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7章 刺激
    ,精彩小说免费!

    不过不是迎着乔月的方向,而是向后跑。

    多年的实战经验,也只是让他比一般人更怕死。

    正是因为怕死,才一个劲的让别人去死,因为在他眼里,只有自己的命,才是最宝贵的。

    “想走?晚了!”乔月收起刀,冲过去捡起刚才他遗落的枪。

    詹布跑的很快,只用了十秒,就已经跑出百米之外。

    这速度,放在比赛场中,绝对是拿冠军的。

    但是在生与死之间,只能是玩命的跑。

    乔月举着枪,冷静的开出一枪。

    詹布万万没想到,她的枪法竟如此之准。

    他已经设法躲避了,可还是没有躲得开。

    子弹的冲击力,把他带倒。

    再一摸胸口,温热黏湿的血。

    就在他跌倒的同时,乔月已拆了枪,扔在一旁,快速奔到他面前,一脚踩中他的后背,让他想站起来也办不到。

    “我说了,要挖开你的心,说了就得做到!”乔月的声音被寒风吹散。

    詹布疼的脸色大变,他慢慢扭头,从他的角度,竟然可以看到周文生。

    就在二人打斗的时候,周文生强忍着剧痛,自己复原了一只手臂,然后爬着,试图离开这里,保住自己的命。

    周文生的目光,也跟他的对上。

    但是他立马感觉到,有一道更阴森恐怖的视线,吓的他一个激灵,不要命的继续往前爬。

    “放了我,只要你放了我,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他认了,服软了。

    “我说了,要挖开你的心,绝不失言!”乔月慢慢蹲下去,精巧的手术刀,被她捏在两指之间。

    正在苟且求生的周文生,猛的听到身后一阵凄厉的惨叫。

    吓的他寒毛都竖起来了。

    他不敢回头看,因为就算没有回头,他也能想像得到,詹布的下场有多惨。

    乔月双手沾满了血,她站了起来,很平静的看着詹布胸膛的洞,缓缓开口了,“原来你的心不是黑色!”

    她当然不会去碰那颗恶心的心脏,她会把他的尸体留在这儿。

    等到夜间捕食的野兽,将他的尸体吞吃入腹。

    她攥着刀,接着走向周文生。

    此时的周文生,已经把她当成地狱来的死神,也已经不能用可怕来形容。

    “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先不杀你!”乔月收起刀,拖着他径直走向汽车,然后把他塞了进去。

    周文生的兵很快就将营地围住,也发现了众多的尸体。

    全体警戒,探照灯将整栋别墅照的亮如白昼。

    很快就有人发现,开动的车子,以及已经断气的詹布。

    “在那儿,快拦住他!”

    根本没人会想到,制造这一场杀戮的人,会是一个小丫头。

    那一边,周老爷子收到乔月被抓的消息,不过两个小时,老人家觉得这一晚,终于可以做个好梦了。

    梦里,他的儿子,坐在了苏微寒的位子上。

    将封家的一众人等,全都踩在了脚下。

    周文兵的职位已经被撤,他现在是赋闲在家,想插手外面的事,苦于没有路子。

    半夜时分,周家的大门,被敲的很响。

    准确的说,不是敲,是砸。

    时间已经到了凌晨,这个点,传出如此大的声响,听着真的很渗人。

    周家的下人,披着衣服,打着手电筒,跑去开门。

    周文兵也没睡着,周然出了事之后,周家人所有的神经,都是紧绷的,他们已经害怕听到关于乔月的事情。

    所有人都会在半夜惊醒。

    值得一提的是,周进跑了。

    一个人带着钱跟财产,跑到灵壁镇。

    就在镇上,找了个房子躲着。

    他觉得,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

    估计他做梦也想不到,灵壁才多大点的地方。

    镇上跑来一只公鹅,都会引起注意,更何况,还是多了一个人。

    王树一直派人监视他呢!

    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话又说回来,周文兵提着心,吊着胆,站在楼上阳台。

    看着佣人接了个什么东西进来。

    周文兵眼皮跳的厉害,心脏也跟着急速跳动,“是谁送来的?里面什么东西?”

    佣人差点被他吓到,“我也不认识那人,要不您下来看看?”

    周文兵沉思了片刻,“你先拿到客厅,别乱动,我很快就下去!”

    周老爷子今晚睡的格外好,佣人还给他点了安神的香料,所以这一晚,也可能是他最后可以安睡的一夜了。

    周文兵不敢一个人下去,跑去敲开周谦的房门,“有事情,你快点把衣服穿好,跟我到客厅!”

    周谦这几天都被勒令,待在老宅,搞的他心里很烦闷,大半夜的又被叫醒,心情自然不太好,“知道了,就这样下去,不用穿了,待会还要上来睡觉,走吧!”

    两人一前一后走下楼,佣人已经将盒子摆到茶几上。

    那是一个漆黑的盒子,外面用黑色绒布包着,看上去无比的诡异。

    周谦皱着眉,不耐烦的道:“搞什么鬼,大晚上的,谁送这个来!”

    周文兵眸光深不见底,“你别嚷了,别把父亲吵醒,今晚这个时间送来的,要么大凶,要么大吉,只有这两种可能!”

    周谦抖了个激灵,他懂了,“你是说,这里有可能是那丫头的首级?”

    “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人!”周文兵马上截断他的话。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周谦连忙摇头,把个头摇的像拨浪鼓。

    “没什么不可能,你没有接触过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们二人的可怕,今晚是周家的孤注一掷,成或败,都在这里了!”

    听他这么说,周谦也认真起来,他走过去,关上客厅的门,“既然东西已经送来了,就赶快打开吧!反正结果已经不会改变!”

    事实已成定局,他们在这里迟疑的不敢开,也不过是不敢面对最不想看见的结局罢了。

    周文兵深吸一口气,正要打开盒子外面的布料。

    手还没摸上,又迟疑了。

    周谦看的着急,“你不开,我来开!”

    “等等!”一道苍老的声音,打断二人的纠结。

    周老爷子披着外套,杵着拐棍,不知何时站在楼梯口。

    “爸,您怎么醒了?”周文兵下意识的就要把东西藏起来,怕刺激老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