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封少火拼
    他说的隐晦,搁普通人肯定听不懂,但是乔月听懂了。

    在等着猎物上钩,肯定埋伏了不止一天。

    “你就不怕别人截了你的信号?”乔月娇笑着问他。

    封瑾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打电话,在荒郊野外趴了一天一夜,“想你了!”想她想的厉害,况且他的信号都是经过屏蔽加密的。

    乔月的小心肝又是重重的颤抖,这人现在说起情话,信手拈来,他变坏了,

    乔姑娘清了清嗓子,压下心里翻起的躁动,故意压低了声音,“这位同志,请你端正工作态度,对待坏人,我们要不遗余力的打击,让他们没有藏身之处,彻底打垮,完全剿灭,再不给他们一丝一毫死灰复燃的机会,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美好生活,好好努力吧!”

    电话那一头,似乎又沉默了,过了一会,有沉沉的笑声传来。

    “谨遵领导的训示,保证完成此次任务!”

    躲在不远处的猴子跟野狼,被酸的牙根有点痒。

    “老大被催眠了,要是罪犯看到他这个样子,你说会不会抱着肚子笑翻了?”猴子趴在草丛里,嘴里咬着草根打发时间,蚊虫叮咬已经习惯了,他皮厚,吸再多的血,叮再多的包,他也无感。

    可是野狼就没那么好运了,一直抓着痒,他们简单的防蚊液都不能用,这帮毒贩,个个长着狗鼻子。

    “得了吧!”野狼又拍死一巴掌的蚊子,“老大现在春心荡漾,满脑子都是女人,你没瞧见今儿下先午他一直在看手表,我就搞不懂了,这才分开多久啊?至于吗?”

    两人的旁边,陆陆续续还趴着几个人。

    外号猎豹的小伙子,黑黑瘦瘦,却是他们中间,武力值最高的,人很机灵,会鼓捣各种机器零件,“咱嫂子长的什么样,能把老大迷成这样,你们俩是不是都见过了?好歹下次也让我见见,是不是那种特温柔,特有女人味的?”

    “这个嘛……等你见到就知道了。”野狼笑的高深莫测。

    乔阳早不在门口扒着了,他晓得妹妹在跟封瑾说话,虽然还没搞清楚他们是怎么通话的,但是妹妹跟妹夫聊天,他肯定不能挡在那。

    回到院子里,看见祁彦仰面躺在地上,跟个死猪似的。

    “喂,你还好吧?要不要我背你进去?”乔阳心善,怕他累死了。

    祁彦睁着眼睛,看着阴沉沉的天空,“不用,老子死不了,下次再投赌注,非得挑一个我擅长的,输死她!”

    可是话又说回来,他擅长的,又是什么呢?

    泡妞算不算?

    从地上爬起来,两条腿感觉都不是自己的。

    勉勉强强迈着腿,跟蜗牛挪窝似的,朝着屋里挪步,每走一步都得打三晃。

    乔月的电话也没抱多久,封瑾那边信号不好,没一会断了,她愣愣的坐在那,电话还没放下来。

    祁彦一歪一扭的走进堂屋,一转头,看见她魂不守舍的样子,很想嘲笑一两句。

    转念又一想,回头指不定谁嘲笑谁呢!

    荒郊野岭之中,封瑾收起了电话,人也慢慢静下来,眼睛死死盯着山下的公路。

    “老大,跟嫂子聊什么?”猴子爬过来,笑容有点下流。

    封少淡淡的瞥他一眼,“跟你有关系吗?”

    “当然……当然没关系,就是好奇嘛!”好奇老大肉麻起来,会是什么样。

    “想知道,回家自己找女朋友试试不就知道了!”

    猴子想吐血,要不要把女朋友三个字强调又强调,重点又重点的。

    “来了,都给我隐蔽好!”封少突然变了脸色,全身紧绷,处于随时出击的临界点。

    野狼手里紧握遥控,他们已经在路上埋好了炸药,只等着他们入网。

    这批武装毒贩,带着大批的武器,没必要跟他们周旋,他们今天要做的,就是一网打尽。

    山谷里响起爆炸声,三辆车子被炸翻了,里面窜出来十几个人,在昏暗的天色掩护下,想要迅速的找到掩体。

    “行动!”封瑾没有多余的话,部署在之前就已经定好,狙击手在暗处,为他们打掩护。

    他此次带来的人不多,行动需要灵活多变,人多了反而坏事。

    一行十几人,身上穿着吉利服,双手稳稳的端着枪,从不同的方向往下冲。

    “隐蔽!”野狼身手灵敏,几个翻滚,已经冲到了敌方阵营,手上的枪仍旧端的稳,眨眼间放倒了两个人。

    “老大,这里没有那个人!”猴子的声音,从对讲机传来。

    封瑾沉着脸,眯起眼睛,四下搜寻,“他肯定趁乱滚进山林,我带着人追,第二小队留下清扫战场!”

