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团聚
    当船抵达北海,合浦遥遥可见时,明珠站在船头,踮着脚,贪婪的呼吸着熟悉的海水味,目光一遍又一遍的巡回着海岸线。

    穆九在她身后轻声道:“你若是想哭,现在就可以哭出来。”

    明珠羞恼的回头瞪他:“我本来不想哭的!”被他这么一说,泪水竟悄然而至。

    穆九拂去她眼角的泪光:“该我哭才对。回到合浦后,你与家人团聚,其乐融融,我却要孤伶伶一人,你说,我该不该仰天大哭?”

    明珠被他说得忍俊不禁:“哭啊,你哭给我看!”

    穆九弹了记她红润的面颊,笑骂:“没心没肺。”

    隔壁的大船上,丁大郎笑咪咪的对梅老二道:“看样子,不用多久,就可以喝到月大小姐的喜酒了。”

    梅老二嘿嘿一笑,心中虽然有些不舍,但对穆九还是非常满意的。除了穆九糟心的生世,他实在无可挑剔。

    “倒是有件事,你想过没有?”丁大郎苦着张脸。“咱们这些翡翠运回去以后,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梅老二楞了下。

    “翡翠带回去,总要雕琢的嘛!”丁大郎搓着手指。“你想想,城中最好的玉雕师傅在哪儿?”

    “——欧阳族内。”

    “对啊。这翡翠是咱们两家千辛万苦的找回来的。若是便宜了欧阳家,岂不是亏大了?”

    梅老二神情凝重:“这倒是个麻烦。”他想了想,“不过,我觉得,明珠应该早有打算吧?”

    明珠的确早有打算。

    她早早的抛出砗磲浮雕,为的就是吸引更多的、除欧阳族外民间手工出众的玉雕师傅。砗磲相对易得,即可练手,又可提高他们的工艺水准。再加上她还有工艺不凡的关长青坐镇——明珠黯然低叹:“也不知道长青现在怎么样了?”

    穆九不由默然。

    他在漫长的海上寻找明珠的日夜里,曾不止一次的想起过关长青。如果和他一样,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一想到此处,他便冷汗淋漓,恐惧漫布身心,再不能平静。那一刻,他才体会到了长青的痛苦与绝望。

    “长平滩!”阿忠大叫一声,“兄弟们,咱们到家了!”

    明珠暂时抛却烦扰,睁大眼睛,颤声问:“长平滩?在哪儿?”

    穆九向阿忠示意他手边的帆绳,阿忠会意,将绳索扔了给他。穆九拉紧绳子,一手搂住明珠的腰,明珠还没回过神,人已随穆九荡在了半空中。

    “啊——”

    穆九倚在高高的桅杆上,笑道:“看见了没?”

    明珠顾不得惊惶害怕,极目远眺,果然,她看到了熟悉的码头,人影绰绰,船只往来。长平滩的繁华热闹一如从前!

    她就这般痴痴的看着码头越来越近,人影越来越清晰。突然间,泪流满面:“父亲,是父亲——”

    月向宁带着明华与明岚,焦虑不安又难掩欣喜的凝视着海上的大船,几乎是目不转瞬。

    “父亲,莫要着急。时间还早呢!”明华自己也激动,还不忘安慰向宁。

    明岚不停的踮起脚尖,小脸通红。一年的时光,她身姿拔高了不少,面容也长开了些许,更显俏美动人。她眼尖,远远的就瞧见一连串的大船驶进了码头,其中一艘船上的桅杆上还立着两个人,她一下子捂住嘴,泪水如珠滚落,哽咽叫道:“明珠——是姐姐回来了——”

    明华也看到了,挥着手大步奔向前:“明珠!我们在这儿!”

    听到他们叫唤声的当地百姓惊讶的叫了起来:“什么?月大小姐回来啦?”

    “真的假的?”

    “没长眼睛啊。月大小姐的父亲兄妹都在,那肯定是真的啦!”

    “娘娘保佑。月大小姐一去那么久,总算回来了!”

    “看,从那艘船上奔下来的人,是不是月大小姐?”

    “是!还真是!”

