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柔福明心意
    ,精彩小说免费!

    北海王宫,兰萱殿的花园。

    柔福捧着束花,呆滞伤感的拔弄着花瓣,凋红一地。

    琳琅也不劝她,只笑道:“柔福,你今日可要迫害完我这一园子的花草?”

    柔福这才回过神,不好意思的道:“对不住。”

    琳琅摇头,小姑娘看样子还是没想明白:“你呀。不过定个亲而已,就算成亲了,又算什么?”

    柔福猛地抬头注视她:“那么,姐姐和飞白表哥成亲后,也会找其他的男人?”

    琳琅刹时面色一变,眼中似有冷电闪过,只见柔福一脸的倔强、不解与疑惑,她微微松了口气,正色道:“我与表哥情投意合,自然不会做这种事情。”

    “但明珠与穆九也是情投意合呀!”

    琳琅噎了下,没想到小公主还不太好忽悠。立即换了策略,笑道:“我是不是该恭喜公主,终于想通放下了穆九?”

    柔福侧过脸,踢了踢脚边的石子:“不管有没有想通,总之,我是绝对不会做那种不要脸的事情。”她是喜欢穆九,可自小受到的教育,让她无法放下公主的骄傲与尊严,强抢或勾引别人的夫婿。她反复思量了十多日,甚至还偷偷试探了雪雁。雪雁大惊之下,正色道:“奴婢不知长公主之事,也不敢妄论皇族贵人。但是公主殿下,若穆九在婚后不顾妻子的感受与其她女子偷情,公主您还会喜欢他么?”

    柔福刹时汗毛倒立,仿佛吞了只苍蝇般恶心。她长长的舒了口气,虽未言语,但雪雁也看出她有所触动。心中自问:长公主那些破事儿是谁告诉柔福的?简直是其心可诛!

    穆九对柔福而言,就像他当日带进宫内的琉璃龙壁,是宫外最绮丽的一抹色彩,惊奇、漂亮又充满神秘。柔福情怀初动,为之钟意也是人之常情。但当穆九一再的表明心迹,视她如无物,又定了亲——柔福难过的揉了揉胸口,她和穆九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根本不可能在一起。

    琳琅面色一时青白,柔福那句“不要脸”,可是连她与长公主一起骂进去了。她勉强笑道:“个人有个人有活法。你情我愿的,旁人也没资格置喙。”

    柔福不以为然的道:“父皇经常教导我们,身为皇子公主,虽然富贵荣华,但也不能任性妄为。我时刻谨记着父皇的教导。”

    琳琅惊讶的挑了挑眉毛:小公主的性子还真执拗。也罢,反正她另有计划。

    “郡主。”宝娟笑咪咪的来报,“元公子又给您送了些珍奇的小玩意儿来。”

    琳琅面容微红,柔福拉了她的手笑道:“飞白哥哥对你真好。三天两头的给你送东西。姐姐,大婚将近,你可紧张?”

    琳琅嗔道:“凭你个小丫头也来打趣我!”心中毕竟高兴。表哥对她,实在是用心了。

    皇族中人的规矩大,新人成亲前不得见面,元飞白与琳琅亲呢惯了,一时百般不习惯,只好凭物寄相思。这次送来的是一套江南的泥娃娃,大娃套中娃,中娃套小娃。每个小娃娃也各有特色,相貌全不相同。而且怎么拔弄,它们摇摇晃晃就是不倒。

    柔福忍不住偷笑道:“还没成亲呢,飞白哥哥就想着多子多福了!”

    琳琅娇羞得说不出话来,拔玩了泥娃娃一会儿,小心的放回柔的盒子内。与自己的几只木偶娃娃放在一块儿。

    柔福眼尖,叫道:“这两只娃娃好漂亮!是木偶么?”

    琳琅心肝微颤,急忙关上盖子,道:“那是我小时候的玩意。可不好意思现在还拿出来摆弄。”

    宝娟听了,忍不住暗笑:哟?郡主现在知道不好意思啦!

    柔福也不勉强,只嘟着嘴道:“这么精致漂亮的木偶,换我永远也玩不腻。”

    琳琅笑了笑:“我看你是闷得慌了。连个木偶娃娃都要埋汰我。这样吧,端午将至,两广的龙舟大赛也要开场,我带你好好玩玩。”

    “龙舟赛!”柔福双眼放光。“好!”

    两广之地龙舟大赛之壮观热闹,令人叹而观止!凡是城内的名门望族、富商豪客,甚至是各大书院,每年必要组一支龙舟小队,竞相参加龙舟大赛。

    县学内,于涛正在为挑选船员犯愁。他自己虽是儒门之后,但人高力壮,又从小习武,自是不惧。但县学内其他瘦胳膊细腿,一个个文雅秀气得大姑娘似的书生们,怎么组成一支强大的船队?勉强凑了十人,还差一人怎么也找不到满意的。唉,也难怪县学年年连复赛都进不了呢!

    他瞥见明华的身影,双眼一亮立即叫住他:“明华!来,这届的龙舟大赛你也来凑个热闹吧!”

    明华楞了楞,好笑的望了望自己的小身板:“我?行么?”

    “现在是弱了些。不过练练就好。”于涛毫不迟疑的将他的名字写进名单。“明天起,放学后在书院门口集合。我带你们去摸摸船。”

    明华阻拦不及,惊道:“我都不会凫水!”

    于涛倒是真楞了楞,满目怀疑的望着他:“你妹妹敢闯饮血涯,又能出海寻宝,水性了得。你作为她兄长,竟然不会凫水?!”

    明华一时无言以对,修远忍不住好笑,对于涛道:“少爷是真不会凫水。您就放过他吧。”谁知道比赛中,会出什么意外?于涛这个人,自从上次出事后,他打心眼里防备着呢。

    于涛想了想,嘴角一抹坏笑:“那你先跟我学凫水吧。”

    明华目瞪口呆:“什么?!”

    “凫水可锻炼体魄。你是要参加会试的人。就你这小身板,能熬得过十二天的乡考?”

    明华不禁吞了口口水。他也正在为此事发愁。他的体质虽不差,但也着实一般,最近,他已在先生的指导下,有意识的训练身体,早晚小跑不停。

    于是,在于涛不容任何拒绝的强硬态度下,加上明华自己也想改善体质,他开始了每日傍晚的凫水训练。

    明珠水性那么好,没道理他不行呀!

    明华本来是这么想的,结果一下水才发现,他悲剧了!

    修远水性不差,却在水中被明华折腾得够戗!

    “啊呀我的少爷啊,不是这样划水的啦!”

    “哇,少爷你踢到我的眼睛啦!”

    明华平时多秀气漂亮的少年,在水中硬是狼狈不堪。学了几日,还是不得要领。修远叫苦连天:“少爷,您再学下去,我这个会凫水的都要不会凫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