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谣言四起
    ..斗珠

    向宁伤势过重,一连几夜的高烧反复,人在昏迷中,胡乱的喃语,韶之与辰雪两个名字不断的在他口中反复出现。

    明岚仿佛一夜长大,她没有多问半句话,和兄姐轮流照顾父亲。只是一双漂亮的眼睛肿得像核桃。

    北海王并不常来探望,倒是世子殿下日日要来问下情况。

    明华感激他:这次若不是他和穆九及时拦住北海王,后果不堪设想。

    “是我们连累了你父亲。”世子对月家再不满,也不得不承认月家这次是受了无妄之灾。他心怀愧疚,“我只担心还是让人看出端睨,引发事端。”

    明华皱眉问:“京城那边迫不及待的向我父亲下手,局势有变么?”

    世子点头道:“琅王被软禁,璃王被陛下厌弃。陛下一心想立淳王为太子。琅王与璃王再不和,这时候也齐心对付起了淳王。淳王本就势单力薄,又被他们这样挤兑,情形堪忧。前阵子,终于有大臣私下里议论,皇帝若再迟疑不决,迟早让我父王占了便宜!”

    “是皇帝出的招?”明华低问。

    “不,应该是琅王出的主意。”世子分析,“他当初与倭人勾结,对御木本了解颇多。如能利用倭女成功害我父王陷入囹圄之中,解决皇帝的心腹大患,想来皇帝也会原谅他之前的错误。”

    明华想了片刻,突然对世子笑了起来。

    世子莫名的瞪着他:“你笑什么?”笑容怎么看都有些渗人!

    “殿下当有子嗣了!”

    世子撇了撇唇:“我的亲事,父王已经再三上书,皇帝还没定——”

    “皇帝是故意的。”明华淡声道,“三位皇子,无一有出。若您在他们前面有了子嗣,局势就更加微妙了。”

    世子吐了口浊气,颇胸闷的踢了踢脚道:“我不想纳妾。”

    “那就放出风声,为殿下选世子妃吧!”明华想了想,“不拘在两广之地。托太后在京城也相看起来。也算是借此事掩饰一下我父亲被刺的风波吧!”

    世子惊笑道:“万一皇帝被我们逼急了,随意指个女子给我——”

    “有太后在,您怕什么!”明华胸有成竹。“琳琅郡主大婚就是个好机会,两广的贵女,你睁大眼好好挑挑!”

    世子失笑,算起来,月明华跟他差不多大小,也到了该议亲的年纪了呢!

    他不由想到了刘婉儿。以她的才貌性情,配得上明华,但她的父亲犯下盗卖官粮的重罪。凭这一点,她就嫁不得明华!不能让明华未来有任何可让人攻击的弱点!

    世子找来于涛,吩咐他:“刘婉儿年纪不小了,是该嫁人了!”

    于涛深深看他一眼,应声道:“我明白了。”

    正在北海的一座小岛上挑选花瓣的刘婉儿意外的收到来自于涛的信。

    “婉儿,怎么了?”管事媳妇瞧她失了魂般,“没出什么事吧?”

    婉儿折起信纸,对管事勉强笑道:“无事。对了,您前阵子对我提起的那个男子,亲事定下来了没?”

    “啊呀,你终于想通了啊!”管事眉开眼笑,“他呀,家中有良田有铺子。人又是个实诚的!嫁给他包管你这辈子衣食无忧!”

    世子很快收到回复:刘婉儿已定亲。他满意的嗯了声,这件事儿,就此了结!

    同时,向宁在广东遇倭女复仇之事,很快传遍了两广。

    传言原本还挺正常,倭女复仇的缘由坊间说道得挺清楚。不知何时,传言变了味道,竟有说倭女死时曾大叫北海王与月向宁有断袖之癖!

    许久没了重大八卦的百姓们顿时将他们的想象力发挥到极致:“假的!”

    “这种事没道理能瞒这么久啊!”

    “那可是北海王,想瞒一辈子都能瞒得住!”

    “那我们本地人都不知道,倭女又怎么知道的?”

    “这个,事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啊!再说了,听说月向宁遇刺后,北海王亲手杀了倭女!还割了她的脑袋!你们想想,这当中有没有古怪?”

    “啊哟,是王爷亲手为月向宁报仇啊!这可真有些——”

    “胡扯!”吕会长一声怒喝,打断了行会内几人的议论!“别忘了月向宁在京城呆了十五年!纵然他们之前相识,又能有什么纠葛?”

    “对对对!”众人顿作鸟散。“会长说得对!”

    吕会长按下心口的怒气,长叹一声!

    他年纪也大了,最近处理事务颇觉力不从心,早想寻个合适的人选接任自己。挑了许久,才挑中月向宁:本身才干出众,又有明珠这样出色的女儿相衬,再加上与三族并无多大的牵扯,会长之职,他再合适不过。此事他在欧阳博的婚礼上已经与向宁小谈了一番。向宁倒是婉言拒绝了,他却还想再劝劝他!没想,竟然出了这档子事情!

    然而,他细想北海王对向宁的态度,心中泛起股凉意:从月家回城后,王爷的确对他们照顾有加,他一直以为,那是月明珠的缘故。若说向宁与他有什么,吕会长摇头:完全看不出嘛!

    正当谣言愈演愈烈的时候,突然传出一个消息:世子殿下要选妃了!

    如明华所料,这消息一出,什么王爷的八卦全都让到一边!各家长辈都兴奋的将族内适龄的漂亮姑娘挑选出来,以备王妃采选!而小姐们也含羞带涩的期盼着飞上枝头的那一日。一时间城内的金楼衣铺脂粉的生意好到几乎飞起,个个赚得盆满钵满。

    欧阳敏的心思,立时活络起来!

    她在屋内躺了一个多月赚足了人们的同情,此时终于挣扎着起身,恢复饮食,调理身体。

    欧阳博冷眼旁观:妹妹的心气,高过头了!

    他婚后与冯玉莲琴瑟和睦,深深体会到了两情相悦之美好,对于妹子的心思手段更加看不上。欧阳家的闺女在城内算是金贵,但在皇族眼里,算什么?世子殿下又不傻,放着官家千金不娶,娶你个商贾之女?最多,一个妾位罢了!

    萧家倒是没起半点波澜,萧清瑶压根没那心思。萧五萧六,萧五素有自知之明,不愿攀高枝。至于萧六,她正担心着向宁的伤势和王晟是否在广东安定下来呢。世子选妃?跟她何关?

    谢晓轩闻讯冷笑:“父亲有那种嗜好。谁知儿子会不会步他后尘?”

    谢逸云敏感的查觉出一股异样:“你就认定那谣言是真的?”

    谢晓轩笑而不语:他这个计谋箭一三雕!即讨好了京城那位,又断绝了月向宁任珠宝行会会长的机会,同时,北海王的名声也变了味。后面的好戏,才能慢慢上演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