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再现陈汉宝物
    ,精彩小说免费!

    w?ih ???k.??? `???a?;?rwg&??d}b??]c??8e?r?2?????? ?_br/??神情渐渐凝重:“郡主好才识!”他心中激动,面上却沉着的道,“老夫曾在高丽海中,一种黄色的大螺内剖到过一枚珍珠。请郡主指教。”

    黑色的丝绒垫子上,静静躺着一枚黄金挂坠。黄金铸成圆环状,雕有双龙,龙眼镶着红色的小宝石。双龙拱着环内嵌着的龙眼大小、鲜橙色的圆珠。海螺珠瓷质与火焰纹的特点非常鲜明,正是产自美乐螺的美乐珠。

    明珠只瞧了一眼,竟莫名觉得这件饰物有些眼熟,可一时怎么也想不起来。

    老者亲自将挂饰送到她的案前,明珠颇为疑惑的上手这件精美的饰物时,心中更加诧异:感觉不对!她闭上双眼,极快的睁开。那一瞬间,她似乎看到了旗帜飘扬的一个个大大的“汉”字!忍不住豁然色变的看向老者:他在撒谎!这枚美乐珠并不是近年所开!而是,而是百年前陈汉的宝物!

    老者的眼底同样掠过激动惊喜,目不转睛的瞧着明珠问:“郡主?”

    明珠咽了口口水,略为急燥的翻过饰物的反面,金环下方,明显有一处小小的磨损的痕迹,磨去了原本刻有的字迹或图形!

    明珠骇然中想到与穆九在洞庭发现的那枚刻有“汉”字的黄金圆片,还有不知沉在洞庭何处的陈友谅的宝船——这位老者也姓陈,难道,这是巧合?同时,另有一股极度的危险感悄然而至!

    老者瞧着明珠的动作与神情,实在难掩激动的颤声问:“郡主,觉得这枚海螺珠如何?”

    明珠强压住满腹的惊惧与疑惑,放下挂坠,勉强笑道:“不错。算是上品的美乐珠。”船上人多口杂,她也不能多问。

    倒是穆九笑道:“看这枚挂坠的式样,不象是高丽之物啊!”

    老者客气的道:“的确是请大明的工匠所作。”

    穆九敲了敲桌面,若有所思的与明珠交换了一个眼神,笑道:“陈老先生,这可不符合海上斗珠现采现斗的规矩。”

    老者肃穆道:“老夫此来合浦斗珠不为输赢,只为再求海螺珠一枚而已!久闻郡主盛名,点蚌即可生珠,能否让老夫大饱眼福?”

    贾进士心中大惊:这老家伙,果然是别有所图?!还是冲着月明珠来的!

    明珠坦然笑道:“点蚌生珠不值一提。不过是明珠运气好些罢了!”

    “老夫却觉得,运气好,便是天意!”他目光直射明珠放在案边的女皇凤凰螺,“听大郎说,这只海螺是穆公子从他手中夺去的?”

    大郎蓦地激动的大叫:“正是!”

    大明人嗤笑四起:“斗珠嘛,在海中采蚌不就是要靠抢的?不然怎么赢啊?”

    “难道只许你们抢我们珠蚌,不许我们抢你们的海螺?”

    大郎二郎气得面色青红交接,精采极了。

    老者对他们冷冷的道:“技不如人,有何脸面再提此事?”

    “就是,技不如人,就要认输嘛。”

    老者又道:“穆公子即将这枚海螺送给了郡主,这只海螺便沾上了郡主的灵气!老夫猜它,体内必有稀世珍珠!”

    明珠惊骇至极,反倒淡然一笑:“与我灵气无关,是先生您慧眼识螺。”

    她倒想瞧瞧,这老头儿葫芦里藏得什么药!

    “阿九,帮我开螺行么?”

    穆九二话不说,用刀剔出螺肉。小心的剖开。

    冯玉璋等人睁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穆九的刀尖。

    柔福一声惊呼:“珍珠——我看到了,粉红色的珍珠!”

