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紧张吗?(一更)
    大油头坐直了,“她真的这么说?呵,有意思,是个狠角色,以前就听说龙啸身边的这个女人不简单,看来不止是不简单哪!”

    胖子一听老大的语气,有点不爽了,这分明是不想给他报仇啊!

    他凑过去,谄媚的说道:“老大,不如等咱们交易的时候,连人连钱都给弄来,反正这是咱兰城地界,就算做了他们,龙啸那边又能怎么样,大不了咱把屎盆子扣到警察那边,量他们也不敢追究。”

    “蠢货!”大油头一脚将他踹飞,“你当龙啸那个人是这么好糊弄的吗?要不是看在你还有点用的份上,老子早他妈的抽死你了!”

    且不说来的这个是真是假,单说龙啸此人,能在南方黑道上混的风生水起,黑白两道吃,那就绝对不是凡人。

    听说他最近打算洗白了,混黑道做暗门生意,总归不是长久之计,即便现在没人能动得了他,以后呢?

    所以说,龙啸此人是非常有脑子的,跟一般的黑道头目,根本不是一码事。

    胖子被踹四仰八叉,屁股重重的坐在地上。

    本来就失血过多,这一踹,更是眼前发黑,快要撑不住了。

    “武子,这事你怎么看?”大油头询问后面坐着的一个人,那人坐在暗处,看不清脸。

    “回头我去会会她,如果没问题,咱这生意尽快了结吧!”名叫武子的男人,双手抱胸,坐姿端正,冷硬的五官,透着一股薄凉。

    听到他这么说,大油头才放下心,“武子,我可就指望你了,别叫我失望啊!”

    武子从黑暗中走出来,越过他朝外面走了,“我只告诉你,我看见的!”老狐狸,想把责任都压在他身上,做梦去吧!

    武子离开破旧的房子,走进一个潮湿的小巷子,拐了几道弯,身影便消失不见了。

    兰城还保留着很多古朴的房子,虽然年代不清楚,但房屋质量还是可以的。

    只是后来兰城的人口逐渐增多,巷子变的越来越窄,房子紧挨着房子,拥挤不堪。

    这个年代,下水道还不完善,也没有很好的排水系统。

    所以巷子里的卫生条件,真的很糟糕,尤其是到了夏天,简直是臭气熏天。

    武子走到一处古旧的屋子前停下,回头看了看来时的路,过了一会,才推门进去。

    潮湿闷热的屋子内,陈设简单,一张床,一张桌子。

    “出来吧!是我!”他没有进去,就站在门口,看着空荡荡的屋子。

    片刻之后,一个人影从房顶上跳下来,身手有些不流畅,“这么晚,没给我带吃的?”

    “出了点事,我过去看了看,大油头那人警惕的很,他要是知道你偷偷跑到兰城,给他带来麻烦,他不会放过你!”武子的声音听上去平平静静,但是其中的厉害关系,不言而喻。

    巴头一脸无所谓的躺下,“老火死了,现在境外的生意,应该由我接手,他只有跟我合作,才有生路,他为什么要杀我?”

    巴头现在很狼狈,他费尽千辛万苦,才逃到这里,也亏得他底子壮,才能完全无损的走了深山老林可是再强壮的身体,也是肉做的,他现在很疲惫。

    武子站着没动,“追杀你的人是谁,你应该很清楚,从他手里逃走,你觉得你能逃多久?把那个人的视线带到这里,老油头能善罢甘休吗?”

    他们从衡江逃到这里,不就是因为那边打击力度大,可说到底,还是畏惧了封瑾的手段,雷厉风行,他的手下,接连抄了他们好几个窝。

    老油子看似没什么本事,好像很喜欢询问别人意见,可实际上,这个老滑头,比谁都警觉。

    他对谁都不信任,哪怕是他。

    巴头不为所动,“那就干掉他,你去做老大,咱们俩合作,你容我休息一天,对付那帮废柴,我一个人就能搞定!”

    巴头绝对有这个自信,能从封瑾手里逃走,又怎么会轻易栽在老油头手上。

    “不行,老油头不能死,他要是死了,下一个就是我们了!”

    “你的意思是……”

    “你别管我是什么意思,在这里你只能待一天,晚上必须走,需要的武器,我会帮你准备好,其他的免谈!”

    巴头从床上一跃而起,“行,就照你的意思,别忘了咱俩是从一个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要不是我,你早他妈死了。”

    武子的心狠狠一沉,“我当然知道,否则也不会走到这一步,我们的罪孽,这辈子是数不清了。”

    巴头阴阴的笑,“哟,你心里那点善良,又跑出来了?呵,可惜晚了,你是警方头一号嫌疑犯,弄掉他们四个卧底,把你剁碎了都不够,听说昨天又来了一个,你准备怎么办?”

