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精奇的木偶娃娃
    ..斗珠

    京城。

    收到了幸子人头的皇帝,喜怒不形于色的道:“这是在向朕示威呢!”

    季总管垂着脑袋,不敢应话。

    “不过这么一来,倒真让朕确定了他与姓月的有关系!”皇帝冷笑,“真看不出,我那弟弟竟还有这般雅性!”

    季总管道:“依老奴看,怕只是少年一时冲动罢了。”

    “你太不了解韶之。”皇帝冷笑,“从小,他最会谋划。喜欢的东西,绝不放过。哪怕是事后厌倦了,他也从不轻易丢弃。是个长情的人。”

    季总管笑道:“少年风流嘛,这也……无可厚非。”

    “少年风流?”皇帝冷笑,“这段风流,要他的命!”

    “陛下,那御木本幸子的头颅怎么处置?”

    “带上重金,送回东瀛,告诉御木本拓真,朕的话说到做到!”

    “是!”

    季总管退出御书房。陛下办得这件事,朝中无人知晓。不久,琅王解禁,再度出现在朝堂上。皇帝重又对他委以重任宠爱有加,璃王恨得牙痒!因淳王在侧,两人暂时合作的关系,在皇帝明显的偏心下,宣告破裂。

    “琳琅那边怎么还没消息?”璃王回到府上,急急的招来幕僚,“告诉她,尽快让北海王站队。再晚,就来不及了!”

    兰萱殿内,收到指令的琳琅不以为然的烧了纸卷:“一点风吹草动就坐不住。”她烦扰的执着扇子轻扇。璃王也真没用,大好的形势,莫名就让琅王翻了身!早知如此,当初就该再缓些下注!

    “父王何时回宫?”

    宝娟道:“怕是还要再呆上几日。”

    琳琅冷笑:“别是要等月向宁伤好了才肯回来吧?”

    宝娟心下一凛,忙道:“郡主,外边的谣言怎可相信?”

    谣言?琳琅心情烦躁,无言的取出两只木偶娃娃,也不把玩,只盯着其中一只,目光中的怨毒几乎要化成实质刺穿娃娃的身体。

    宝娟又瞥到那只娃娃的脸,突然间心惊肉跳:难怪之前觉得眼熟,这只新娃娃竟有点像月明珠的模样呢!

    “咦!”琳琅自言自语,“怎么耳环掉了?这可不行,我帮你找找!”琳琅从箱子里找出一枚小珍珠耳环,挂在娃娃的耳朵上。

    宝娟退出殿外,心头扬起一股异样感。长得和月明珠相似的木偶娃娃?!

    她心中登时想到巫蛊之术。但娃娃干净漂亮,没有任何诅咒之物,郡主也不可能那般恶毒用巫蛊咒人!

    她竟不知,这只娃娃,是何时送到郡主手上的?

    “宝娟!”

    “公主!”宝娟轻轻拍着胸脯,笑道,“公主,你怎么突然出来吓人?”

    柔福捉弄到了宝娟,开心不已,她拉着宝娟的胳膊将她拖到没人的地方,问:“宝娟,你能帮本公主一件事么?”

    “什么事?”至于这般神秘?

    “就是,姐姐那两只木偶娃娃呀!我十分喜欢。你告诉我是家做的?我也弄几只玩玩!”

    宝娟笑脸微僵:“那个娃娃——”她陪笑道,“公主请恕罪。这两只木偶也是郡主偶然所得,制作极其讲究,头和四肢都能灵活转动,跟真人没两样。寻常店铺根本没得卖,所以郡主也就特别珍惜。”

    “怎么个偶然得来的?”柔福不依不饶,“本公主真的是很喜欢嘛!”

    宝娟只好实话实说道:“那是郡主以前的暗卫寻到的。”

    “那暗卫叫什么名字?现在何处?”

    宝娟被她缠得没辙:“零一,犯了错已经被王爷调走了!”

    柔福秀美的五官顿时挤在一块儿:“讨厌!”跺了脚跑远。

    她回到自己的屋内,娇嗔的面容换作沉思:“暗卫零一?”

    雪雁笑道:“公主,有没有问到郡主娃娃的来历?”