    穆九剔出一枚小小的,小指甲盖大的粉红色的小珠子,轻轻放进了明珠的琉璃酒杯中。

    当的声轻响,诸人眼睛都直了:好漂亮的粉色海螺珠!那光泽,那莹润度、还有珠子表面的花纹,太美了!

    又是声当的轻响,一枚略大些深粉近红色的圆珠又落进了琉璃杯中。

    “哇!”

    舱内立时沸腾!

    璃琉杯虽透明,也多少抵消了些许海螺珠的光彩,即管如此,那美艳动人的色泽还是震得人心浮动,魂不守舍。

    “好,好,好!”老者一连三声赞叹,瞧着明珠的眼光中有敬佩有激动有感慨有欣慰。“郡主,此局我们认输。但请月小姐不要介怀之前我两个徒弟所为。老夫也是迫不得已。”

    明珠蹙眉不解:“什么迫不得己?”心中那股不安愈加强烈。

    “月小姐暂且回府,老夫日后定当上门拜访,万请不要拒之门外!”

    明珠定了定神,苦笑道:“好。恭候大驾。”

    老者竟向明珠行了大礼道:“不敢!”

    一场海上斗珠诡异的收局,在明珠和穆九的心中埋了下一颗不安的种子。

    船到码头,明珠送柔福回北海王宫,穆九亲自赶车。

    柔福透过层层的纱帘偷窥穆九的背影,咬破红唇也不自知。

    “公主。”明珠低声笑道,“公主是不是很羡慕明珠能寻到穆九这般的知心人?”

    柔福嗯了声:“月姐姐是在向我炫耀么?”

    明珠噗嗤一笑:“让公主有这样的误解,是我不对。不过,我想说的是,公主,您也会遇到一个真心爱你怜你只对你一人好,其她女子再美身份再高贵也是浮云的好男子。”

    柔福低垂眼帘,不确定的问:“是么?”

    “但在此之前,公主,您可能会经历一些情感上的挫折、失意,但是没关系,谁年轻时没有遇上些难过的事儿呢?我曾退过婚、被人逼婚,差点又和亲东瀛。郡主,你看,我的幸福并非唾手可得,也是历经磨难才见彩虹啊。”

    柔福的手指渐渐松开,惘然叹道:“是,月姐姐说得没错。”但是,尊贵如她,意气一起,如何平息?

    柔福站在王宫的城门上,遥望穆九。

    穆九扶着明珠坐上马车,似乎还偷偷的在她耳畔鬓边香了一下,明珠身子一软几乎是滚进了穆九的怀中,被穆九欢笑着抱进了车中。

    公主心碎无痕。

    “公主。”锦霞欢喜的迎了上来,“您总算回来了。郡主还等着您呢。”

    柔福眼光一闪,转身笑道:“难为琳琅姐姐了,这么晚还不睡。”

    “公主今日玩得可还开心?”

    “今晚可有趣啦!我们遇上了高丽人,还和他们海上斗珠呢!”

    “真的?!”

    ……

    回到家中的明珠不顾夜深,在屋内翻箱倒柜。

    红玉忙问:“小姐你要找什么?”

    “还记得我从洞庭带回来的白玉蚌么?还有本小册子!”她在苏州被劫,这些东西早抛在了脑后!

    红玉笑道:“我帮小姐都放着呢!”

    她从一只大樟木箱子深处挖出一只红布包裹的小藤箱子,明珠打开一看,白玉蚌、图册俱在,还有一只小香囊,里面正放着那片黄金红宝石圆片。

    明珠急忙翻看图册,虽有损毁,但在图册中页,还是让她找到了一件黄金圆环镶珍珠的挂饰,这页纸的边缘被撕了一截,留下几个字:金环珍珠镶宝挂坠。

    明珠瞧着这页图纸失神的落坐在床沿:那个高丽陈姓老者,难道真与陈汉王朝有关?他不乖乖的呆在高丽,到中原来做什么?嫌活得太长了找死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