    民情激荡,明珠回到合浦的消息,立即无风自传,不知不觉中便人人皆知。

    一队浩浩荡荡的人马正在今日进入越州城。尊贵华丽的车幛彰显着主人身份的不凡。

    “那是哪位贵人的马车?!”

    “不知道,管他呢。你听说了没?明珠郡主回来了!”

    “听说了!听说了!她总算是回来了!”

    “是啊。据闻,还带了非常漂亮的宝石回来呢!”

    “那一定要去见识见识!”

    马车内,衣饰华贵尤甚以往的琳琅神情阴郁:“打听清楚没?”

    宝娟低声道:“打听清楚了。说是月明珠和穆子秋出海寻找新的宝石。在洪沙瓦底找到了翡翠。带回了大明。”

    琳琅娥眉紧蹙:“出海寻找宝石?”她不屑的冷哼,“真是个好借口!”

    宝娟暗道:真不巧。郡主回宫,月明珠竟也同日回到合浦。

    “听见没?”琳琅咬牙冷笑,“我早说过,有明珠一日,谁还记得合浦还有我郡主琳琅?”

    宝娟心律微乱,不安的咬了咬唇。

    “琳琅!”车帘掀起一角,柔福公主灵动的笑容出现在她眼前。“听说穆子秋回来了?”

    ***

    三大氏族。萧六惊喜中起身踢翻了身前的小杌子,一边喊着“祖母”一边奔出了闺房。

    正在作坊内画图的萧清瑶长长的舒了口气。笑道:“总算回来了。”

    萧老太太抑住心中的激动:“回来了啊!回来就好!”

    萧振林应声笑道:“是。”

    欧阳府中,欧阳博一把捉住传消息的丫头的手腕:“你说什么?谁回来了?”

    “少爷,外边都传遍了。月大小姐回来了!”

    欧阳博正要往外跑,欧阳敏冷冷的唤住他:“哥哥。月明珠回来,与你何关?”她神情莫测,“别忘记,你就快成亲了。”

    欧阳博的亲事,终于定了下来。对方是冯知州的女儿冯玉莲。这幢婚事,是欧阳德费尽心机为孙子求来的。明珠已是镜中月,萧清瑶也成了水中花。不得已,欧阳德将目光放在了官府小姐的身上。最后,选中了端庄大器的冯玉莲。

    欧阳博对玉莲也颇为满意。相貌家世样样出挑,心性也稳,不是那种轻浮张狂的女子。将来有她做一族掌妇,稳妥无忧。

    可是,当他听说明珠回来时,沉寂已久的心弦,终究还是起了杂音。

    他脚步不停,道:“我去通知爷爷。”

    欧阳敏冷哼一声:“回来就回来吧。有什么了不起的。”眼底,怨恨难消。她的亲事,也已定了下来。父亲和爷爷不顾她的反对,坚持将她许给了姓王的一个平民子弟。这个王生唤王晟,是明珠的珠宝切割课中表现最突出的三名学子之一。在明珠离开后,王晟与欧阳家的欧阳昊、萧家的潇衍继续研究宝石切割的同时,也成了其他学子的先生。欧阳德眼光毒辣,一眼看中了王晟:虽然穷了些,但有宝石切割的技艺傍身,还愁将来没前途?配给欧阳敏,拉拢了他之后,宝石切割的三子中便有两子属于欧阳一族。两全齐美何乐而不为?

    她闻知此事后欲哭无泪。爷爷的话犹在耳边:“王晟年少有为,族内清静。正是你大展伸手的好机会。你不是一直想与月明珠一较高下么?她能助向宁重振月家,你能助王晟扶起王家一族么?”

    欧阳敏当时面色青白无言以对。

    连欧阳博也劝她:王晟人长得端正,品性纯良,心思又细腻,教起学生来极有耐性。今后定然能对你包容忍让。敏敏,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啊。

    这幢婚事就这么定了下来,然而欧阳敏的心思,依旧起伏难定。

    至于谢家,谢晓轩父子自是心情沉重:没了月家搅局的一年,谢家处处都觉顺心。恨不得明珠这辈子都不要回合浦。谁知才一年,她就回来了!自家之前已经将她得罪得狠了,她回来,还能有什么好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