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摊牌
    ,精彩小说免费!

    码头上,明珠扑在向宁的怀里,极想放声大哭,又怕惹人怀疑,只好蹭了下父亲温暖的胸膛,强忍住泪意,“父亲,我回来了。”

    向宁轻轻拍抚她背梁,声音模糊不清的道:“嗯。回来了。”

    明珠擦干眼泪,高兴的比划着明华的个子,惊呼:“怎么高了我那么多!”

    明华眨着眼睛道:“能不高么?我可是你兄长。”

    明岚娇怯的站在边上,明珠双眼一亮:“我们明岚也是大姑娘了!父亲,上门求亲的人踩破门槛没?”

    明岚面容微红:回来就打趣她!一跺脚,伏在她耳边低声问:“我可不急。倒是你,就认定穆子秋了?”

    明珠这才想起穆九还在身后,面孔瞬时通红!

    向宁对穆九感激不尽!当初明华赶回合浦后,韶之才告诉他明珠被倭人掳走的事。他顿觉天崩地裂!清醒后一心只想出海寻找女儿。韶之紧紧的拦住他,只道他已经派出一艘战船随穆九同行。向宁怎么放心?依旧决定与明华租船出海,韶之倒是没有阻拦,但他们好不容易借到了船,却找不到一个愿意随他们出海的水手!最后还是长平滩码头的崔老大告诉他们:“穆九说了,你们不通海事,出海也是送死,临行前再三交待,不许我放你们的船离开北部湾。月先生,穆九一定会将月大小姐平安送回来的。您就别让他操两份心了!”

    向宁与明华无奈之下,只好放弃了出海寻人的打算。

    明华在家埋头苦读,吕修远一心念着要做大明的展昭,坚持回到他身边作他的书僮。在次年的院试中明华成绩优异,获廩生之质,送入府州的县学继续攻读,以备来年的乡试。

    “多亏有你。”向宁身为穆九未来的老丈人,对这个女婿满意至极!若不是舍不得明珠太早嫁人,感动得都恨不能把女儿打包送给他了!

    穆九看着明珠笑道:“应该的。”

    待向宁见到梅老二的身影时,更加欣喜:“都回来了,好!”

    梅老二拉着穆九大笑:“走,今天难得人都到齐了。上我家吃个团圆饭。为咱们仨接风洗尘!”

    向宁自然没有异意。

    梅家被这意外惊喜炸了锅,一阵混乱后,热闹了好几日。

    梅老太太越瞧外孙女婿越喜欢,连成亲的议程都差点儿摆上台面讨论,被明珠几番扯开话题方才作罢。

    穆九不乐意了,偷空拉着她到无人处控诉:“你忍心让我孤苦无依?”

    明珠羞恼的道:“装什么傻?这种事,哪能由女方提?”

    皇帝虽然同意了这幢婚事,但该有的礼节却一个也不能少!

    穆九立时明白:“等我姑姑回来。我就上门提亲!”

    明珠小声怅然嘀咕:“我今年才十七。”

    穆九嘴角抽搐,悲叹:“难道你想七老八十才嫁我?”

    明珠笑咪咪的道:“人生苦短,能否活到七老八十还不确认,我自然不会那般狠心。”

    穆九握紧她的手道:“你若真这般狠心,我也必定会等到你回心转意的那天。”

    明珠心底暖暖的,冲口而出:“我嫁还不行么?”语毕,羞涩难挡得掉头跑开。

    穆九笑着追上前:“明珠,别跑啊,我还有正事与你商量,那些翡翠你准备放在哪里?”

    “自然是珍珠苑。”

    在北海,还有什么地方比有北海王旗下暗卫守护的真珠苑更安全?

    沉寂已久的真珠苑,仿佛干涸的河流重得甘露,枯萎的树木再焕新芽,又是一副欣欣向荣生机盎然的模样。

    明岚不由赞道:“家里有姐姐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明珠初回合浦,一时千头万绪。

    她做的第一幢事,求见北海王。

    对明珠这般懂事的行止,北海王即满意又嫌弃:他可不相信明珠只是为了谢他而来。

    明珠为他备了份大礼。

    三块颜色各异的翡翠,虽未经雕琢,也已风华难掩。

    “这是明珠在洪沙瓦底找到的宝石,名为翡翠。”明珠的姿态极为恭敬,恭敬得一时让北海王都觉不适。他目光在三块宝石上打量了许久,赞道:“翠华凝似水光遥,艳红犹带日光早。”

    一块翠如碧波,一块色若朱砂,一块艳若紫阳。

    明珠微笑道:“明珠此番能顺利归国,又带回这些翡翠,全仰仗殿下相助!”

    北海王已听下属禀报了事情经过,颔首道:“你知道就好。”

    明珠笑道:“绿翠是送给殿下的,可做印章一方。红翡送给世子殿下。紫色这块是此次紫玉中的极品。可琢出一支手镯,一块玉佩。明珠敬献给——王妃殿下。”她注目北海王,“王爷是否还满意?”

    北海王长眉微轩,似笑非笑的道:“明珠郡主用心良苦,我怎能不满意?”

    明珠似乎松了口气:“殿下喜欢,明珠就放心了!殿下,明珠受陛下赐封郡主,诚慌诚恐。只怕行将踏错辜负陛下的厚爱,全家上下也因此分外谨慎。家父更不便再在您的宫中任职。多谢殿下这一年来对我家人的照顾。明珠感激不尽。”

    北海王漫不经心的问:“你父亲也是这么想的?”

    明珠眼中落出一份无奈与轻嘲:“父亲怎么想的,您真的不知道么?”

    北海王把玩着紫翡,淡声道:“此事,让他自己与我说。”

    明珠暗骂果然是拿人手软吃人嘴短。北海王对她有大恩,令她实在不能太过无情。只好叹息道:“殿下,人生不如意事十之**。您和我父亲的缘份早在当年你们各自婚娶时便已尽了。您再作纠缠,无非是误人误己。何不珍惜眼前人,相忘于江湖?”

    北海王带着几分意外与恚怒问深深皱眉问:“这番话是向宁教你说的?”

    明珠楞了楞:“不。是我肺腑之言。”

    北海王神色顿缓,嗤笑道:“你小小年纪,哪来这么多的感触!”他挥了挥手,“长辈的事,晚辈不要插手。”

    明珠气结,终于咬牙道:“殿下将来鹏程万里,我父亲又将置于何地?”

    北海王的眸子猛然间寒光四射:“你说什么?”

    “北海官军的威猛我在饮血涯时便已领教。精兵强将,武器完备。您的心思,昭然若揭。”

    “昭然若揭?”北海王勾了勾唇角,杀气四溢,“本王即为王,镇守一方。精兵良将也是为了保我大明江山。你此番之言,其心可诛!”

    明珠索性将话摊开了说:“此去京城,我也算小有见识。京城那位昏庸无能。琅王虽被黎王压制,但黎王的毒辣皇帝也未必喜欢。否则,也不会时至今日还未立太子!而朝中大臣似乎对立储之事也并不怎么着急。显然,他们也不看好这两位皇子。反正,万一这两位皇子斗个两败俱伤,广西还有位先皇的嫡子,北海王殿下在呢!大明朝断不了后!殿下,您能让大臣们不知不觉的偏向您,费了不少的功夫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