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 迂腐的海盗
    ,精彩无弹窗免费!

    穆九打断了这场谈话:“此事事关重大,容郡主思量后再给您老回复。”

    陈实栎道:“当是如此!只是此事还请郡主千万保密,若透露风声,只怕被有心人利用,反而要惹出波天大祸!”

    穆九遂唤船返航。与老者道别后,回到舱内,见明珠还在蹙着眉头沉思,微笑着坐到她身边,问:“你相信他的话?”

    “唉!”明珠烦恼的挥了挥手,“你说我怎么总遇到这种破事儿?”她冷笑一声,“他奸巨滑的东西,当我年少可欺!”

    这种事,一个搞不好,那就是谋逆!她怎会傻傻的被人利用?

    “你想怎么办?”

    明珠以手支颌,露出光洁圆润的雪白手腕一截,穆九目光一跳。

    “他不是要献给皇帝么?”明珠嗤笑。“便宜北海王了!”

    穆九不知不觉握着她的手腕,手指轻抚滑腻如脂的肌肤。明珠被他粗糙的指尖磨得即痛又痒,笑嗔道:“作什么呢?”便要收回手腕。

    穆九哪肯放?稍一用力就将明珠整人拉进了怀里。笑嘻嘻的道:“有个好消息。想不想知道?”

    明珠奇道:“哦?说来听听。”

    “我的姑姑回来了。”

    “你姑姑——”明珠的脸顿时飞红。“回来就回来呗。”

    穆九最爱明珠羞涩的模样,忍不住又在她耳畔又偷香了一下。他上回就发现,明珠极怕痒,耳边颈畔哪怕是香肩也受得一点点的**。果然怀中的人身子愈软,明珠恨恨的在他胳膊上拧了一记道:“你再乱来!”

    穆九十分的委屈:“你怎么一点也不高兴?我姑姑回来,就能到你家提亲了。这几日你可要乖乖的在家呆着!等着我姑姑上门。”

    明珠低不可闻的嗯了声。定亲啊,定亲之后,她就算是穆家的人了呢!

    穆九笑得暧昧:“我看咱们成亲的日子也不要拖得太远。我们都老大不小了。”

    “你才老大不小!”本姑娘才十七,十七!花季的年龄就要被你丫这只大尾狼吃干抹净,你怎么下得了手?!

    穆九忍笑,在她唇上轻轻一啄,旋即放开她。

    “走吧,再呆下去,我可真成饿狼了。”

    明珠面孔大红:他怎么知道自己心里方才在骂他大尾巴狼?

    送了明珠至真珠苑,穆九回到梅岭花市,寻他的姑姑木夫人。

    风姿嫣然的木夫人遇到了一幢大麻烦。

    她这次出海,比平常晚了两个月到合浦。穆九一度以为她在海上出了事故揪心不已,好在总算平安归来。

    不过,跟她一起回来的,还有个被姑姑称之为海盗的年轻男子。

    在海上横行了十年的姑姑竟然阴沟里翻船,被海上默默无名的小海盗郑涸给劫船了。

    这位郑涸,从长相看,就是一个文雅的书生。年纪比姑姑还小了四、五岁。貌似手无缚鸡之力,但穆九从他锋锐的眼光与粗实的手腕处察觉,此人武力不差。

    也不知姑姑是如何与这个郑涸协商的,郑涸完好无损的放了人和一船的货物银子不说,居然还跟着姑姑一同来了合浦。跟着来合浦也就罢了,还非常斯文的,一口一个姐姐的称呼姑姑,听得穆九心头扬起无数八卦!

    穆九很好奇,几番想问清原由,可惜都被姑姑塘塞了去。

    木夫人也郁闷啊!她也是被郑涸劫了船后才知道,这个外表文弱的书生,为了捕获她及她的船,已经暗里计划研究了数年之久。从她经过的路线,到她习惯停靠补给的码头,甚至连她喜欢吃的果蔬也了解得清清楚楚。这才一击即中。郑涸亲自冒充码头卖菜的人,将掺了料的食物送到她的船上。随后一场夜袭,木夫人醒来时,人已经换了艘船。

    “姐姐何时将我们的关系告之穆公子?”郑涸不远不近的,极有规矩停在在她身边三尺开外。“这种事,瞒下去总是对姐姐不利。”

    木夫人手腕微颤,深呼口气,道:“阿九要定亲了。”

    “阿九是我们的侄儿。”郑涸大言不惭,“照理说,哪有侄儿赶在姑姑之前成亲的道理?不如我们先将亲事办了如何?”

    在门外听到这句话的穆九刹时瞠目结舌:这——什么情况?!

    “郑涸。”木夫人听着声音极力忍耐。“你别胡闹了好不好?”

    郑涸沉默了一会,不满却文绉绉的道:“古者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

    木夫人恼道:“我是女子,不读四书五经!”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古时君子不轻易承诺,因若做不到,是以为耻。”

    木夫人双手摊开:“瞧,我非君子,不过一小女子耳。”

    郑涸摇头,诚挚的道:“但在郑某的心目中,姐姐无论是骨气才干皆远胜君子。试问世上又有几个男子能及得上姐姐的本事呢?”

    穆九在门外忍不住别过头笑了起来:这位海盗先生,还真有趣。

    木夫人笑也不是,怒也不是。哭笑不得的道:“你看,你和我年纪差了许多,并不合适。”

    郑涸严肃的道:“年纪差得再多,姐姐的誓言也发了,我的信物也收了。这幢亲事已不容姐姐反悔!”

    穆九挑眉大惊:姑姑竟然已经和他私定终身了?

    他郑涸何德何能,妄想娶他姑姑?!

    “难道姐姐嫌我一无所长?高攀不上?”郑涸似乎颇为伤感,“倒也是,我即无泼天的财富,也无鸿图大志。更无什么手段——”

    “你还少手段?”木夫人冷哼一声,“你的手段,我甘拜下风!”

    “原来在姐姐眼底我还有些优点。”郑涸欢喜的笑道,“郑某不胜感动。即如此,姐姐不用犹豫,等穆九回来,我就告诉他咱们的事!”

    “——郑涸!”木夫人再好的脾性也被要被他逼疯。

    “人无信而不立。”郑涸坚毅的道,“何况那日我发过誓言,此身非姐姐不娶。姐姐忍心看我违背誓言遭天打雷劈?”

    穆九心道,说不定姑姑此时还真希望你被雷劈了!

    木夫人无奈,知道此人看着斯文其实就是斯文败类,一肚子的坏水。被他粘上了,别想轻易扯开。只好行缓兵之计:“好。那你先容我办好阿九的亲事。那时,我再与你好好规划咱们的事。”

    郑涸一时眉开眼笑:“有姐姐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木夫人无奈低吟:这可怎么办啊?她若想成亲,早就嫁人了。更不提要嫁给一个比自己还小的男子。偏偏被他算计得脱不得身。麻烦,麻烦!

    穆九想了想,还是转身避开了他们。

    郑涸此人的来历,需好好彻查一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