿并不知明珠被掳的事儿,好奇的问:“月明珠他们这一年跑哪儿去了?还要父亲的战船为他们护航?”

    北海王看了他一眼,微笑道:“等他们回来,你便知道了。”

    他面色阴晴不定的走向宫内的制作局。明珠和亲之事了结后,向宁不愿再被禁锢,他也不愿放他离开。最后两人各退一步,向宁愿意到王宫的制作局任职。王宫人多眼杂,北海王不得不收敛言行,明知这就是向宁的目的,至少,人还在他身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