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琉璃护目镜
    ,精彩小说免费!

    于涛最近最大的乐子,就是躲在树上看明华学凫水。他自己看还不算,碰巧世子来找他,硬是拉他也观赏了一番。世子嘴角抽搐了半天后,瞪着他骂了一句:“无聊!”转身就走。

    走远后,他眼见四下无人,终于忍不住,倚在墙上大笑!

    月明华,你也有这般愚蠢的时候!

    突然间,他对县学的龙舟小队,起了几分兴趣。

    几日后县学内,起了一场小小的轰动。

    “世子殿下派人来指导咱们的龙舟队了!”

    “啊呀!世子殿下有心了!”先生们感动不已。“今年不能辜负世子的期望。定要比进复赛!”

    世子派来的人分工明确。一组人负责考校他们的水性,免得他们落到海里喂鱼。一组人教导他们划船的技巧以及比赛技巧。一群学生们上了课方知,原来龙舟赛还有这么多讲究!

    于涛不乐意了,质问世子:“我去年组船的时候,怎么没见你给我送人出力?”

    世子扫了他一眼:“至少你去年选的人都会水性吧。”

    于涛长眉微挑:“说来道去,还是为了月明华?”

    “不不不。”世子忍住笑,“我是怕你们的船,连初赛的资格都没有!若是闹出这个笑话,县学的面子都要被你们丢尽!”

    于涛哼了声,无言以对。初赛的要求很简单:队员必须精通水性!那他不是为了看明华出丑嘛!等看透乐子了,自然会有人选替上。

    “今年的龙舟呢?不如你也一并帮我解决了吧!”

    世子不屑的道:“你们若是能进复赛再说吧!”

    于涛大怒:“去年那是意外!今年必然能进复赛!”

    他狠起心来,将手下的队员操练得苦不堪言。不过他倒也佩服明华,手臂都麻了,硬是一声也不吭,跟着他们从头练到尾。

    另一边,三大氏族的龙舟队也在海上开训。一时间,北海近海,花花绿绿放眼全是龙舟,鼓声哟喝震天介的响!

    梅岭花市和长平滩码头的人也没空着。往年他们的龙舟就是夺冠热门,今年也是一样大热船队。

    穆九不再掩饰幕后老板的身份,亲自上阵!

    明珠被他特意唤来看他威风凛凛的在立在龙头指挥队员击鼓前行,那速度,简直要飞起来一番,瞧得明珠心情激动不已,拍手拍得掌心都红了。

    穆九跳下龙船,一身紧精干的短打,白色的袍子蓝色的腰带,面孔和半露的胸襟全是水珠。

    明珠不由微吞口水,天哪,这样的男人太性感了!

    穆九接过毛巾刚要擦脸,见到明珠呆呆看着自己舔嘴唇的样子,好笑又好气,将毛巾往她手中一赛:“嗯那!”

    明珠被他拉回神识,忙不好意思的替他擦试脸上的水珠。一边擦一边惋惜:擦了水珠就没那么性感的呢。突然想起一事,“我看你们脸都湿透了,划船时还能睁开眼看前方么?”

    “嗯。通常划到一半眼前一片模糊,只能凭感觉,按大致的方向来划。所以,有不少龙舟会因此撞翻。”

    明珠笑咪咪的道:“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哦!”

    穆九惊奇欢喜的问:“什么办法?!”

    明珠还没回答,一道斯文的男声在她身后响起:“若郑某没猜错,应该是用琉璃护目吧?”

    明珠吃了一惊,回头望见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穿一身儒袍,相貌说斯文清俊吧,眼中却透出一股野性。整个人外貌、打扮与气质怪异的违合。

    “他是——”

    “在下郑涸。非三宝太监郑和之和。而是涸辙之鲥的涸。”

    穆九轻轻咳了两声,简单的介绍道:“我姑姑的朋友。”

    怎么会有人用这个字做名字?明珠心里嘀咕。

    郑涸看着明珠的笑容中带着长辈见到晚辈的喜欢与矜持:“你不错。非常不错。难怪穆九非你不娶。为你在海上漂荡了一年。”

    明珠眨了眨眼,笑道:“郑先生才识不凡,竟也想到了琉璃护目镜!”

    “英雄所见略同。”郑涸微笑。“只是如何将琉璃固定在脸上,我还不曾想出办法。”

    明珠笑道:“这有何难?我回去画张图,你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穆九倒有些迫不及待的笑道:“好!”

    三人行到码头边的平房内,命崔老大取了纸和笔,明珠极快的画出一张现代的护目镜的图纸来。

    只是如今材料有限。每个护目镜只能固定在轻薄的木板中,因此琉璃的镜片必须做得大些更大些,保证视线的的范围。木板的轮廓要按每个人的脸形量身打造,这就必须用蜡铸膜,但这也难不倒明珠。木板后边只能用绳索固定。穆九与郑涸看到后,直呼巧妙,这样一来,再不会被水迷眼,行错行道或是撞船了。

    穆九兴冲冲的带着明珠去梅岭花市的琉璃厂赶制护目镜,路上,明珠按不住八卦之心,问穆九:“那位‘涸辙之鲥’,是你姑姑什么朋友?”

    穆九似笑非笑的叹了句:“当年想娶我姑姑的男子,可以组个船队远征东瀛。可惜我姑姑神女无心。”

    明珠多少有些理解木夫人的心思:自己母亲那样一段惊险夺命的婚姻,令她对天下多数男人都失去了信心。又不愿放弃自由的生活,所以宁愿单身不嫁。

    “不过最近却让郑涸给缠上了。”穆九的神情看不出喜怒。“应该说,郑涸盯上我姑姑很久了。这次总算出手了。”

    “他是怎么打动你姑姑的?”明珠好奇心大起。

    “打动?”穆九嗤笑,“打劫还差不多。”

    明珠想到他身上怪异的气质,脱口而出:“——土匪?海盗?!”

    穆九不屑的哼了声,“也不知是哪户人家逃出来的公子哥儿,落海为寇。他虽然对我姑姑以礼待之。但逼着我姑姑许下了与他的婚事。姑姑正愁着怎么打发他呢!”

    “啊!”明珠摸着下巴,“那人可不好对付。我总觉得,他的眼里头,藏着一头狼——”

    “狼?!”穆九忽然面色一变,想起什么,失声道,“难道他是广东海狼郑家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