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龙舟初赛
    ..斗珠

    正当琉璃厂连夜开工赶制琉璃镜片时,穆九也终于收到消息。郑涸的身世已查明,确认无误。

    他听着阿忠的禀报,长眉紧蹙。

    “郑涸的母亲姓何,曾是京城的官家千金。她父亲犯了事,全家被流放丰州。那年郑老爷子已过而立之年,看中了年轻漂亮知书达理的何小姐,用尽手段强行将她纳回家中为妾。所以,郑涸只是郑家庶出的子弟。”

    “何小姐原本定有婚约,早有不离不弃的心上人。是以嫁入郑家后终年郁郁寡欢。直到生了郑涸之后,和丈夫的关系才稍有缓解。但是后来不知为何,在郑涸十二岁那年,她突然悬梁自尽。郑涸为此离家出走,四处漂泊,再也没有回过郑家。现在的郑家,郑老爷子几个儿子争权争得利害,想来怕是早忘记郑涸的事儿了。”

    穆九微笑道:“辛苦你了。”

    他寻思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将这件事告诉姑姑。

    木夫人正在账房清算这次琉璃镜的利润。郑涸安安静静的坐着看书,他见到穆九,笑容满面的道:“姐姐,阿九来了。”

    穆九满目思量的看了他一眼。郑涸笑容微收,他合拢书,沉声道:“看样子,阿九已经查明了我的来历?”

    木夫人怔了怔。郑涸的身世?她不由放下笔,问道:“阿九?”

    穆九向郑涸拱手道:“原来是海狼郑家的小少爷,穆九失敬了。”

    木夫人吃惊的道:“你是郑家的人?”

    “什么郑家的少爷。”郑涸笑不可抑,“不过是个不足为道的庶出小子而已。”他几分委屈几分担心的对木夫人道,“姐姐不会嫌弃我的身世吧?其实我与姐姐同病相怜。都是族内不公,容不下我们母子。我愤而离家前就已发誓,此生再不会踏入郑家一步!”

    穆九暗骂:狡猾!

    木夫人触动心弦,一时对他大起同情之心,安慰他道:“英雄不问出处。”

    郑涸大为欢喜:“原来我在姐姐心目中,算得上是英雄?姐姐太抬举我了!”

    木夫人为之气结:还真会顺着杆子往上爬。

    “既然是郑家的人,怎么落海为寇?”

    “姑姑。”穆九嘴唇轻勾,“郑小少爷怎么可能是海贼呢?如果我没猜错,近年来堀起的何氏船行,应该就是你的产业吧?”

    郑涸笑了两声,赞道:“阿九的眼线这般灵敏,将来我们成为一家人,你可不要小气,多借我用用。自然,阿九也不必跟我客气,我的船行若有用之处,尽管开口。”

    木夫人回过神,怒道:“休要胡言乱语!”

    郑涸取出一枚鱼形玉坠,无限凄楚的问:“姐姐想悔婚?!”

    木夫人下意识的摸了摸荷包,那里,有枚一模一样的玉坠,是郑涸硬塞给她留作信物所用。原来是对双鱼坠!

    她抚了抚额角:真是个机关算尽的混蛋啊!

    穆九也不欲多插手姑姑的事,只道:“姑姑,你与他好好谈谈。郑少爷,我姑姑,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娶回家的。”

    郑涸从袖中抽出一把折扇,深以为然的点头:“自我第一眼见到姐姐起,便深知此理。是以,才筹谋多年。姐姐,天下男人虽然有很多不是东西,但还是有郑某及阿九这样的好男儿的。万不可错过呀!”

    穆九内心是非常佩服此人:白手起家,论能力不比自己差。且舌璨莲花,连哄妹子的本事都比自己强。不由即担忧又期待的望着姑姑。果然木夫人被他搅得心神微乱,嘴角即有冷嘲,眼底又微露迷茫。

    郑涸又加了把力:“姐姐若不信,郑某愿入赘穆家。何氏船业立书归姐姐所有。若是哪天我对不起姐姐,姐姐大可将我扫地出门!”

    木夫人震得眼底迷茫渐消,颤声道:“你……又何必如此?”

    穆九悄悄退出了屋子。摸着鼻子自言自语:“看样子,姑姑是挡不住了。”心中不禁为姑姑高兴:这么多年来,总算有一个配得上姑姑,又愿“以身相许”的男子了。

    穆九一脸欢快笑意的拉着队员去海边练龙舟。

    不几日,北海边开始了龙舟初赛的选拔。

    只是初赛,所以围观的人并不多。但海面上几乎每条龙舟每个船员脸上都戴着副古怪的眼罩,瞧得评委诸人们目瞪口呆,待他们弄明白其用处后,无不大赞明珠心思巧妙。这么一来,大大减少了船员翻船遇险的情况。

    也或许是护目镜的作用,这次许多船队成绩明显提升了不少。评委撸着胡须高兴的大拍桌子:“今年的冠军,必然落在咱们广西!”去年让广东郑家的人夺了头名,老头子们心里窝了一年的火气呢!

    六十一支船队中,只选二十支船队入复赛。

    铜锣一响,三艘龙舟并箭齐发,唯第一名可入复赛。

    “长平滩与三大氏族这些强队,不要让他们对上。免得内耗过重,与广东决赛时我们反倒不利。”

    “正是。”

    “啊哟,今年县学的船队不错啊!竟然直接进了复赛!”评委笑眯眯的赞道,“县学的先生们教学有方。读书比赛两不误。”

    “这是还县学第一次直接比进复赛吧!”

    朱祎睿抱着胳膊难掩讶异的看着一群书生们在于涛的鼓点下,不要命般的将船桨划出了金戈铁马的气势,激起的浪花腾起蒙蒙白雾,船身笔直直冲终点,以微弱的优势拿下头名,即惊讶又高兴,不觉也热血沸腾起来。

    “世子。”筋疲力尽的于涛与拖着快要废了胳膊的队员们,得意洋洋的挪到他跟前问,“咱们进复赛了。说好的龙舟呢?”

    朱祎睿目光在众人通红激动的脸上扫了一圈,定在明华笑得尤其灿烂的脸上,淡淡的道:“包在本世子身上!必定给你们寻艘最好的龙舟!”

    学子们欢呼击掌。于涛瞧着明华道:“这次你也是立了大功。走,咱们庆祝庆祝去!”

    朱祎睿极自然的道:“采雀楼如何?听说他们又出了新菜色——”立即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他不禁看向明华。却见明华左眉一挑,神情自若的应声道:“世子请客,哪儿都好!”

    怎么变成他请客了?朱祎睿嘴角轻扯,他身为世子,自是不在乎一顿饭钱,但是被人坑的感觉——真不爽!

    于涛啊哈了声:“世子请客,兄弟们放开肚子吃!”

    明华随着队员走在前方,世子和于涛落在后边。于涛瞧着明华的背影问:“我跟你混了那么久,想不到第一次请我吃的饭还是月明华诈来的。”

    世子皱着眉头将信将疑的问:“我没请你吃过饭?”

    “世子殿下,每回都是我付的账好么?”于涛冷哼。

    世子一时面孔微红,想他的身份,自然是不会出门主动结账的。

    “所以今天的竹杠不敲白不敲。”于涛哼着小曲儿,跑到明华前边,大声道,“世子说了啊,今天甭客气。想吃什么就点什么!”

    欢笑声中,明华敏感的察觉,世子对他的敌意,几乎消散无踪。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