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秀恩爱
    ,精彩小说免费!

    琳琅接到消息时正在把玩她多时未见的心爱的木偶娃娃。

    宝娟咦了声:“这只娃娃是新做的么?”

    “嗯。”琳琅举高娃娃,笑问,“漂亮么?”

    宝娟抿嘴笑道:“郡主都这么大了,还喜欢这些小玩意儿!”她目光微微一瞬,依稀觉得,新娃娃的模样,怎么有点儿眼熟呢。

    琳琅小心翼翼的收起娃娃,对锦霞道:“柔福在太后和皇帝面前哭着闹着要跟我回合浦。闵贵妃费尽口舌也没能改变她的主意。她们不清楚,我还不明白?”她轻轻一笑,“在进贡宴上我就发觉,她对穆九动了春心。”

    宝娟皱眉道:“公主年纪还小。”

    “情窦初开时的心动,才最美好、最令人难忘啊!”琳琅瞧了眼天色。他们此时已经在船上了吧?“只是柔福怎会是明珠的对手呢?”她笑着摇头,“今晚我等着她,怕不要哭着回来才好!”

    柔福实在是个讨人喜欢的姑娘,单纯可爱。暗恋着不合适的男子,明明知道是场没有结果的单相思,却还是飞蛾扑火义无反顾。唉,京城时,她故意让柔福发现,她的姐姐长公主殿下嫁了驸马却依旧养着面首,暗里逍遥快活时,她那瞪圆的眼内满满的全是惊吓不安!

    “怎么可以这样?”她慌恐的问琳琅。

    琳琅不以为然的道:“你们是大明的公主。地位尊崇,只要不造反,想做什么不行?何况,长公主也没拦着驸马纳妾养伎啊。”

    柔福心目中恩爱的姐姐姐夫竟然是这样的荒谬,她小小的脑袋中的一角轰的声坍塌。

    月如圆盘,银河落在北海深蓝的海面上,海天难分。

    从未见过大海的柔福满怀惊喜的站在船头,拍手对明珠道:“我真羡慕琳琅姐姐。可以天天看到这样漂亮又特别的景致!”

    明珠笑道:“公主,晚间风大,我们进舱吧。待会开船了,命人下网捞鱼我再带你看个新鲜。”

    柔福乖巧的跟着明珠进舱。舱内点着烛火光明亮,暖气袭面而来。软榻案几,茶具齐备。更有一张圆桌,此时摆了些小吃点心,柔福随意拈了两块乳酪条一边吃一边问:“穆公子呢?”

    她话音才落,一身青衫的穆九掀帘而入。烛光下,穆九身姿颀长,面色如玉俊美清朗,柔福呆呆的看着他走向明珠,微绽的笑容化解了他本身自带清冷的气质:“穆公子……”她红着脸轻声唤他。

    明珠挪了挪身子。穆九自然的坐在她身边,两人相视一笑,穆九才对公主道:“公主客气了。唤我穆九就好。”

    柔福正要说话,船身晃了晃,她随之一惊,身子微晃间眼看要摔向穆九,雪雁及时扶住了她。

    “开船了。公主小心。”穆九只是淡淡的对她说了这一句,对明珠柔声道:“你的发钗歪了。”

    “有么?”

    穆九动作轻缓的拔正明珠发髻上的宝石钗子:“你倒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这套紫玉的发饰是你新造的?”

    “放着不用岂不可惜?”明珠得意的晃了晃手腕,雪白手腕间一串浑圆冰紫的珠链,每一颗俱光润如水,通透似冰。衬得她的手腕竟白得透光,穆九的目光都舍不得移开。

    连柔福见了,也一时为之惊艳,暂时忘了穆九没有扶她的难过,问:“这就是翡翠?”

    明珠轻轻拔弄紫玉珠链,微笑道:“公主,你可知这些翡翠来之不易?”

    柔福惘然摇头。

    明珠便从自己在锡兰的经历说起,双螺鹦鹉刀讲到厄运之钻,听得柔福与她的宫女挤舌不下。

    “螺里装满了宝石啊!”

    “厄运之钻真的会让人倒霉?”

    穆九笑看明珠口璨莲花,将公主忽悠得眼底几乎全是崇拜:哦,这样好么?

    明珠喝了口茶,润润喉咙。开始讲述火枪营大战倭人,洪沙瓦底海上演习震憾国王,翡翠得以安全归国的故事。着意提及穆九与她如何并肩作战、亲密无间、为了她寻遍锡兰的事儿。

    柔福的眼中又是羡慕又是委屈:“虽然危险重重,但郡主也是收获良多。”她姿态楚楚的望着穆九道,“穆公子好厉害!”

    明珠一看,这药下得还不够狠啊!

    穆九听到外边的动静,起身道:“补到鱼了。”

    柔福不知不觉的就跟在了穆九的身后,明珠含笑瞧了眼她的宫女雪雁,雪雁顿时羞红脸,跟上公主道:“公主!带件斗蓬吧。”

    硬是将柔福拦了下来。

    明珠这才道:“走,看看捞到了什么好玩意儿。”

    活力十足的鱼虾在鱼网中扑腾不休。除了鱼虾外,还有一些贝类,明珠眼尖,见到鱼网上嵌着一个白色的小海螺,她多看了两眼,想取出来时,却遇上了凶狠的大海蟹。

    柔福惊奇的指着横行霸道的海蟹对穆九道:“这个蟹的颜色好漂亮!我能拿起来看看么?”

    穆九笑了笑,耐心的教她怎么捉蟹,柔福试了好几回,才胆战心惊的捉住张牙舞爪海蟹。笑容正灿烂时,见到明珠也伸手探向鱼网,却被穆九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喝道:“不许碰!小心刺痛了你!”

    明珠一楞:她是想取那只白色的小海螺,不是想碰虾兵蟹将啊!心中却极受用,笑道:“好。”

    柔福笑容一僵:担心明珠刺痛手,却一点也没阻止自己?

    她顿觉意兴阑珊,手指微微一松,海蟹竟挣扎着挣脱了她的手,落下前挥舞着钳子夹到了柔福的指尖。

    柔福顿时痛呼:“啊哟,好痛!”

    雪雁忙捧着公主的手叫道:“怎么了?让我看看?”

    白嫩的指尖一道红红的钳印,柔福说不出是手痛还是心痛,眼泪汪汪的道:“疼!”

    明珠见没出血,松口气,问穆九:“船上有备伤药吧?”

    穆九点头道:“有,公主稍候。”

    明珠指着那海蟹道:“竟敢弄伤公主,待会将你蒸了给公主谢罪!”

    柔福嘟着嘴,目光随着穆九的身影道:“我们也进去吧。”

    雪雁都不敢看明珠的脸色了:公主您要不要这般明显啊?那位可是有主儿的人哪!月明珠是那么好应付的?

    穆九取了只翠绿色的小瓷瓶,柔福已经将手指送到他面前,楚楚可怜的道:“好痛,快帮我抹抹!”

    穆九微怔间,雪雁尴尬的抢过药瓶道:“多谢穆公子。”

    穆九嗯了声,对明珠笑道:“你喜欢吃清蒸的海鱼和螃蟹,我已经让人准备了。对了,还有几只大虾,按你的法子,做虾滑吃。”

    明珠拍手笑道:“好!今日也让公主一饱口服。”

    雪雁替柔福上药,肿痛的指尖顿变沁凉。如她此时的心头一般的沁凉:穆九都没有问她喜欢什么样的海鲜!不是说宴请她的么?怎么处处都以明珠为主?

    雪雁猜出公主的心思,叹道:“公主!好些么?”

    柔福嗯了声,神情萎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