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9章 乔姑娘跟封少的床单
    江桐也是满心的委屈,“我是真的不知道,当初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军人嘛!”

    冯坤气的在原地暴走,“不行,我现在就让人去查他们的身份,看来一定得搞清楚京都的形势才行。”

    江桐眼巴巴的看着关上的包厢门,她真的很想抱抱封麟,很想再看一看,他们父子俩相处的情形。

    冯坤带着江桐,匆匆忙忙离开了。

    两人刚刚走到酒店门口,迎面跑过来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

    看见二人,立刻迎了上来。

    “爸,桐姨!”

    “你怎么会在这儿?”冯坤拧着眉,心情糟糕透了,这小子什么时候跟来的?

    冯逸轩微笑的很纯真,“爸,我刚下飞机,知道你们在这儿吃饭,所以就过来了,听说这几年帝国发展的不错,我也想回来看看。”

    冯坤还是不高兴,“你现在主要的任务是学习,等你毕业了,爸爸创下的企业,还不是得交给你管,干嘛要这么着急!”

    冯逸轩是他跟前妻生的,前妻去世之后,这孩子还算懂事,没怎么让他操心,对于他再娶,也没有意见,跟江桐相处的也不错,这一点,他很满意。

    但是不知怎地,冯坤对这个儿子,始终亲近不起来。

    江桐赶忙打岔,“逸轩学习那么辛苦,出来玩玩,也没什么,你干嘛那么严肃,他还是个孩子呢!逸轩啊,待会我去给你开个房间,明天你自己去玩,可以吗?”

    “当然可以!”冯逸轩摸了下身的背包,笑的很阳光。

    冯坤脸上的神情还是不好,但也没再说什么。

    三人上了车,冯逸轩坐在后面,在车子启动之后,他转头看向之前冯坤出来的酒店,眼中的精光,在慢慢收拢。

    饭后,封瑾带着乔月回家。

    祁彦最后还是没回来,据可靠消息,他好像是溜出去找穆雨彤了。

    小丫头是打算在京都扎根了,工作调动也已经办好。

    还是老本行,只不过人家现在升到缉毒组了,而且一上来就是队长。

    祁彦是在进酒店之后,意外看见她跟几个人吃饭,才找借口踽出去,然后又听见她跟同事的对话,祁少气疯了。

    直接踹开包厢的门,进去把人拖出去。

    一直拖到酒店后面的小花园,祁少放开她,回过头,张口就骂,“我说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好好的文职不干,非要去干那么危险的工作,你知不知道子弹不长眼的,还不如以前傻呆呆的样子,现在真是越看你越生气!”

    穆雨彤被骂的莫名其妙,“你才有毛病,我又没有让你看,再说了,调职是我的事,跟你有关系吗?”

    她调去的缉毒组,工作当然危险,每天面对的都是瘾君子,还有那些染了爱滋的人,稍不留神,就把自己的未来都葬送了。

    祁彦闭了闭眼,忍下很想掐死她的冲动,“没关系是吗?你丫的,睡都睡了,你还敢说没关系?是不是非得再来一次真的,你才服软?”

    穆雨彤小脸刷的一下红了,“什么服软啊!都不知道你在文章什么,反正我的事你别管。”

    穆雨彤转身要走,祁彦烦躁的踢了下旁边的花瓶,结果花瓶倒了,碎了。

    “你干什么呀!”穆雨彤回过头,不满的瞪他。

    “你管我!”祁彦下巴一抬,俨然还是那个傲娇的男子。

    “不管就不管,好像谁爱管你似的!”

    两人再次不欢而散,包厢的门再次关上,祁彦恨恨的盯着那门,就跟有仇似的,恨不得在门上瞪出一个洞来!

    封夭很识趣的要把封麟带走,不能耽误人家小两口的二人世界。

    但是封麟不干啊,死死抱着乔月的腿,就是不松手。

    没办法,封瑾只好黑着脸,把小家伙带上了。

    当晚,封瑾一直黑着脸,给封麟洗澡,穿衣服,又看着他在客房睡着。

    如果不看着,小家伙一定又得喊乔月,这一晚上,他就别想安宁了。

    乔月靠在客房的门边,看着他用笨拙的方法,哄孩子睡觉,心里有点酸酸的暖意。

    酸,是因为以他的年龄,肯定也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了。

    可是两人之间有十岁的差距,她现在的年纪,怎么能生小孩呢?

    暖,则是因为,他们如果有了孩子,他一定会是一个称职的好父亲。

    封瑾站起来,一回头,就看见她站在门口,目光柔的他心都要化了。

    他走过去,抚摸她的脸蛋,“怎么了?”

    乔月摇摇头,张开双手,挤进他怀里,不留一丝缝隙的抱着他,脸贴着他的胸口,“再过两年,咱们也生个孩子吧!”

