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琵琶殇(一)
    ,精彩小说免费!

    ?h.? f?h??????o???t4x.????z?4#? ?p???b$???f? ?gobykc?s??

    明华朝夕苦读。他有了之前学堂的经验,又怕交好的朋友被人算计,所以在同学间的交往中十分的谨慎小心,客气有余,亲热不足。众人都道他是刘国轩的弟子,又有个御封郡主的妹子,故傲慢难以亲近。唯有对一个名唤于涛的学子颇有不同。

    这位于涛的父亲于光晓是元阁老的学生,两广之地有名的大才子。淡泊名利,隐居不出。于涛一脉传承了父亲的才智,是学子中的佼佼者。但此人的脾气十分古怪,从不喜欢与人多有来往,而且睚眦必报,有时还蛮横不讲道理,众人都对他避之不及!

    没想到他竟然和明华一拍即合,两人在课上合力辩驳“诸葛亮无申商之心而用其术,王安石用申商之实而讳其名”之题,将对方杀得落花流水,相视一笑间心心相惜!

    明华暗想于涛的家世与家风,必然不会轻易让人利用,是以对他也格外亲近,两人学业上长有所长,明华受益良多。

    “今日多谢于兄解惑。明日我再来请教。”

    “明华客气了。”于涛拱手笑道,“相互切磋而已。我们明日再见。”

    明华目送于涛走远,笑道:“可见传言不可信。我初进学堂,人人都道于涛蛮横不讲理,实则此人天生性情散漫,不愿与人多费口舌作无谓之争。只要了解他的性情,自然能相处融洽。”

    修远也是暗暗称奇:那个于涛,人长得高大,却不喜言笑。家境家世那么好,有些傲气也是理所当然。之前还听说县学里有不少学子被他欺负过,没想到竟然和少爷这般谈得来。

    也好,就当少爷在学堂里寻了个靠山吧。

    当即应声道:“是是是。大少爷哟,小的肚子饿了啰,赏口饭吃吧!”

    明华笑骂:“你倒是越来越惫赖了!”

    修远忙道:“采雀楼出了几道新菜,生意可好呢。反正今日公子也没什么作业,我们尝尝鲜去行不行?”

    明华摸摸还满着的银袋子,道:“迟早被你吃穷。”

    修远知道少爷这算是同意了,兴高采烈的道:“大不了你从我的月俸里扣嘛!”反正月家大方,他的月俸够丰厚。他父亲帮着月家养河蚌,收入大涨,还时常贴补他呢!

    采雀楼是县内新近崛起的酒楼。老板极会做生意,除菜色推阵出新之外,楼内还搭了个小台子,时常请人来唱曲说笑。但绝不低俗,正如今日请来唱曲的女子,一身清淡的素衣,怀抱琵琶,手指轻拔,琴声一起,明华顿觉心旷神怡:这姑娘弹得一手好琵琶啊!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双十年华,容色秀美,眉拢轻愁,眼若秋水。

    耳边,似乎听到有人议论:“那不是刘家的女儿么?”

    “可不是!她爹盗了粮仓,已经被斩了。她娘死得早,她一个姑娘家没了依靠,只能出来卖艺罗!”

    “可怜,可怜。”

    “她那未婚夫婿呢?”

    “不提了。失踪多年,也不知跑到哪儿去了。这姑娘死心眼,苦等着不肯退婚。生生耽误了自个儿。”

    “那是,如果成了亲,也不至于无家可归!”

    明华听着不由起了侧隐之心。越州粮仓被盗案,他也曾听闻一二。最后重判了一个守粮仓姓刘的小吏。原来竟是这位姑娘的父亲。

    刘姑娘连弹了三首曲子,稍作歇息。此时,便有人取了铜钱打赏她,她红着脸一一谢了。

    明华也令修远拿了十个铜钱给她。修远低叫道:“你也太小器了吧?人家这么可怜,就给十个铜钱?”

    明华笑问:“你想给她多少?”

    “起码一两银子吧?太可怜了!照我说,粮仓被盗案怎么可能只是一个小吏做得出来的?里面肯定有冤情,可怜这个姑娘了喂!”

    百姓心中都是这般揣测,所以对刘姑娘才犹为怜惜。

    明华却喝道:“休要胡言乱语!你给她一两银子,惹人耳目,反而是害了她!”

