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琵琶殇(四)
    ,精彩小说免费!

    明华醒来时,已是次日清晨。

    他慢慢的打量周遭的景致,黄杨木雕的大床,青色的幔帐。墙壁白净,窗台上的花格颇为精致,这是在哪里?

    明华一时疑惑,之前的记忆慢慢涌上,他大叫一声坐起身来:“刘小姐!”

    床前的圆桌边,朱祎睿放下手中的茶杯,淡声道:“她没事,救回来了。”

    明华睁大眼睛,惊骇慌恐又疑惑的盯着他:“世子?”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床内退了退。

    朱祎睿冷笑:“现在怕我了?昨天冲着我吼的气势哪儿去了?”

    听他提起昨日的事,明华心头怒起,也不禁还以冷嘲:“我让世子费心了。这一局您和于涛费了不少心思吧?”

    “是啊!”朱祎睿抿了口茶水,“你是刘国轩的弟子,简单的圈套怎么套得住你?越州城盗粮案和刘姑娘的境遇真真实实,没半分虚假。以你的秉性,加上刘婉儿刻意的引导,不信你不上钩。但你竟自投落网在采雀楼认识了刘婉儿,倒免了一番于涛的算计。”

    明华冷声问:“刘小姐的父亲判了秋后问斩,你们以救他性命为由逼她陷害我?”

    “是。”朱祎睿挑眉,“但是没想到她竟然在紧要关头反悔了!为了救你又这般刚烈的自尽。于涛失策。”他似笑非笑的嘲讽明华,“看不出你魅力这么大!”

    明华抹了把脸,心中对刘婉儿的感情复杂难言。沉默了片刻,问:“她现在何处?”

    “在另一家医馆内。”朱祎睿别过头,“你想见她?”

    明华怔怔不语。两人这副情形,见了面又能如何?相见真不如不见。

    深吸口气,明华问:“她对你,已经没什么用处了吧?”

    朱祎睿口气揶揄的道:“看来我和于涛成就了一对鸳鸯?”

    明华摇摇头,抹去心中最后一丝的悸动:“我原本打算送她去梅岭花市做一名女工。在那里,她会很安全。”

    朱祎睿讶异的挑了挑唇角:“让她闭紧嘴。”他起身大步走出屋子,不一会儿,修远一脸激动的跑了进来!

    “明华!”修远带着哭音,“老天保佑你总算醒了!”

    明华这才突然想起,昨天他中的迷药和受的伤——药性显然已经解了,身上的伤也已经过包扎,那此处应该是个医馆?

    “明华,”修远一头雾水的问,“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昨天在外边望风时遇到于涛,还没回过神就被他弄晕了!”

    明华皱眉问:“于涛是怎么跟你解释的?”

    “他一句话也没解释,只让我来问你。”

    明华闭上眼睛想了片刻,道:“你是被赶来的衙役打昏的,我们最后还是被官府捉到。但是刘小姐为自证清白撞墙自尽,我激动中和衙役起了冲突受了些伤。”

    修远疑惑的问:“是这样?但是——”

    “没有但是。”明华语声严厉,“衙役送我们到医馆救治,你正好遇上于涛而已!”

    “那,刘小姐的案子?”

    “刘小姐不惜自尽以证清白,官府查明,误会一场。”

    根本没有什么衙役,只怕在采雀楼出现的那几个官差,也是于涛叫人假扮的!

    于涛不愧是于光晓的儿子,才智惊人!这个陷井天衣无缝,若不是刘婉儿对他心生愧疚,最后放他一马,后果不堪设想!

    “回县学吧!”明华不动声色,“这件事,不许告诉任何人。明珠也不能说!”

    修远隐隐猜到此事内情复杂,机敏的缄口不言。

    于家花园的一座小亭内。于涛面色阴沉的对朱祎睿道:“殿下将来是要做大事的人,怎能这般心慈手软?”

    朱祎睿默默的道:“这事,是我不对。”

    于涛叹口气:“我不问你为何对他下手,就问你为对他手下留情?”

    “他的心性、意志力,比我想象得更强。元阁老和刘大人的眼光果然不差,此子将来前途无量。”朱祎睿飞快的道,“留着他,或许更有用。”

    当他看到全身是血的明华的那一瞬间,他突然有种慌恐,或许,他根本承受不起那么严重的后果!

    于涛哼的声:“你现在才发觉?”他愤愤然的踢了踢足下的石子,“我做了回恶人,还要再费心思拉笼他!你当我是神仙?”

    朱祎睿微笑道:“我相信月明华,他是个聪明人!”

    于涛很快就明白世子口中聪明人的意思。回到县学后,明华再遇他时,比他更早的扬起笑容,神态语气不见丝毫异样,就连修远那个小书僮,也是神情自若。

    于涛拱手笑道:“听闻明华已经为刘姑娘的前程做了周全的安排。愚兄不甚欢喜。”

    明华一样笑道:“等刘小姐伤势痊愈,还要劳烦于兄为她筹划一番免得她孤身一人,身无长物的离开故居,凄清悲凉。”

    这是在敲诈他呢!于涛忍不住好气又好笑:“明华既然开口,愚兄必然将此事办得漂漂亮亮。”顿了顿,“就算备一份嫁妆银子,也不在话下!”

    明华满意的点头,赞道:“于兄思虑周全,明华自愧不如!”

    于涛终于按不住面孔闪过一丝羞恼,重重哼了声:“明华过谦了!”

    一场交锋以于涛暂败收场。

    两个月后,刘婉儿身子康复,于涛亲自将她送至梅岭花市。刘婉儿宛若梦中,她几乎不能相信,在经历了自己的欺骗后,明华竟然还愿意帮她!

    她含泪四顾,不见明华的身影,即失落又愧疚。

    于涛瞧出她的心思,淡淡的道:“你今后好自为知。”

    刘婉儿默默向他行了一礼,毅然转身随着管事走进花海深处。

    缘起琵琶,情深未至,已然决绝。从今以后,各自珍重!

    明华站在拐角的阴影中,神色惘然。

    “你既然舍不得,为什么不留下她呢?”修远一肚子的嘀咕。

    “你不明白!”明华低不可闻的叹息。他对她原本就是怜惜之情,在她撞墙自尽的那一刻,方起了些许真正的情愫。但这些情愫在现实面前,惨淡得不值一提——不能再留给世子可以利用的弱点。

    “走吧!”他转过身,等大势已定,再无后顾之忧时,他们的缘份若还在,自然能再续前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