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 人没了
    冲到水缸边,舀了水扑在脸上,总算清醒了一些。

    王银杏从门外看到祁彦的狼狈样子,故意装做不知道的问了一声,“这个人就是封家的少爷?”

    她这是明知故问,怀里没揣着好意。

    周娥摇头,“哪是这个,封家的少爷那是军人,这个人好像是他的朋友,过来帮忙给乔家装电话的。”

    “哟,既然是夫家的朋友,那怎么能住在一起,这孤男寡女的,传出去多难听……”王银杏扭着身子,满脸的惊讶。

    乔月静静的,不知何时站在门口,脸色阴沉。

    王银杏还无知无觉的,在那继续说个不停。

    但是包括周娥在内的所有人,齐刷刷的后退。

    特别是跟乔月对着干过的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恨不能堵住王银杏的嘴,春燕还给她使了好几下眼色。

    等到她发觉不对劲,回头一看,被乔月的眼神吓到,“你……你怎么走路没声啊!”

    “因为我想听听,你在背后怎么说人坏话,乱嚼舌根,你知道古人怎么处置长舌妇吗?”乔月走近她两步,“就像这样,捏住她的下巴……”她突然伸手捏住王银杏的下巴,“再用钳子把她们的舌头揪出来,再用剪刀咔嚓,剪掉!”

    或许是乔月的眼神太吓人,又或者是她的手劲太大,把王银杏唬的眼睛瞪到最大,眼珠子都要突出来了。

    杨茂才匆匆赶来,他不过是在家里多吃了一碗饭,刚走出家门,远远就看见又闹起来了。

    火急火燎的跑来,身上还披着衣服,“怎么又吵吵上了,一帮子老娘们,成天不干正事,就知道乱嚼舌根,早晚给你们惹出祸来!”

    真是一天都不能消停,他得赶紧再跟上面申请一个村支书,否则他早晚被这帮老娘们气死。

    乔月松开了手,嫌手上脏,还在王银杏身上擦了擦,“没事了,谁要卖蔬菜,都到我这儿来,我给你们过称,再把钱算给你们。”

    她懒得跟他们记账,回头又不知道惹出多少麻烦,反正钱也不多,卖一天算一天的钱,也省了好多事。

    祁彦的头发都睡乱了,他也不管,顶着鸡窝头,脸色不好的走出来,“需要我做什么?”

    “拎称!”乔月看也不看他,把大砣杆称往他手上一搁,“你帮忙过称,我负责给钱。”

    祁彦嘴角撇的老高,可不可以跟她换换?

    抬头瞄一眼乔月的脸色,只好乖乖的任命,帮她提篮子。

    乔月不知从哪弄来一个小算盘,把拉的噼里啪啦做响。

    杨茂才总算畅快了一口气,“好了,你们在这儿过称,别再吵吵,谁再敢找麻烦,我第一个不饶她,一帮子败家老娘们。”

    村长大人走了没多久,乔月算账也快,这边收了货,算出价钱,那边就把钱给了她们。

    拿到真金白银,每个人脸上那笑容灿烂的,比头顶的阳光还耀眼。

    能在自己家门口赚到钱,绝对是做梦也没想到的事儿。

    王银杏也不跟乔月计较了,几张毛票子,数来数去,总算是她亲手挣到的第一笔钱,意义非凡。

    乔月把蔬菜全都倒在院子里,把各家的篮子还了回去,别看只是小小的篮子,要是真的不给,回头肯定要来催促。

    乔阳回杨树回来时,两人都是一身的狼狈,泥点子从头到脚,全都沾满了,衣服也湿了大半。

    但是今儿收获不错,两人脸上都很高兴。

    “赶紧收拾,待会儿还要到镇上去,”乔阳放下笼子,用袖子抹了下额头的汗珠,但是脸上满满都是兴奋。

    杨树也擦着汗,“这些能大概能卖多少钱?”

    “差不多能有四五十块吧,到时候咱俩平分,有我的,就有你的。”乔阳说的真诚,从昨晚杨树跟他一起下笼子,到今天早上,两人又一块收笼子,所有的活,都是两人合作,他没道理不跟杨树平分。

    “那怎么行,我带来的网子能有多少,我就拿多少。”杨树已经很满意了。

    “不行也得行,就这么说定了,以后咱俩一起挣钱,”乔阳咧嘴笑着。

    乔月从厨房探出头,“既然我哥都这么说了,你也别推辞,往后你俩好好合作,我哥有的时候死脑筋,有你在,我也放心多了。”

    “你不怕我坑了你哥?”杨树笑嘻嘻的问。

    “那得看你敢不敢了!”乔月也在笑,不过这笑容里,怎么看怎么都觉得有几分冷意。

    杨树打了个激灵,“不敢不敢,绝对不敢!”

