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落水(六更)
    ,!

    “你!”方四牛其实有好多话,想跟她说,可真的看见她,又不晓得该说什么。

    十五岁的少年,坏的时候,偷鸡摸狗的事情干过不少,恃强凌弱的事情干的就更多了。

    可是突然有一天,骇人听闻的命案,就发生在自己身边,惨死的还是自己认识的同学,他承受的有点艰难。

    又突然发现,其实自己太弱了,什么势力,什么能耐,在真正的人命面前,屁都不是。

    原本他对乔月是有计划的,表面上不敢再惹乔月,其实心里那股子别扭劲,始终过不去。

    他都盘算好了,等到哪天乔月独自一个回家的时候,将她推到水里,以报他的被打之仇。

    可他哪知道,乔月只上了两个半天的课,接着便不见人影,别说放学回家,就是村里也总不见她的身影。

    紧接着,就发生了曹圆的事,当时全校的人都吓坏了,女生更是哭声一片,跟曹圆同位的小姑娘,当天就被家里人接走了,说是不抓到凶手,孩子哪怕不参加考试,也不来上学。

    学校里乱成一团,宋校长急的火上房,正好上面来了命令,全体放假。

    乔月跨着篮子,走到河边,河水清凉,并没有传说中的清澈见底,但已经很干净了。

    脚下是用水泥板铺成的台阶,顺着台阶往下走,水渐渐深了。

    最后的台阶走完,下面就是看不底的浅水区。

    说是浅水区,可也足有一米多深,再往中间,是深的地方,有接近三米。

    这里相当于小型的蓄水库,每年到了冬季,开闸放水,附近几个村子的人都跑来抓鱼,谁抓到了,就是谁的,那场面,是相当热闹。

    乔月放下篮子,侧蹲在台阶上,先把石阶冲洗干净。

    因为是面对着水面,洗衣服的声音挡住了身后可能会出现的声音。

    衣服浸了水,用板砖似的肥皂擦两遍,再用棒槌一下一下敲打着衣服,敲了两三下,拧去脏水,在水里漂洗几次。

    就在她转过身去,用力甩着膀子,探出半个身子漂洗衣服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人靠近,没等她回头看清是谁,后背猛地被人推了一把,本来就已探出去的身体,根本没有任何着力点,她也没有任何缓冲的机会,就那么毫无防备的扑进水里。

    人在没有防备之下落下,又是头朝下,是很危险的事。

    因为身体会随着重力,沉入水底。

    呼吸急促,也必然会吸进水,导致肺里呛入水。

    安静的清晨,按理说,水闸这儿也经常有人过来洗衣服,可是今儿早上也不知怎么了,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乔月在冲入水中的一刻,凭着本能,迅速屏佐吸,身子没有着力,脑子里一片混乱,外面的世界好像离她越来越远,这副身子也不可能是游泳高手,该怎么办?

    岸上有人看着她沉入水底,慢慢的拉下草帽,步履蹒跚的走进杂草茂密的河边小路。

    乔月紧闭着眼睛,她能感觉到外面的光亮,离自己越来越远,胸口越来越重,她快要撑不住了。

    双手拼命挥舞,开始寻找能攀附的东西,哪怕只是岸边的水草,也能救她一命。

    “喂!”岸上似乎有人在喊了什么,可是她听不清,随后就是水被搅动,紧接着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胳膊,把她往岸上拖。

    前面白色的身影,像拖麻袋似的,把她拖到岸上台阶,然后便躺着一动不动,顾小爷累惨了。

    乔月咳了两声,在水里憋的脸色惨白,小命快去了一半,仰面躺在石头上大口喘气,看着耀眼的阳光,感叹自己还没死。

    顾烨歇了一会,扭头看向她,“哎,就算要躲,你也不用往水里跳吧?人命关天,小爷还不至于那么招人讨厌吧?”

    顾小爷郁闷死了,一大早天还没亮,他就从医院跑了,这回学聪明了,先搭了顺风车,到了坎子庄,然后找到村长,一番煽情的原由,把个村长听的感动快哭了,便告诉他乔月家住在哪,还好心的带着他走到大路,一直往前就是,都不用拐弯。

    快到村里时,迎面遇见几个熊孩子,听他们嘀嘀咕咕,这才晓得,乔月去洗衣服了,于是偷偷摸摸的跟在后面。

    不过是他绕过一棵树的功夫,那丫头居然就不见了,只看见水面上咕嘟咕嘟的冒泡。

    顾烨从没被什么事什么人吓到过,可是他发现,自从认识乔月,他的日子,简直过的水深火热,又是被绑,又是受伤,现在连溺水也遇到了,下次还有什么?杀人吗?

    乔月没理他,努力回忆被推下水之前的细节,那个人走路很轻,一点声音都没有,而且推了她之后,又很快走开,很显然是要置她于死地。

    是谁非要她死,之前最恨她的,应该是吴春琳跟范大柱,可是他俩已经去了南方,村里还有人恨不得她死吗?

    顾烨见她不说话,还以为她身体有问题,爬起来,凑过去拍拍她的脸,“喂,你成傻子了吗?”

    乔月沉着脸推开他的手,“我没事,谢谢你的救命之恩。”看来她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否则即便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也防不了 时时刻刻出现的危险。

    顾烨笑的很愉快,“知道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就好,好好回报小爷,小爷现在这副模样,全都是拜你所赐。”

    乔月瞧了瞧他,果然挺狼狈,手上还缠着纱布,经过刚才一折腾,沙布浸了水,还有隐隐的红色透出来。

    “你先等等,我把衣服洗了,待会回去之后,你什么也不要说,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可是我们俩身上都是湿的,这怎么解释?”顾烨很佩服她的淡定,刚刚差点被人谋杀,居然还能若无其事的洗衣服,心脏也太强大了吧?

    “你躺着晒会太阳,一会就干了。”乔月没敢把头发散开,披着头发,身上又很凌乱,让村里人看见,还不知会说成什么样。

    顾烨是无所谓,让他躺着,那就躺着好了。

    乔月足足洗了一个小时,太阳大,又有风,等到俩人往回走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差不多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