    “是!”

    即便是手握枪支的毒贩,在职业军人面前,还是不够看的,只不过他们火力太强,一时难以拿下。

    封瑾带着猎豹跟野狼等人,深入丛林。

    这一片林子,都是茂密的深山。

    他们做了充份的准备,但此次行动,已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刻,只能冒险行动。

    野狼跟猴子都有很强的野外侦查本领,追踪犯人,甚至比猎犬还要快。

    凭着多年的野外生存经验,几人很快就要追上。

    “隐蔽!”

    一颗子弹打在封瑾隐身的树干上,子弹威力很强,几乎穿透了树干。

    封瑾面色沉着,整个人纹丝不动,连呼吸频率都降到了最低。

    子弹越来越密集,所有人都不敢动,对方在扫射,没有目地的扫射,他们在混淆视听。

    一阵密集的子弹过后,丛林里又恢复的平静。

    封瑾对手下的人,打了几个手势。

    众人点头,从不同的方向,朝着前面包抄,形成了合围之势。

    在林子里分散兵力,各自行动,是最好的办法。

    他带来的人,单兵做战很力都能强。

    封瑾收了自动步枪,转而掏出了手枪。

    林子里又响起零零散散的枪声,随着天色越来越深,时间一点点的流窜,队员越来越分散。

    封瑾估摸着老火身边的人应该不多了,这一片的地形,他们之前开会的时候,都已经讨论过。

    “咕咕!”特殊的暗号。

    封瑾空出双手放在嘴边,回了暗号。

    很快,猎豹摸了过来,两人重新窝下,“老大,搞清楚了,老火身边就只剩一个人,不过那个人不简单,外号巴头,他是退伍军人,当年在军中,也是特种兵。”

    “我去把他引开,你们趁机抓住老火,再不能让他逃走,记住了吗?”封瑾整理了身上的东西,匕首,枪,将自动步枪扔给了猎豹。

    “老大,要不还是我去吧!”

    “执行命令!”

    “是!”

    封瑾轻装简行,很快就将巴头跟老火分开。

    两人在一处山崖边对峙。

    巴头是个光头,一身黑衣,头上戴了顶帽子,这样的人,真的很难想像,他之前是军人。

    巴头看着封瑾,笑的阴沉,“我知道你是谁,也知道你的来路,封少,今天能在这里遇上你,也不枉此行!”

    封瑾脸色很沉很沉,“你只有两条路,跟我回去受审,或者死在这里!”

    巴头突然哈哈大笑,“这两条路有什么区别吗?你们设这个局,很辛苦,很不容易吧?在这里窝几天了?瞧瞧,做军人多辛苦,哦不对,你不一样,你是封家的少爷,就算不做军人,也能继承庞大的家产,所以你根本无法理解我们这些普通人!”

    “少废话,是你的贪婪,让你走上这条不归路,不怪任何人,”封瑾丢下背包,丢下枪,活动活动手脚。

    巴头阴沉沉的笑了下,也丢下身上的枪。

    他也是军人出身,到了这一步,当然不是拼枪法,大家手里都有枪,他们需要更暴力更直接的解决方式。

    当两人的拳头对上之时,强大的力量,震的两人各自后退一步。

    再硬的拳头,也是肉做的,世上不可能真的有人练到刀枪不入,说到底,拼的还是耐受力。

    封瑾的打法,又野又凶狠,此时的他,眼中赤红一处,像极了正在捕食的野兽,仿佛下一秒,就能将对手撕碎。

    如果乔月在这里,肯定要感叹一番,封少的另一面,非常非常的阳刚。

    巴头渐渐的有些抵挡不住,毕竟退伍多年,疏于训练,荒废了军人的本质。

    再者,即便是他的鼎盛时期,也不可能是封瑾的对手。

    两人打了十几分钟,拳拳到肉,就在封瑾被震的后退两步之时,巴头突然诡异一笑,纵身从山崖跳下。

    这一变故,连封瑾都没料想到,他冲到崖边,想救,想拉住他。

    可是为时已晚,山崖下漆黑一片。

    他清楚,此处的山崖并不深,所以不敢耽搁,收拾了东西,开始攀岩而下。

    巴头滚下山崖,当然不会那么轻易的死掉。

    手臂被摔的骨折,他将一只手撑在地上,用力一拧,骨节咔嚓声,在夜里听来,格外吓人。

    但是巴头的眼睛,自始自终都没有任何异样。

    抬头看着山崖的另一端,老火肯定被抓了。

    多好,这样的结果,才是他最想要的。

    老火不死,他又怎么能,抢了他的位置,占了他的生意,说起来还得感谢封瑾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