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 看对眼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明珠听闻欧阳敏被退婚,受辱自尽一事后,正等着萧六上门哪!

    以欧阳敏的性子,这幢婚事必然是百般不情愿,竟为此自尽,怎么想都觉古怪。明珠联想到萧六在欧阳博婚礼上的失态,心中隐隐有了个大致的猜测。

    萧六神色凄惶的在明珠的闺房内一连喝了几杯茶,欲言又止。

    明珠识趣的摒退下人。笑道:“好了,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萧六却茫然不知该如何开口:这事,怎么说都容易让人误会啊。

    明珠挑眉:“我以为你要告诉我,你在欧阳博的婚礼上被欧阳敏算计的事情呢,怎么,被人算计了所以不好意思开口?”

    萧六大惊,茶杯中的水晃在了手背上:“你、你怎么知道?”

    果然。

    明珠蹙眉:“明明是她要退亲,却将自己弄成受害人的模样。”

    “以前也没发觉,她竟然这般险恶。”萧六摸了摸自己的胳膊。“恶心。”

    三大氏族间虽有明争暗斗,但更多的是联盟,相辅相成。多年来光联姻就将三族间的血脉关系扯成一团浆糊。后宅更不会用这种法子相互对付。欧阳敏算是开了个极恶劣的头!

    “那你今天来找我,是为了让我帮你对付欧阳敏?”明珠好奇的问。

    “不是。”萧六大大的叹息。“她害惨王晟了。明珠,他好歹是你的弟子,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明珠点点头:“那倒是。王晟现在怎么样了?”

    “很不好。我刚刚……听说他已经离开了行会。大概,他在合浦也呆不下去了吧?”岂止是合浦,估计广西之地,他都无容身之处了。

    欧阳敏这个小贱人!萧六在心中恶狠狠的骂了一句。

    明珠想了想:“如果是他的话,我倒是有个主意。”

    “什么主意?”萧六惊喜的道,“快说来听听。”

    明珠瞧着她道:“广西他可能一时呆不下去了。但是广东那边,可是自我回来之后就吵着闹着要再开宝石切割班呢。”

    萧六欣喜的拍手笑道:“好主意,还是你厉害!”

    明珠目光微闪:“这事交给我来办。风口浪尖,你千万不要出面。免得被人说闲话。”

    萧六哦了一记,闷声道:“我知道。”

    “是他连累了你。”明珠忍笑道,“你愧疚个什么劲儿?”

    萧六嘟着嘴揉弄帕子:“我就觉得,他——他太可怜了嘛。本来大有前途的一个人,硬是被欧阳敏给害了。”

    明珠长长的哦了声,暗道:萧六这算是看对眼了?不行不行,这种时候,绝对不能让他们有所接触,否则谣言顺势一起,可就洗白了欧阳敏,冤枉了两个无辜的人!

    送走萧六,明珠唤管家请来王晟。先将他留在身边,将切割的几个新图形教给他,让他研究透了之后,再去广东。

    王晟不想山穷水尽之时,又是明珠拉了他一把。不禁感激的道:“郡主一再对我伸出援手。如此大恩,学生不知如何回报!”

    明珠倒是楞了楞,他所说的“一再相助”,是指之前收他作学生?也没太在意,笑道:“欧阳敏的事你受委屈了。少不得你多忍耐一两年。等她嫁了人,这事也就淡了。”

    王晟惊讶的道:“萧、她跟您说过了?”

    明珠点点头。

    王晟面上浮出一股茫然与无措,急道:“可是我们都发过誓——”

    “发誓?”明珠挑眉,原来如此。“你莫担心。这事儿是我自个儿猜出来的。萧六没有违背誓言。”

    萧六可是个聪明的姑娘。她只是没料到欧阳敏竟然敢对三族内的人下手。所以才吃了个闷亏。等回过神,她肯定会把这个亏还给欧阳敏!

    事实上,萧六的确没有将此事告诉祖母。但是她却对祖母与堂兄咬牙切齿的道:她在欧阳府受到了欧阳敏“特别的招待”,莫齿难忘!

    萧老太太听出孙女的话外音,再问她,她就说自己发了毒誓,不能破誓。只道欧阳敏这丫头,绝不能嫁到萧家来!哪怕是旁系子弟也绝不许娶她。否则,后患无穷。

    萧老太太立即明白了什么,震怒至极:敢向三族之内的人下手,欧阳敏胆肥啊!只是没想到她竟然因退婚悬梁自尽,差点儿丢了小命。萧家惊讶之余怒气稍歇,暂时也就没有出手。

    明珠暂时了结了王晟的事后,在真珠院内专心挑选翡翠,从首饰到摆件,设计了一系列的图纸交给工匠打磨。

    翡翠的雕工,说简单很简单,上好的翡翠根本舍不得动刀,只要细致的打磨就足够。圆润水滑的珠子、戒面、手镯、无事牌,原汁原味就可淋漓尽致的展现它们的美。说难也极难,遇到形状大小大尴尬的下脚料及次一些的料子,按料切割雕琢就考验个人的才干了。

    除了翡翠,明珠的淡水蚌养殖,也迎来了小小的收成。

    贝娘在她回府后,迫不及待的就向她禀报了这一年养蚌的事儿。

    “按照小姐赴京前教导的法子,我和吕立行试着在河蚌内植入贝壳内层的薄膜。虽然按小姐的吩咐对伤口做了消炎处理,但伤亡还是有近六成。”

    明珠微笑道:“能有四成存活下来,已是不错的成绩了。不用急,慢慢来。”

    贝娘脸上带着股朦胧的梦幻感:虽然明珠和吕立行都说事情能成,但她仍然觉得恍在梦中。河蚌养珠成功后,是不是就轮到了海蚌?

    明珠行到园内的池塘边,随手挑了个河蚌,剖开后,果然见到一点圆润的突起。

    “不过,”贝娘略为担忧的道,“吕立行有个兄长唤吕立平的,心术不正。乘您不在时,几次三番借机寻事。幸好有修远那小子在,他和二小姐一唱一合,没少让他大伯吃哑巴亏。”

    ”跳梁小丑,不足为道。“明珠查看了几只河蚌内珍珠的状态后,颇为满意。“现在珍珠还小。明年这个时候,就是咱们丰收的时候了。”顿了顿,“你说什么?修远和明岚?”

    “是啊。”贝娘轻笑。“这两个人平常跟冤家似的,但联手起来对付外人时那个默契,啧!”

    明珠意外的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

    “大小姐。”管家拿着一只小小的匣子跑了过来。“外边有人求见。说是小姐您认识的朋友。”

    明珠擦干净手,心中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她打开匣子,里面赫然躺着那枚黄金圆环镶美乐珠挂坠。

    她深深吸了口气:“是位老先生吧?”

    “是。”

    “请他进来吧。”明珠心中忽觉烦燥。这位老先生,终于如约找上门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