    封瑾似是愣了下,“回头问问医生,以你的体质,多大年纪生孩子合适。”

    乔月在他怀里抬头,“如果明年就可以生呢?”

    “随你的心意。”封少还是精明哪,这种问题,他怎么回答都不合适,容易被她抓到小辫子。

    “这还差不多,我一定要生一个最漂亮最勇敢的小王子!”他的回答,让乔姑娘满意了。

    女人有时就是这么的矛盾,心里想要,嘴上却说不想要,你说她口是心非,她还要说你不了解她的心思,对她不在意,继而牵扯到爱与不爱的问题,那事情可就严重喽!

    封瑾拉着她回到卧室,入了冬,他们的床,也布置的很温暖。

    只要一钻进去,马上就能暖和,况且身边还有一个大火炉,想不暖和都难。

    乔月喜欢裸着睡,所以钻进被子之后,就把衣服脱了,扔在外面,然后舒舒服服的在被子里滚来滚去。

    封瑾苦笑着把她的衣服收拾好,整整齐齐人叠芋头的床头,“现在天气冷了,你要不要穿上睡衣再睡觉?”

    乔月的小脑袋从被子里探出头,“不要,那样我会睡不着,你快点上来啊!都不早了呢!”

    封少很想说,你不穿,我也睡不着呢!

    不过他没说,有的抱,总比没的抱要好,痛并快乐着,吃点豆腐也不错啊!

    封瑾慢条斯理的脱去外套,里面只有一件短袖的黑色t恤。

    下面的长裤脱掉,只有小内内了。

    嗯……封少没有穿秋裤的习惯,不管多冷,都是如此。

    掀开被子,刚刚躺上去,身边的小姑娘就贴了上来,用胳膊紧紧搂着他的腰,腿也翘了上来,而且还压在了不该压的地方。

    封瑾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着顶上吊灯,“你再蹭,我就要忍不住了。”

    乔月不知怎的,脑子一热,脱口而出,“忍不了,那就不要忍了呗!”

    也许她只是随便说说,以往也不是没开过荤段子。

    也许她是故意说反话,深知这个男人很有自律性。

    既然他说了婚前不动她,年纪没到,时机不合适,那么就一定不会对他出手。

    所以,她胆子大了嘛!大的有点得意忘形。

    正所谓,乐极生悲,绝对是古圣人的至理名言。

    就在她以为,身边的男人,依旧会自己冷却,然后安然睡觉时。

    突然,封少翻了个身,动作野蛮的将她压身下,眼角泛红。

    “你……”乔月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她到底是哪句话刺激到他了。

    封瑾此刻的心,热的滚烫,全身的肌肉也处在紧绷的状态,“生孩子需要十个月,可以提前预定!”

    说着,他低下头,吻上了诱惑他一夜的唇。

    她的唇,很软很软,仿佛要融化在她的嘴里。

    忽然意识到什么的乔姑娘,紧张了,害怕了,想退缩了。

    算起来,她也是三十几岁的心理,但是做为女人,还真的是头一遭。

    关键时刻,乔月还要抽空问他一句,“真的要提前预定?”

    封瑾喘着粗气,回答的漫不经心,“嗯,我算过了,从现在开始造,时间刚刚好。”

    乔月内心疯狂的吐槽。

    什么叫刚刚好啊!根本不是这样的好不好?

    反正什么叫水到渠成,她算是见识到了。

    本以为只是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夜,又哪会想到,竟然毫无预兆的突破了,某人想了半年的界线。

    当本来就少的可怜的衣服,被脱下时,当两人彻底赤身相对时,再想后退,那是绝对绝对不可能了。

    因为某人再憋下去,就得出事啦!

    乔月这一晚,过的是水深火热,她觉得自己仿佛是搁在平底锅里的鱼。

    被人翻来覆去的煎啊,烤啊的,快要煮熟了有没有?

    反正一整夜,她过的是稀里糊涂,从最初的不适应,再到后来的任人宰割,完全是处于初动状态。

    太可怕了,二十五岁的处男,那得积蓄多少的能量,她这副身子,经得起折腾才怪。

    第二天,她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渐渐转醒。

    动一下,靠,身上的骨头好像都被人拆散了似的。

    乔月窝在被子里,眨了眨眼睛,过了好一会,才想起昨晚的事。

    真的就这样**了?

    没有烛光晚餐什么的,也没有酒后乱性,就这么平平静静的,把自己献了出去?

    “在想什么?”身后突然出来的声音,吓了她一跳,还有温热的呼吸喷在肩膀的肌肤上。

    ------题外话------

    这一章写的比较纠结,希望不要被打回来。

    不喜欢洞房花烛夜什么的,今天写到这儿,好像真的顺理成章,没什么特别的场景,滚了就滚了吧!

    封少憋的有点久,其实两人进行到现在,滚了之后,感情只会更腻歪。

    写到这儿,正文其实都差不多了,所以不要急的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穿越八零:帝少老公vs俏农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