    柔福好奇的问她:“雪雁,你可知犯了错的暗卫,如何处置?”

    ***

    广东,北海王行宫。

    “月先生醒了。”陈公公感觉这阵子他的血都要熬干了!“您不去见见他么!”

    北海王手中的毛笔顿了顿:“大夫怎么说?”

    “大夫嘛,还不就是那些话,好好的养着呗。”陈公公陪笑,“大夫也真厉害,硬是将月先生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既然救回来了,我们明日就回宫吧。”北海王放下笔。“你去准备准备,大夫先留在这边,到时候和月家一起回去就好。”

    陈公公苦笑:这真是,唉!

    无人知晓,向宁睁开眼的那一瞬,看到的是熟悉却又遥远的记忆深处的屋子的摆设。床、桌椅、案几、榻,就连身上被子的颜色都没有任何变化。他惊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韶之,我这是做了一场噩梦么?”

    而那时正站在窗外的北海王唯有苦笑:若真是一场梦,醒来一笑置之,那该多好?

    胸口袭来的巨痛令向宁瞬间恢复清明:不是梦!是他又回来了!又回到这所行宫!

    “父亲醒了!”明珠进门便见向宁正欲起身,欢喜的声音都颤了,“明华,明岚!你们快来啊!大夫,大夫!”

    在月家人的欢天喜地中,北海王决然又落漠的转身离开。

    向宁似乎有所感应的望向窗外,空荡荡并无一人。唯有曾经瘦小的桃树,如今已结实粗壮,结满青涩的毛桃。

    向宁一旦醒来,饮食敷药多管齐下,伤口痊愈也就快了些,尽管如此,他还是在行宫内休养了两个月。直到大夫确认他已无大碍,穆九的船才接了他们回家。

    谁也没有提及起北海王,仿佛那个人,根本不存在。

    向宁回到家中第二日,月向海陪着月母登门探望。

    这倒让明珠等人心中稍暖:至少,祖母还是牵挂父亲的!

    月母的面色非常的古怪,似是痛苦,似是后悔。向海关心了兄长几句后,就被月母赶出了屋子。

    向宁半躺在榻上,不解的看向母亲。

    月母望着向宁半晌,才悠悠叹了口气:“原来当年和你在一块儿的那个少年,是北海王。”

    向宁面色大变:“您——”

    “我发现时,已经晚了。”月母摇头,“我全看在眼里。我心里气极了!从那时起,我便对你冷了心肠!”

    向宁只觉伤口又灼痛起来。

    “你明明想和辰雪退亲,但最后还是娶了她又远走京城。那时我就知道,你和那少年总算是了断了。只是我真没想到,竟然是北海——”

    “娘!”向宁这才明白母亲偏心的由来!不禁颤声道,“不是他!您不要胡言乱语!”

    月母笑了笑:“随你怎么说吧!”

    谣言四起时,她才后知生觉的发现,当年和儿子在一起的人,竟然是尊贵的北海王!早知如此、早知如此,她绝不会对长子这般无情!她甚至暗怪长子太蠢:这么好的机会竟然让他白白浪费,整整十五年啊!他若留在合浦,靠着北海王,月家早发达了!

    仿佛看出月母的想法,向宁忍着伤口心口的痛道:“娘,莫怪我不曾提醒你!皇族中人容不得这等谣言中伤。您若是为此惹了麻烦,我可救不得你!”

    月母摇头嗤笑:“我又不是傻瓜。但是向宁,你也别犯傻。好好护着自个儿,护着几个孩子。他们才是你今后最大的依仗!”

    这话说得向宁心中感动,点头道:“我明白。”

    月家母子刚踏出珍珠苑,向海迫不及待的就问:“怎么样?大哥答应没?”

    月母摇头:“我根本没问。”

    向海跺足:“为什么?大哥和北——”

    “闭嘴!”月母怒斥,“你还想要前程就管住你的嘴!那人若是个有良心的,将来自有你大好前程!只是从现在起,收起你一肚子的算计,脚踏实地做些业绩出来才好!”

    “儿子明白。”向海垂头丧气,心中暗恼:大哥太小器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