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跪下给她磕头(二更)
    吴春根瞧着一时半会也解决不了,就把买来的货,拿进店里,又抱着女儿,拉着赵梅,让她带着女儿回店里,并把门上了。

    赵梅不放心乔月,频频回头。

    “她没事,不用担心她。”吴春根算是看明白了,乔月绝对是个吃不了亏,也惹不得的人。

    王树也很头疼他们这帮人,“的确难办,可是我们又不能对他们上刑,我们所里的权限,只能关上几天,除非他们做下大案子,才有可能转到牢里,关的时间长点。”

    半天不吭声的乔阳说话了,“要不就给他们找个能打工的地方,或者干脆把他们放到你们眼皮底下,有了活干,还有你们管着,想不老实都难。”

    王树一拍大腿,“是个好办法,我们所最近正打算修整院子,他们几个可以去当小工,让他们锻炼一下,有个一技之长,将来不做小混混也不会饿死,孙晓,你看行吗?”

    王树朝他们那边看,孙晓割掉最后一股绳子,大叫一声,“行你妈的,想奴役老子,想都别想!”

    说着,扔掉绳子,拔腿就跑。

    其他人也赶忙去解绳子,绑成一个圈,先跑的那个人最占便宜。

    “你站住!”周潮刚喊完,手上的警棍就被人夺了去。

    乔月甩出警棍,警棍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转着圈,飞奔向孙晓的腿。

    孙晓顶多跑出去十几米,然后就击倒了。

    王树急忙跑过去,把他按住。

    周潮诧异的看了眼乔月,也没顾得上问,赶着去捉剩下还没跑掉的人。

    “哥,我饿了,吴春根,我带了菜,你这儿煮饭了吗?没煮饭弄点馒头也行,叫赵梅跟毛毛出来吃饭吧!”乔月晃了晃肩膀,刚才甩的力度大了,有点闪着了。

    吴春根觉得嗓子干涩,一张嘴,嗓子都哑了,“有,有馒头,还热乎着,我这就去拿。”

    乔阳奇怪的看着妹妹,“他们不管了?”

    “管什么?我又不是警察,”乔月弯腰收拾被踢翻的桌椅,地上的筷子也捡了起来,不过已经脏了,拿到一边的洗碗盆里装着,“哥,还愣着干嘛?把菜都拿出来摆上,吃完了我还得去考试,你也赶紧回家了。”

    赵梅把孩子背在身后,用小床单裹着,腾出双手端着热气腾腾的馒头出来了,“快吃吧,这里我待会收拾就行了。”

    吴春根给他们拿了点小菜,都是他们自己做的,清脆爽口,放好了菜,他却不打算坐下。

    今儿发生的事,太诡异了,他一时半会还没想通。

    “你们也来一起吃啊,这可是朱家刚出炉的炒菜,还有小龙虾呢!”乔月咬着馒头,一手拿筷子夹着菜。

    王树压着孙晓走回来,见他们已经吃上午饭了,有点无语,“嫂子,我把他带走了,以后他要是再找你的麻烦,我绝对不饶他!”他这话是故意说给孙晓听的,也好让认一认,谁才是他惹不起的人。

    当然,仅凭他的一句话,显然是不够份量的。

    乔月一手捏着包子,一手捏着筷子,起身走到孙晓面前,咬了口包子,眼神颇为戏谑,“不服气?刚才打你那一棍疼吗?我猜肯定也是很疼,几天下不了地,上一次咱俩打架,你是真的没长记性,不过有些话我是还得跟你说清楚,不该惹的人别惹,不该干的事别干,尤其是那些缺德损阴的事儿,干了招人唾弃不说,将来死了都没脸见走进鬼门关,当然了,这些闲的废话,你可能听不进去,不过没关系,下次等我抽出空来,再跟你好好比划比划,你这个老大的位子,兴许就得让了!”

    王进就站在后面,听的是一清二楚,“就你还想占我们老大的位子?小丫头片子,你是真的不知天高地厚还是傻了瞎了?他妈的……”

    脏话骂了一半,肚子就挨了一拳,打了胃直抽搐,酸水也跟着往上泛,脸都白了。

    “骂脏话也得分人,你这样的人,骂不得!”乔月把馒头塞里咬着,母指跟食指捏住王进的下巴,只听见咔嚓一声,王进的下巴被卸了,合不上,口水哈喇子直往下流。

    “唔唔……”

    没了下巴的人,说话不成,吃饭不成,跟个傻子似的,只会唔唔啊啊的叫唤。

    周潮看的是目瞪口呆,还是头一次见人卸下巴,卸的如此干净利落,高手啊!

    下巴掉了的痛苦,只有被卸的那个人最清楚。

    王进只差跪下给她磕头了,口水拖的老长,关键是疼啊,要命的疼,疼的钻心挠肺。

    孙晓看着王进的模样,也是打心里的发冷,不得已,只好他来求饶,“你放了他,今儿这事我们就当没发生过,以后也不会再来找他的麻烦,两位警官都在这儿,我说的话,他俩做个见证,至于今天的事,我们赔罪!”

    为兄弟可以两肋插刀,除了兄弟,其他当然该坑还得坑。

    今儿这一遭,他算是看明白了。

    且不说乔月跟王树他们是什么关系,单说乔月卸人这一手,以及打架的功夫,绝对不是盖的。

    这年头,干啥都得有人撑腰,一家小小的小吃摊,竟然有这么多人罩着,他吃饱了撑的,才会来为难他们。

    乔月听他这话说的也大气,微微一笑,找来水洗了手,才继续吃馒头,还是那副闲适的模样,“知道就好,以后做事也给别人留条活路,都是为了生存下去,逼急了就算我不出手,也会有别人出手,都是一个镇上的人,何必呢?行了,事情到此为止,到所里做几天小工,也算对你们的惩罚了。”

    孙晓不知为何,因她这句话,长长的松了口气。

    有些惧怕,是毫霓缘由的。

    比如他不敢看乔月的眼睛,仿佛她的眼睛能吃人一样。

    “那……他的下巴!”孙晓问的很小心。

    “哦,接上就是了,不过等我把馒头吃完,”乔月真的不紧不慢的继续坐下吃饭,边吃边评论朱家的菜。

    其实也只剩下半个馒头,可她却足足吃了五分钟。

    这五分钟,对王进来说,煎熬到了一分一秒都在数着过。

    还在找”穿越八零:帝少老公vs俏农媳”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