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铺设陷井
    ,精彩无弹窗免费!

    许知事见到长子许伯知时,闹了一个天大的尴尬!

    那还是在街上,他竟然瞧见谢曼柔抱着一个雪白可爱的婴儿与一名清瘦俊俏的男子结伴而行,姿态亲密,情意款款。他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眼睛再看:的确是长子媳妇谢曼柔不错啊!

    她何时回的合浦?光天化日之下,竟和其他的男人打情骂俏?!

    惊怒之下,许知事为保家族声誉没有当场发作,而是偷偷跟了他们一段路,直到他们踏进了谢府!

    好啊!许知事恶向胆边生:谢家好家风啊!正要冲进府去理论,恰巧那俊俏的公子回头,见到他,即惊且奇的喊了声:“爹?!”

    许知事满腔的羞恼一时闷住:他叫我什么?

    猛然瞪大眼睛失声道:“伯友?!你是伯友?”

    许伯知和谢曼柔的神情同时一僵:做父亲的竟然没认出儿子?

    许知事不可置信的上下打量年轻男子:虽然离开合浦时,伯友已经瘦了许多,但珠圆玉润的模样还是与今日的清瘦的俊俏儿郎大不相同!看了半天才确认是长子伯知无误,他激动的嘴唇轻颤:他的伯知,竟然这般漂亮出众!

    那谢曼柔怀里的男孩,便是自己的孙子啦?他见到白白胖胖的孙子,又惊又喜,又怒又怨:“怎么曼柔生了孩子,你们也不通知我一声?!”

    陶氏闻信赶到大门前,淡然道:“通知了你又如何?”

    许知事瞧着一年半不见,风韵更佳的陶氏张大嘴楞了半晌才道:“至少我能在孙子的满月礼上送些东西啊!”

    陶氏嗤之以鼻:“不劳您费心。”

    许知事自知有愧,也不与她计较,只道:“既然回来了,怎么住在亲家这边也不回府?”

    陶氏淡然道:“正要回去。”

    她这次回来,见宋氏远没了前两年的妩媚鲜妍正觉奇怪,待看到新来的美妾,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嘴角嘲讽的笑意更浓。

    宋氏又恨又怕:夫人一回来,必定要收回中馈之权,她立即被打回原形,再加上新来的那小贱人,她真是前有狼后有虎。怎么办?

    然而宋氏回来却不是为了重掌许府,而是给孙子许世英上族谱来的!

    这给满心期望夫人重整后宅,自己好含饴弄孙的许知事浇了一头冷水。

    “也不知谢姐姐今天会不会来?”萧六伤感的道,“我也想她了!”

    她话音刚落,前院里突然升起一股骚动:“谢大小姐来了。你们快去看看,唉哟,我的天哪!我还奇怪她怎么挽着个陌生男人进院,再一看,那男子竟是许伯知!”

    明珠姐妹也难掩好奇,跟着凑到门外张望,一个个目瞪口呆,心中大呼:这怎么可能?

    许伯知和曼柔成亲时已初露帅哥风范,但今日一身湖蓝的长袍,勾勒出不下于妻子的细腰长腿,脸又精神饱满,帅气逼人,可不看闪了众位小姐的眼睛?

    再看谢曼柔,作了母亲后略显丰满,英气略收都化作了眉稍眼底的春光,一看便知日子过得极是舒畅幸福。

    不知是谁满是羡慕的嘀咕了一句:“谢姐姐真是好福气。许伯知可是允诺此生不纳妾的啊!”

    欧阳敏眼底的妒忌一闪而过,心中暗道:男人有几个守得住新婚时的诺言?等着瞧吧!

    明岚喃喃的道:“潜力股,果然是潜力股!”

    明珠忍不住低笑道:“要不要姐姐帮你掌掌眼,也挑个潜力股?”

    明岚面孔忽的一红,扭捏道:“……才不要呢!”

    明珠心中咦了一声:从没见过明岚有这样的小女儿情态,怎么,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么?