    修远噤声,长长的哦了记,乖乖取了十枚铜钱给她。刘姑娘感激不尽,低声道谢。歇了会儿,姑娘又弹了三首曲子,抱着琵琶曲膝告退。

    也不知明华是喜欢采雀楼的菜色呢,还是喜欢听刘姑娘的琵琶,隔三岔五的就要过来用饭。修远乐得跟着他打牙祭。每每都取了十枚铜钱给刘姑娘作赏钱。久而久之,刘姑娘倒也记住了他,每次见到他来便向他颔首微笑,还会问修远他们喜欢听什么曲子,修远一头雾水,问过明华后,明华笑道:“不拘什么曲子。能令人赏心就好。”

    刘姑娘不由对修远道:公子是个心性豁达之人。

    从此不再多问,每每随兴而弹,反倒更见功底,赢来喝采不断。

    刘小姐虽然家世普通,但才貌不凡,城内素有美名。谁知家中突逢变故,她一时间无依无靠,生计全无着落。换作普通姑娘,不是沦落风尘,便是委身他人混个去处。但刘姑娘拒绝了一干执绔弟子趁火打劫的求娶,宁愿卖艺为生也不愿作妾。采雀楼的老板颇同情她的遭遇,伸出援手拉了她一把,她方能勉强安静度日。

    而刘姑娘身边善良的人们,不愿眼睁睁见一个美好的女子滑向深渊,不约而同的默默的帮着她守护她,即管如此,谁也吃不准,她能撑到何时?

    明华对她颇感敬佩,这世上的男子也未必能有她这般的风骨与傲气!他也不能多做什么,只能多来采雀楼吃饭,每次给她十枚铜钱。

    这日,明华正停箸凝神听着琵琶,眼前一晃,于涛的笑脸映入他眼中。

    “于兄,这么巧!”明华惊讶笑道,“你也来这儿吃饭?”

    于涛若有所思的瞧了眼刘姑娘,又看看他桌上的饭菜,笑道:“我见你近日常往这酒楼来,原来是秀色可餐哪!”

    明华脸微红,忙道:“于兄莫想岔了!我只是爱听她的琵琶而已!”

    于涛不以为然的道:“以她的身份姿色,你便纳了她又如何?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明华默然不语:于涛说得不错,但他未曾娶妻怎好纳妾?何况,他也并无这个意思。蓦地里眼睛一亮:“于兄可认得未曾婚嫁家世清白的男子?刘小姐孤苦无依,若能嫁得良人,也算是苦尽甘来。”

    于涛惊讶的望他:“你真不想纳她?”

    明华苦笑:“于兄莫再说笑。我家中并无纳妾的规矩。”

    于涛笑着摇头:“你对她即无他意,却如此用心,也不怕她误会?”

    明华愕然:“不,不会吧?”不由向刘姑娘看了一眼,却正好与她目光相对,她大方微笑,面颊却还是红了。

    明华忙收回视线,皱眉道:“即如此,以后便不来听她的琵琶了。可惜!”他唤修远会了账,同于涛并肩而去。修远倒是恋恋不舍得回头望了眼刘姑娘,却见她目光依恋的定在了明华身后,又急忙收回,低下头无意识的拔弄琵琶。

    修远心道:啊哟,还真被于涛说中了!刘姑娘怕是真对少爷上了心!

    于涛道:“你即喜欢听琵琶怎不早说?我家中有个乐伎,一手琵琶技艺出神入化!走,我带你去听听!”

    明华道了声“家伎”?摇头笑道:“今日已晚,回去还要做功课。改日再说吧!”

    于涛也不勉强,答道:“好!”

    明华只当于涛顺口一说,谁知过了几日,他竟真的送了个家伎送到他的住处!

    明华瞧着那秀雅无铸的乐伎张口结舌,无言以对!于涛已经自来熟的搬了椅子道:“坐下来听听!比不比采雀楼的好?”

    乐伎轻揽裙摆,端坐抱琴,五指挥动,竟是金戈铁马,玉碎冰裂!

    明华只觉心随琴动,沉醉在曲子中如痴如醉,直到曲终音散,他竟还无法从琴音中挣脱而出!于涛讶异挑眉,心道:原来他真不是沉迷美色!

    自此之后,于涛与明华更为亲近,两人交情愈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