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十二章 穆九的醋意
    阿忠早爬上了桅杆高处,此际吹响了螺号。

    呜呜的声响震得幸子秀眉紧蹙。她握紧手中的折扇,仓惶目视前方。须臾,果然又有两艘大船渐渐行来。其中一艘船上竟然挂着北海王的旗帜

    明珠不禁喟然一叹,心境复杂至极:就算明知北海王是为了她父亲才这般鼎力相助,也为之感动。但她回合浦后要做的第一件事,仍是:抢回月向宁

    怎么也不能让父亲陷入这种危险关系中不能自拔,最后身败名裂,含恨而终

    穆九声色俱厉的道:“幸子夫人,你言而无信,手段卑劣给大明皇帝的认罪书墨迹未干,就反脸暗下毒手,竟敢刺杀乃朝庭御封的明珠郡主火枪营,让倭人领教领教大明火铳的厉害”

    他半举的前臂重重挥落,下令:“两翼!射”

    幸子面色大变:十个高手也抵不上一把火铳啊

    耳边已经传来轰轰的枪鸣声,左右两艘船的船身立即被射出密密麻麻的洞来。射到桅杆上的火弹立即点燃了风帆,船上的府兵尖叫四起,跳海的跳海,逃蹿的逃蹿。

    主船上有着受伤的御木本,穆九算是给他留了情面,放他一马。

    幸子面色铁青双目瞪着穆九似要喷出火来

    明珠冷声道:“大明皇帝有令,御木本家族之人不许再踏上大明土地如有违令者,杀无赦”

    火枪营士兵收了枪,高声大喝:“杀无赦,杀无赦”

    幸子咬落牙齿往肚子里吞,原想杀了穆九群龙无首,再仗着己方人多索性杀人灭口为夫报仇永绝后患!谁想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她此番损失惨重,债条还在对方的手上,又被大明拒之门外,御木本家族算是前途尽毁她和拓真如何应对这个惨烈的现实?

    幸子面色死灰的的指挥船上的人救上落水的人后,默默的下令回航

    远处,闻迅赶来的甘波罗国王船队的船员同样神情凝重,相顾无言

    早前只知大明的海军厉害,没想到,还有火铳这样惊人的武器

    国王原本还恼怒于明珠的不辞而别,如今,质问的话却再也问不出口,只能苦笑着令船队撤退,只留自己的主船,命士兵收起了所有兵器,缓慢的向明珠的大船驶去。

    明珠认得国王的船,她眉心稍紧,转身问穆九:“我那只桔色的美乐螺呢?”

    穆九笑道:“帮你养着呢”

    明珠叹息:“可惜,留不住了。”

    国王的大船靠近。明珠和穆九上船参拜国王,但国王的心还在一抽一抽的痛:他此生最大的志愿便是统一锡兰。如果,他能有大明这样厉害的火枪营,何愁大业不成?

    他极客气的招待了穆九,听他说他与明珠是未婚夫妻,笑容更浓,命人送上了一袋子的宝石算作贺礼。

    明珠窥了眼宝石的成色,心中大喜除了红蓝宝外,竟然还有两枚钱币大的星光蓝宝石顿时笑容可掬的对国王道:“我也有件礼物要送给您。感谢您对我的这些日子的照顾。”目光淡淡的瞥了眼面色苍白的水手们,“承蒙您的水手将我与御木本赶到小船上。才让我找到了一种特别珍贵的大螺美乐螺”

    她双手奉上小脸盆般的橙色圆海螺:“请陛下笑纳”

    国王听了翻译,目光顿时凌厉的向马奇望去,马奇双腿轻颤,垂头不敢面对国王的视线。

    明珠笑了笑,她此时心情极好,也不与他们计较,微笑道:“国王陛下,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我们后会有期”

    国王微笑颔首:“后会有期”

    目送大明的船远去,国王这才端详美乐螺,橙黄的颜色的确很漂亮,是自己过去没见过的品种。正在想着明珠为何叫它美乐螺时,贝壳内的**慢慢的探出触角,国王怔了怔:活的?想到什么,立时下令:“剖开它”

    不一会儿,传来水手惊喜万分的呼叫声:“陛下,螺肉内有珍珠”

    “又发现两颗陛下,一共有三颗珍珠”

    国王惊喜交集他小心的捏起最大最圆的一枚深橙色,仿若大明最上等的瓷质釉面,珠子表层布满了细密的火焰纹,美丽极了!

    另外两颗珠子,颜色稍淡,形状椭圆,品相比大珠略差。

    回到王宫后,国王郑重其事的命人将三颗美乐珠收进他的宝石箱内,自言自语的道:“等我统一锡兰,你们将是我的王冠上最特别的宝石”

    宝石之城,辛格站在城堡的最高位,遥望大海。年轻稚嫩的容颜满是惆怅:“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他举起手中一块深蓝色的宝石:“厄运之钻么?让我看看你的威力吧”

    他转身将蓝钻扔给侍从:“重新镶嵌,献给国王”

    解决了御木本这个麻烦,穆九船上的水手们欢呼雀跃。穆九神情却有些冷淡的拉着明珠进入船舱。

    明珠敏感的察觉到穆九情绪的异常,诧异的问:“怎么了?”

    穆九关紧门,抿了抿嘴唇:“御木本拓真。”

    明珠一怔,神情微黯:“他应该救得回来吧?”

    穆九的面色更加沉郁:明珠果然心软了忍不住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你怜惜他?”

    这又酸又涩陈年老醋的味道呀明珠微叹:“御木本此人,我实在厌恶。但他此番他救了你,突然觉得,他竟也有点可爱起来。”

    穆九搂着明珠的腰,叹道:“我宁愿他没替我挡那一刀”

    明珠面色微变:“然后呢?看我伤心欲绝,你就满意了?”

    穆九听出明珠的怒意,急忙委屈的道:“那我还是让他救吧”

    明珠哼了声,推开他的胳膊,走向挂在墙上的一张地图。

    “如果我没记错,”她指着锡兰斜对面的一处国家道,“这里,就是洪沙瓦底吧?”

    “不错。”

    “顺道弯下这个国家吧。”

    穆九讶异的问:“为什么?”

    “我家二舅和合浦丁家的大郞一年前出发赶往洪沙瓦底。我算了算时日,他们应该准备回国了。不防去碰下运气,看看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地方。”

    “明珠郡主。”穆九一本正经的问,“能否提点在下,洪沙瓦底有何奇妙之处?”

    明珠挑眉傲娇道:“容本郡主卖个关子”

    穆九无奈:“在下唯郡主之命是从,听由派遣”

    明珠终于抑不住嘴角的笑容,穆九顺杆而上,歉意的道:“以后我再不乱吃醋了。”

    “小醋怡情,大醋伤身。”明珠轻笑,“说不定啊,以后还有我吃醋的时候呢”

    穆九登时警醒:“没有绝无可能为夫洁身自爱,用情专一。郡主大可放心”

    明珠捂着通红的腮帮子:什么夫不夫的不要脸唉,男人的花言巧语,果然能要女人的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