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陷井
    “不——”明珠明岚明华同时尖叫着抱住向宁,“父亲——”

    这一变故令得在场的官兵一时骇呆了!吴总兵立即反应过来,一腿踢开了幸子,登时十几柄长刀抵在了她的身上:“倭女胆敢伤人!”

    幸子不停的笑,笑得眼泪直流:“我为夫报仇,天经地义!”

    “向宁!”不过几十步的距离,北海王走得踉踉跄跄,他神情仓惶而凄厉,正欲推开明珠等人,被反应过来的朱祎睿追上,一把抱住他的胳膊,在他耳边低喝道:“父王!不行!”

    北海王甩开他的手,朱祎睿急道:“您会害死月向宁!”

    穆九见状,大步挡在他们身前,沉声道:“殿下,当务之急,快召大夫!”

    两人的阻拦令北海王回复了些理智,他无奈悲怆的退了一步,眼中泛出苦涩的水光,转头大喝:“大夫呢!快叫大夫过来救人!”

    朱祎睿松了口气。这种时候,最怕父王感情用事!他紧紧攥着北海王的手腕,生怕他一激动,做出什么惊人的事来!

    好在北海王出行,随身带着宫里的大夫,没多久就背着医箱赶来救治向宁。

    向宁眼睑半垂,目光迷离,他握着紧明珠的手,断断续续的对她道:“告诉他——这是陷井,他们还是……知道了!让他,别管我!”

    明珠的眼泪早模糊了视线:“你还管他?好,好,我告诉他。我这就告诉他。”

    向宁嗯了声,勉力支起眼睑,透过重重人影,见到了韶之苍白惊惶的脸和眼中竭尽全力的隐忍。

    陷井,千万不能踏进这个陷井!

    明珠忙至北海王身边低声道:“父亲说,这个是陷井,让你快走!”

    北海王登时惨笑:“是我害了他,还是我害了他!”他蓦地转向御木本幸子,她犹自看戏般的低笑不止,触及他冰冷如箭的目光,满是嘲讽别有深意的道:“王爷真是情深意重!”

    明珠脑子轰得声轻响:她怎么知道?这才是她的目的?!她是受人指使而来!一瞬间,她明白了父亲口中陷井的含义!

    她一把夺过一名士兵手中的长刀,指着幸子的胸口咬牙切齿的问:“说,是谁派你来的!”

    幸子笑得眼泪直流:“月明珠,你害死我夫君,又害得我儿九死一生!更害得我御木本族在东瀛抬不起头来!我还需要谁指使么?我就是来复仇的!”

    “复仇?”明珠心中慌凉一片,真的是她害了父亲么?!

    穆九见她神色不对,对幸子厉声道:“你若能放下御木本拓真与东瀛的家业,早在锡兰时,便该以命相搏,为夫复仇。今日说这话,太过可笑!”

    明珠立即回过神,恨道:“说吧,到底是谁派你来的?!说出来我便放你儿子一条生路,你若不说,不论最后谁赢了这天下,我月明珠都会不惜一切代价,灭你御木本满族!”

    幸子笑容陡收,恨意滔天的道:“你以为你还能嚣张几时?”

    “我能嚣张到几时不用你操心。”明珠手中的长刀贴近她的喉咙,“小小东瀛,我月明珠还不放在眼里!你若不说,我今日就向北海王借兵,杀向东瀛!”

    幸子面色大变:“你敢!”

    明珠冷笑:“我可以带着你,让你亲眼看着拓真死在我的刀剑之下,御木本家族从此烟消云散!”

    幸子猛然放声大笑:“北海王难道会为了一个月向宁,出兵灭我一族?!殿下,您对他——”

    穆九截住她的话,喝道:“何须出动北海王军下?有我梅岭花市足矣!”

    幸子的脸青白交接:“穆子秋,你也得意不了多时!”

    “废话少说!”明珠喝问,“不交待,便灭族!”

    北海王恨毒了她,冷声道:“她不说,我也知道是谁。”他向吴总兵伸出手,吴总兵会意,将佩剑双手递到了他的手中。

    北海王毫不犹豫,一剑刺进幸子的心窝,幸子笑容凄厉的喊了半句:“你果然与月向宁有——”

    北海淡淡的道:“既然知道,你还敢伤他?”他长剑在她心口一搅。幸子睁着双眼,死不瞑目!

    “割下她的头颅,送去京城给陛下!就说本王奉命斩杀了违命入境的御木本幸子!”

    明珠忽觉双腿一软,跪倒在地,穆九急忙扶住她:“明珠!”

    明珠惶惶然的握着穆九的手腕,颤声道:“好险,好险!”

    御木本幸子刺杀父亲,计划周密,筹备详尽!

    毫无疑问,必然是有人对父亲和北海王的关系起了怀疑,以极大的诱惑诱使幸子刺杀父亲!而幸子也捉住了龙舟赛这个大好时机!

    但是能让幸子以命相搏的巨大诱惑是什么?谁能做得到?

    明珠闭上眼睛,朝堂的风云终于波及到她的家人!

    琅王还是璃王?或是皇帝自己?他们又是如何知道的这件事情?

    好狠的计策,父亲重伤或之下,万一北海王没能控制住情绪,那便等于主动承认了他们有违常伦隐瞒多年的密秘关系!而幸子本身就与月家有深仇大恨,动机明确,在外人看来,她刺杀父向宁报复他女儿,没有任何的疑点!

    计划完美无缺!

    明珠思路渐渐清晰,心底又有疑惑:“父亲怎么知道这是个陷井?”

    穆九抱着她颤抖不止的身体,低声道:“幸子刺伤你之后,第一眼看的,是北海王!”他在事发的那一瞬,清清楚楚的发现幸子诡谲的看向北海王的眼神,他当时就觉古怪,这份古怪在见到北海王已经掩饰不住的惊恸时,恍然大悟。

    明珠痛悔交集:“是我的错,我不该让父亲来广东的!都是我的错!”

    穆九抱紧她:“怎么是你的错呢!就算他不来广东,他们也会想其他的办法害你父亲!”

    大夫抹了把额头的冷汗:“王爷,血是止住了。人能不能救回来,全凭天意。”

    向宁陷入了昏迷之中。

    北海王正要发怒,世子极快的道:“请史大夫尽全力,务必治好月先生!”

    “送去本王的行宫!”北海王忍不住道,“那儿安静易养伤!”

    明珠与明华对看了一眼,这时候一切以父亲为重,当即点头道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