    曼柔和丫鬟带着孩子到女眷处,见过多时不见的姐妹,别有一番欢喜。她与明珠其实并无多少交情,但两人各与对方神交已久,此次算是正式结交,聊了没几句,便将对方引为知己。曼柔爽朗的脾性极合明珠的胃口,而明珠的些许奇思妙想与离径叛道的想法令曼柔啧啧称奇的同时竟深以为然,两人一拍即合,引为知己。

    明珠取了荷包内一枚小小的通透如冰、水汪汪的无色翡翠如意头,上方用黄金作扣,扣上镶了枚绿松石,十分的新奇别致。塞到了小娃娃许世英的手中。

    半岁大的孩子捏着冰翡不肯松手。

    谢曼柔是识货的人。她一见这饰物,不禁讶异的问:“这料子不是水晶玛瑙,倒是头一次看到!”

    明珠微笑道:“是我从洪沙瓦底寻来的翡翠。白冰不值几钱,给孩子带着玩玩。”

    明珠是第一次在公开在三大氏族的人前展示翡翠,虽然只是一小块冰翡,依旧引起了萧清瑶、欧阳敏的注意。

    欧阳敏眼波一闪,笑道:“看来明年年初的行会会展,月大小姐又有佳作可惊艳世人了!”

    明珠笑道:“欧阳小姐过奖了。”

    良辰吉日即到,一对新人拜堂成亲。

    明珠瞧得津津有味,萧六忍不住打趣她:“你呀,是该好好学着些了。”

    欧阳敏闻言,心中怨恨又生:若不是自己当初忍痛放弃子秋哥哥,哪轮得到月明珠?

    她想到貌不惊人的王晟,再想到穆九俊雅清冷的模样,双唇紧闭,眼中算计的光芒一闪而逝。

    新人送进洞房后,欧阳敏毫无味口的夹了几筷子菜。一名丫鬟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她淡淡一笑,偷偷扯了扯萧六的袖子,使了个眼色给她:“我有件极重要的事儿,想对你说。”

    萧六见她神情凝重,以为有什么大事。便起身随她离席。

    两人穿花拂柳的行到寂静无人的后院,欧阳敏才对萧六道:“我知道你与月明珠交好。可是有些话我不吐不快。”

    萧六莫名其妙:“什么话?”

    “你看她这次远航归来,我们都知道她寻到了奇特的宝石,可直到今天翡翠的样子才露一点端睨。你说你与她这般要好,她却一点风声也不秀露。今日倒送了冰翡给谢曼柔,你也不觉心寒?”

    萧六眨了眨眼,吐了口浊气:“你叫我出来,就为了跟我说这些?”

    欧阳敏惊讶道:“你竟然一点也不在意?”

    “在意?”萧六扬眉冷笑,“我的确在意啊。明珠明明和我要好,却将贝雕之技教给你欧阳家!”

    欧阳敏顿时被她噻得说不出话来。她深吸口气:世人都道欧阳家占了大便家,是。刚开始时,贝雕的确让欧阳家大放异彩。但没有多久,民间的贝雕便如雨后春笋般迎头赶上。欧阳家占的,不过是一分先机而已。尽管如此,每每还要被人念叨:是月明珠所授绝技!她为此胸闷至今!

    “好吧。”欧阳敏冷笑,“是我不识好歹,挑拔离间你们行了吧?”她顿了顿,“她若真心将你当好友,怎么没告诉你她这一年远游在外,到底做了些什么事?”

    萧六眉心微蹙:“你什么意思?”

    欧阳敏四顾无人,将她拉进了一间小屋内。

    “干什么这么神神秘秘的?”

    欧阳敏低声道:“你的月姐姐可不止只寻到了翡翠而已。”

    萧六疑惑的问:“她还寻到了什么?”

    欧阳敏一字一字的道:“海、螺、珠!”

    萧六睁大眼:“海螺珠是什么?”

    “自然是海螺生出的珍珠!”欧阳敏见萧六一步步踏入自己的陷井,暗暗得意。“这是她和斗珠坊的人在海上斗珠后传出的消息。你在这边等我一下。我取来给你看。”

    萧六哦了声,急忙点头。犹自惊奇不定:海螺也会生珠?太奇妙了!

    过了片刻,她听到敲门声,便道:“来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