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王妃的回忆
    没多久,如朱祎睿所料,他得到消息,父王又召见了月向宁。他慢慢捏紧手中的笔,猛地掷了出去!

    月向宁!

    自从他进宫内任职后,虽无刻意,父王也隐藏得极好,但早有怀疑的他还是瞧出了其中的猫腻:父王时不时的召唤制作局的人,提出各种古怪难解的要求,最后,每每是月向宁求见,差事最终才得以办成。这段时日,父亲身上的饰物不断翻新,他瞧在眼里,暗中一打听,果然,全是月向宁做的。

    他无法再自欺欺人,痛苦与失望、伤心与郁闷纠结在一块深深的困扰着他。终于在今次的事情后,再也按耐不住,急步冲进了王妃的颐华殿。

    王妃见他面色难看,心浮气燥,不免讶异的问:“出了何事?”

    朱祎睿坐到她的身边,仔细的打量母亲的面容:气色红润,精神饱满。心中不由有些气馁,勉强笑问:“母妃有无觉得父亲这阵子有点异样?”

    王妃瞪大清亮的眼疑惑的问:“异从何来?”

    “从前觉得父王并不在意衣饰打扮,可是最近您发觉没?父王隔三岔五就要换套行头,怎么看,都觉得古怪啊!”

    王妃失笑:“难得你这般关心你父王!”

    朱祎睿耐着性子:“不过说来也怪,父王这些饰物,竟全是由一人所作。母亲可知此人是谁?”

    王妃笑容顿敛,她目光满有深意的打量了番儿子。轻轻挥手退去了宫人。

    朱祎睿心中泛凉:母妃也发现了什么吧!

    “睿儿。”王妃淡声问,“我嫁给你父王十六年,你觉得,你父王对我如何?”

    朱祎睿想了片刻,吐出四个字:“相敬如宾。”

    “不错,相敬如宾。”王妃微笑,“没有举案齐眉,没有缠绵绯测,没有花前月下更没有情深似海。”

    朱祎睿早知如此:“但是父亲也没有其他的宠妃。一个都没有。”

    “是。所以对我而言,那便足够了。”王妃眼中似有几分自嘲,又有几分得意。“自祖皇帝开国,皇室血脉艰难。哪个皇子、王爷不是妃嫔无数?为了子嗣,多少贵女含恨而终,多少风波起于后宅?我能有这般尊贵的地位,儿女双全,王爷又对我敬重有加,还有什么不满意?”

    母妃知道——她一直都知道——朱祎睿被这个认知震得面容苍白,心神无主!脱口道:“您就没有意难平的时候?难道从没怨恨过父亲?”

    王妃喟然长叹:“有些事——你不明白。”她顿了顿,“其实,这也不算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各自的缘份罢了。”

    朱祎睿震惊得瞧着母妃,是!他也知道,有这种嗜好的人不少。京城有,广东的风气犹为严重。但此事却令他心中完美的英明神武的父王一下子跌落了神坛,仿佛神祇破灭,他如何能不大受打击?

    他不满意这个答案,冷声质问:“那母妃可曾真心爱过父王?”

    王妃神色自若的道:“那么多年,真心总是有的。爱么——”她淡然一笑,“与皇室宗族的男子谈情爱?睿儿,即便是你。将来一妃多妾,你的真爱又会落在何处?”

    朱祎睿顿时茫然,无言以对。

    王妃深深叹息:“当我知道我要嫁的人是北海王时,就有了断情绝爱,只做一个皇室认可的、端庄贤慧、大度明理的王妃的准备。”

    朱祎睿摇头,眼底微红:“难道皇家中,就无真情?”

    “自然是有的。”王妃声音柔软中带着艳羡,“但是又得几个?睿儿,你辈中人,鲜妍美貌的女子、蜜语甜言的情爱得来太过容易。若真能寻一知己,自是锦上添花。若无此缘份,便随他去吧!”

    朱祎睿见母亲略带迷离的神情,忍不住脱口而出:“那母妃可曾有真正爱慕过的男子?”

    王妃怔了怔,嘴角微扬:“有啊!”

    “他现今如何?”

    王妃抿嘴轻笑:“三妻四妾,走马探花,风流倜傥,儿女成群。”

    朱祎睿眼底的光芒渐渐消退。

    “睿儿,即便你今后遇上了真心爱恋的女子。若不能娶她作正妃,你便放她一条生路吧。免得今后,你变了心肠,她悔了当初。”王妃叹息,最后一句话不曾说出口:可是,又有谁能做到呢?

    朱祎睿失魂落魄的离开了王妃的住处,王妃的思绪却也被儿子今日的一番话,弄得溃散零落。她望着博山炉散出的袅袅青烟,仿佛又看到了自己当年忍痛放弃爱慕的男子,心若死灰远嫁合浦的情形。在新房内,北海王挑起她的头巾,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便是:“对不住。”

    “对不住,我早有意中人。”

    各种心理准备加持的王妃表现得也相当淡然:“你可以纳她为妾。不论你今后有多少妾侍,我都会帮你管好北海王宫。”

    年轻的王爷轻轻摇头:“他不会入宫。我也不能让他入宫。”

    王妃蹙眉:“难道是已婚妇人?王爷,这种事可不好办!”

    王爷对她的反应颇为意外,挑眉道:“不是。我只想告诉你,我娶你,是太后之命,非我所愿。但你即嫁我,从今往后便是这北海王宫唯一的女主人!我会给你所有王妃应得的待遇与荣光。但如果你无法接受我心有所属,嫌弃我不能与你举案齐眉、花前月下,我也可以想办法送你离开。”

    她当时是什么反应来着?

    她觉得:太好了!她不用费尽心思讨好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不用和妾侍们争风吃醋,不会陷在内宅的争斗中早生华发甚至朝不保夕。只要她生下世子,好好教养,从此锦衣玉食,万事无忧。真要谢谢“她”了!

    十六年来,北海王再没提及过那人半个字。而那人竟也乖巧的人间蒸发,影子也不曾露过一回。若不是大婚当夜丈夫的坦白,她可能根本就不会怀疑北海王心有所属!直到去年春末夏初的时节,月向宁入宫。

    王妃曾偶然的,远远的见到过他们在一块儿。

    王爷的畅心阁阁楼上,月向宁临窗打磨一块玉石,他神情专注,侧面脸部线条温和俊雅。北海王就坐在边上,偶尔开口说了一句话,向宁抬头看他一眼,无奈的摇头。

    随后,北海王露出的笑容温暖得令她都为之心悸。

    她慢慢的转身离开,嘴角有抹痛快的笑意:原来是他。殿下,你自求多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