    祁彦坐在门口,不断的晃着自己的两条腿,看见杨树笑的那样,满心的鄙夷,笑的跟个傻子一样。

    乔月早上还是做了炒饭,光吃稀饭可不行,还得来点干的。

    炒饭配上自家腌制的酱菜,吃起来还是挺香的。

    她整整炒了大半锅,打了四个鸡蛋,加了小葱跟香油,米饭炒的松软。

    杨树坐在一个大木桶前,闻着饭香,打趣道:“看来我以后要交伙食费了,也不能老蹭你家的饭。”

    这年头米饭多珍贵,他们家也不是顿顿都吃白米饭,晚上大多煮南瓜,或者玉米粥。

    可是乔家的生活质量,真的是越来越好了。

    乔阳笑着道:“小妹说了,钱要挣,身体也不能搞坏,营养跟不上,两腿发软,做活哪来的力气。”

    “你们家的伙食确实比我们家的好,那我更不能蹭你们家的饭了。”杨树笑的坦荡。

    吴正新脚步匆匆的赶来上工,一进院子,就看见他们家老板铁青脸,好像谁欠他几百万似的。

    “老……老板,”吴正新犹豫着,要不要打扰他。

    祁彦那是心理郁闷,反正在这儿,他脸上也不需要挂着,“干嘛?”

    吴正新被他吓的头皮发麻,“老板,我们来给乔家装电,您看该怎么装?”

    “问她!”祁彦反手一指。

    乔月解下围裙,走出来踢了下他屁股下的板凳,“愿赌服输,一个大老爷们,总拉着个脸干嘛?”

    被她一说,祁彦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我这不是腿疼吗?二嫂见谅。”

    不敢得罪啊,这位是个手狠的主,得罪她准没好事。

    吴正新点头哈腰的问道:“那您看,我们这电线要怎么布?”

    “跟我来吧!”乔月对他挺客气,将需要装电线的屋子指给他看。

    今儿上午,她肯定是走不开了,得在家里守着他们干活。

    乔阳吃过早饭跟杨树两个人推着自行车走了,车了堆满了东西,两人轮流着骑,到了上不去的地方,下来一个人推车。

    要说莫天霖送来的三轮车,那质量绝对过硬,都是实打实的钢筋铁骨,装了几百斤的货,还拉上两个人,依然走的飞快。

    乔月估摸着,莫天霖粗中有细,肯定找人改装过,不是普通商店里卖的三轮车。

    乔阳跟杨树离开之后,祁彦一直在外面监督他们干活,他还有事儿呢,得赶紧把这边的事情了结,工人也得带走,已经耽误不少时间了。

    村子里又开来好几辆大卡车,都是工程队的车辆。

    王银杏远远的看见吴正新坐上一辆大卡车,原本普普通通的男人,开起车来,居然那么帅气,看的她心花怒放。

    远在衡江市局的董嘉年,此刻却是如坐针毡。

    市局对面的茶室里,此刻坐着三个男人,董嘉年就是其中之一。

    郑宏宇面色也十分的严肃,手紧紧的握着茶杯,却半天也没喝上一口。

    田鸿面前也摆着一杯水,不过已经被他一口喝完,可仍旧解不了胸中的急躁,看着对面两个沉默的人,他终于憋不住了,“你们倒是说话呀!装哑巴也得分时候,再磨蹭下去,人都……”

    他用力捶了下桌子,懊悔也是心焦。

    郑宏脸颊的肌肉紧绷着,“不能再派人了,普通的女警根本不行,那帮人太警觉了。”

    “那就派男的,我去!”田鸿攥紧了拳头。

    “不行,你们在市里都是熟脸,他们已经非常警惕,到时候只要试探,总会露出破绽。”郑宏宇声音沉沉的,“要不我回部队调人,总能找到合适的,在没有确定人选之前,千万不能轻举妄动,再不能有人牺牲了!”

    董嘉年始终低着头,谁也看不到他眼睛一片赤红,想到那个天真的小丫头,现在可能遭受的一切,他心如刀绞。

    无关乎男女之情,那是他的同事,他的战友,一个才刚毕业没多久的小姑娘,落到那帮人手里……

    店门推开,一个满脸冷漠的男人走了进来,走到他们三人身边站住,“她去哪了?”

    穆白的声音,还是如同他的人一样,没有丝毫感情。

    即使外面的太阳,能把人晒的冒油,在他身边,还是冷的能冻死个人。

    “内部执行秘密任务,不方便透露!”郑宏宇干巴巴的回答他,显然他自己心里也很不舒服,根本不敢抬头看他。

    穆白的脸色又沉了几分,“我知道她在执行任务,我现在问的是,她现在究竟在哪!”

    穆雨彤的秘密行动,开始的时间并不长,而且跟家里都打了招呼,说了去了外地实习,但是穆白多么精明的人,今天他到局里参与尸检工作,看见穆雨彤的办公桌上,什么都没少,再联想到最近的案子。

    本来他还没那么肯定,现在看到他们三人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题外话------

    宝贝们,票票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