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婚礼上的八卦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刘姑娘的事虽圆满解决,但还是引起了穆九的怀疑。这事莫名的拖了两个月,穆九自然要问原因。因牵涉到父亲的隐秘,明华以应付修远的那套说辞应付了穆九。穆九没说什么,明华也不知有没有瞒过他,心中颇为忐忑。不过事后也不见明珠追根问底,渐渐的也就放下此事。

    不久,城内的欧阳家,终于迎来了嫡长孙欧阳博的婚礼。

    月家自然也在邀请的客人之列。这是明珠荣归合浦后第一次在公众场合亮相,她不以为然,但是明岚却颇紧张。

    “姐姐现在是郡主,这个排场该怎么定?”

    明珠噗嗤一笑:“有名无实的郡主而已,搞什么排场,让真正的金枝玉叶取笑!”

    “话可不能这么说!”明岚哼道,“欧阳博就算了,欧阳敏那丫头,你不彻彻底底的压住她,她定然还会生事!”

    明珠想到欧阳敏,不免想到萧家的两位姑娘,蹙眉道:“同是大氏族的小姐,怎么秉性差了那么多?”

    “心比天高呗!”明岚不屑的轻笑,“不过,她的未婚夫可是你的弟子,今后,她还得叫你一声师娘!哈,我就盼着这一日了!”

    明珠也忍不住莞尔,真到那时,欧阳敏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宝石切割班在她离开后,全靠王晟、欧阳昊、潇衍三人撑着。王晟家境普通,但天姿最高,她看过他最近画的透视图和切割的几块宝石,大有青出于蓝之势!

    “所以说欧阳德是老狐狸呢!挑中王晟这支潜力股。只要欧阳敏不犯糊涂,自有风光无限的那日。”

    明岚挑眉道:“就怕她还挂念着某人,心怀不甘!”

    明珠不以为然的道:“穆九是她能算计的?”

    明珠没想到的是,欧阳敏当还真在兄长的婚礼上算计了一人!被算计的虽不是穆九,但也是与她关系密切的好友!

    欧阳的大宅内披红挂彩,人头浮动。欧阳博笑容满面精神十足的站在大门迎宾,月家的马车到时,他笑容微僵,迅即恢复自然:他早已看透,当初对祖父以明珠才干过强不易控制为由拒绝向月家求亲,实则不如说他自惭形愧自觉配不上明珠!

    有了这份认知,此刻再应对明珠便坦然许多。

    “月先生,月大小姐大驾光临,欧阳博不胜荣幸。”

    向宁笑道:“恭喜!得此佳妇,老爷子总算能放心了!”

    欧阳博颇不好意的笑道:“我也等着喝月大小姐的喜酒。”

    倒叫明珠面容微红,向宁也不掩欢喜的道:“承你吉言!”

    进了府内,男女眷分开,向宁被一群同行拉走,切磋起技艺来,不一会又让吕会长叫去,在一角落内面色严肃的私语不止。

    明珠到女眷处,一眼见到了萧家姐妹,正要与她们打招呼,突然听到欧阳敏清脆活泼的声音响起:“啊呀呀,郡主殿下驾到,大伙儿还不前来拜见迎接?”

    明岚挑眉:看吧,她没猜错吧!欧阳敏一见姐姐就和姐姐杠上了!她这一声招呼真别致,生生将姐姐与诸人间划下了一道横沟!

    明珠故作叹息,半是俏皮半是埋怨的道:“早知敏姑娘这张利嘴不肯放过我,我就该穿一身郡主大服来应个景!”

    众人忍不住轻笑,才被欧阳敏的话隔应了下,又被明珠拉了回来:月明珠穿着寻常服饰,没半点郡主架子,连丫鬟都没多一个,并没有心存炫耀的意思。

    萧六拍手道:“对对对!敏敏的这张嘴哟,厉害起来我都是又爱又恨!不过啊,你也别得意,马上就有收拾你的人啰!”

    她笑得嘴角两个梨涡深深,众人会意,无不掩袖低笑:欧阳博之后,欧阳敏的好事也将近了!

    欧阳敏没想萧六一句话扯回自己身上!顿时面孔羞红,心中却愤懑:除了会宝石切割一无事处的男人,还是明珠的学生,她若真嫁给他,岂不是一辈子都要低明珠一个辈份?

    她故作羞恼的扯了萧六的袖子道:“你莫要说我,你呀,也自在不了几时!”

    萧六慢悠悠的喝着茶,遮掩微红的脸。萧清瑶替自家堂妹打圆场,笑盈盈的道:“你们呀谁也别说谁,一个都逃不掉!”

    萧五也识趣道:“大堂姐这话说得有趣,怎么是‘你们’?明明是‘我们’才对,你可不能置身事外啊!”

    萧清瑶也不禁面孔一红,众女这才笑着扯开话题。萧六拉着明珠姐妹坐在自己身边。她们之前早已聚过多次,此时仍有说不尽的话,萧六看了看周围的小姐,低声道:“听说了没?谢姐姐和她夫君要回来了!”

    谢曼柔和许伯知回合浦了?明珠难免惊讶。

    “你是不知道,自从许夫人带着谢姐姐夫妇回南京后,许家那叫一个乱!”萧六满眼的幸灾乐祸。

    明珠可以理解,陶氏虽不得宠,但从英氏逼婚当日的表现看,她脑子清楚,手段不差,就算宋氏得宠,丈夫偏心也没影响她在府中的地位。又能及早从许府抽身,有舍有得,明珠也颇佩服!

    陶氏一走,自然是宋氏当家。以她对宋氏的了解,许府必乱无疑!

    萧六睁大眼睛道:“她在许府当她的家也就罢了,却在官眷中也摆起正牌夫人的派头。客气些的夫人小姐称她一声如夫人,不客气的,直接唤她姨娘。”

    “在官眷内得不到认同,宋氏必然气急败坏。”

    “是啊!”萧六娥眉一扬:“她在官眷间不受待见,也不夹着尾巴做人。掌管一府中馈同,手上陡然多了银子,你知道她做了什么?”

    明珠想了想:“不会私下放贷了吧?”

    “你怎么一猜即准?她娘家兄弟手头突然阔绰起来,还在私底下放贷,明眼人谁不知道那是许府的银子?”

    明珠不禁摇头:宋氏兄妹好歹是举人之后,怎么这般见财眼开?

    “许大人知道么?”

    “当然瞒不过他。”萧六抿嘴直笑,“许大人气坏了!这不,又纳了个美妾回府了呢!”

    明珠了然一笑:宋氏掌家,陪他风花雪月的时候自然就少了,又不如陶氏会当家理财;陶氏娘家给他送银子,宋氏却掏他的银子给娘家,许知事比较之下自然觉得:宋氏不如陶氏了。失望之下加上耐不住寂寞再纳新人,合情合理。

    宋氏没想到丈夫居然带了个年轻漂亮的小妾回府!伤心震惊之余当即哭闹不休,日日痛斥许知事负心薄情,许知事不堪其扰,终有一日怒道:“我当初纳你时,陶氏可不曾说过半句不是!可见你不如陶氏多矣!”

    宋氏如遭重击,一时忘记哭泣,怒声道:“我不如她,那你叫她回来啊!”

    许知事拂袖道:“你莫后悔!”当真写信请陶氏回府主理事务。

    没想信还没送出去,陶氏竟带着儿子媳妇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