    武子眼中闪过一抹痛色,但是很快便被坚决取代,“昨天来的不一样,她可能是真的林薇,她剁了老二的手指头,还用脚碾碎,老二带去的人,虽然没死,但都废了。”

    巴头饶有兴趣的笑了,“哟,如果真是龙啸的姘头,狠也正常,我见过那个女人,漂亮,狠辣,黑寡妇,要不要我帮你去看看?”

    “不用!我有自己的判断,不用你帮忙,你最好待在这里,哪也别去,被人发现了,我不会保你,吃的东西都藏在床底下,自己拿,我走了!”

    两人的谈话,也算不欢而散。

    巴头有意带走武子,他需要帮手,可是武子这人不怎么受他控制,很难搞定。

    武子离开巷子,直接去了宾馆,他没有上去,就在底下大厅里坐着,手里拿了本杂志,无聊的翻着。

    老二早上已经去过了,他不会傻到再跟她正面对抗。

    乔月一整个上午,都在房间里待着。

    为了保险起见,她不能打电话,也不能随意传递消息。

    可以说,从他们离开衡江开始,接下来所有的事,都得靠他们自己。

    但是有时间限制,在明晚之前,如果他们还没有消息,大批的武装力量,会奔赴而来。

    越是这种时候,他们越是不能操之过急。

    而且为了演绎的更像,也不惊动另一边的龙啸,她还需要给龙啸打一个电话。

    起初接到这个消息时,乔月是持反对态度的。

    即便要打电话,也可以让真的林薇,在他们的监视下,给对方打电话,这样不是最保险的吗?

    可是周一明不同意,他担心龙啸能查到号码。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龙啸此人十分警觉,只要林薇的语气有一丁点不对,他都能察觉到。

    乔月很想反驳周一明,她根本不了解这俩人是怎么相处的,岂不是更容易穿帮?

    周一明淡定的摇头,告诉她,以她现在的性情,就是真正的林薇。

    所以,不要有负担,该怎么说就怎么说,把最野性的一面发挥出来,万无一失。

    乔月此刻的房间里,三个人面对面坐着。

    穆白目光冷冷的,紧紧盯着她,“你紧张了?”虽然他的脸,还是那副死人脸,但是眼底深忧,被藏的很好。

    李明紧张的衣服湿透,比起乔月,他更担心龙啸。

    那个人……

    乔月深吸一口气,她倒也不是紧张,只是不晓得跟那个人说什么,连面都没过,难道只是简单的报告情况?

    “谁他妈紧张了!”乔月撸袖子,她本来盘腿坐在床上,索性把电话搬到腿上,拿起听筒,又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眼对面坐着的两个人,警告他们不要发出任何声音,这才开始按下号码。

    静下心之后,才能感觉到电话那一头寂静的可怕。

    嘟嘟声响起的时候,她出乎意料的平静,妈的,不就是个男人吗?

    周一明说了,按着她现在的性格,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电话只响了五六声,就被接起了。

    “喂……”男人的声音很低沉,虽然只有一个字,却仍旧能让人感觉到威慑。

    乔月又瞥了眼对面的两人,轻启红唇,“是我!”

    “我知道!”电话那一头的人,当然是龙啸。

    “我昨晚便到了兰城,闹了点事,其他一切正常!”虽然他俩是姘头,但也是上下级的关系,这样说应该没问题吧?

    电话那一头,静了一会。

    “为什么没有住进原先的酒店?”龙啸的声音依旧很平静,他说话并不快,也没有上位者的逼迫感,声音轻淡的仿佛两个朋友在聊天。

    乔月也不知怎么就火了,很不爽,声音也严厉起来,“为什么非得住他们安排的地方?我不想住,不行吗?还有个蠢货一大早的跑来找虐,我没留情,把他收拾了一顿,要是您觉得我过份了,等回去了,您再惩罚吧!”

    对面的穆白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死丫头真的什么都敢说啊,她在找死吗?可不可以不要拖上别人?

    乔月对他的暗示视而不见,把眼睛转开了。

    反正是周一明说的,让她本色出演,出了事,找周一明去。

    电话那一头,又静了下来,这让乔月有那么一丢丢的紧张,那位怎么不说话了,难道发现了什么?

    也不知过了多久,龙啸的声音又传来,“你说话的语气不一样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