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0章 他的惩罚方式(一更)
    “这个……”乔月还没想到找什么借口呢!

    穿戴整齐的封少,翩然的走了出来。

    坦然的仿佛把这儿当成了自己的家,闲庭信步。

    乔月看到穆白震惊的表情,也吓了一跳,不用回头也知道,那家伙从洗手间出来了。

    不过他是故意的呢?还是故意的?

    “你怎么在这儿?”穆白眉头紧的能夹死苍蝇。

    封瑾边走边整理着衣领,相比穆白的惊讶,他则是十分淡定,“我在这儿不行吗?”

    反问,带着不善的质问,这语气可不怎么好。

    穆白蹙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没想到你会出现在这儿?”

    他们的行动虽然是保密的,但这人很显然原本就身在局中,也许他很早就来了,也许还有很多种可能。

    封瑾走到乔月身后,高大的身影,将她完全笼罩,“我很快就会走,你们的行动继续,今天会有结果,地方跟市里都会配合你们行动,因为你们不是专职人员,开始行动后,只需要保证你们自身的安全即可!”

    穆白很快冷静下来,忽略掉心里的那点酸涩,扶了扶眼镜,“我知道,谢谢你的提醒!”

    这一句谢谢,说的有几分言不由衷,语气还挺得重。

    乔月夹在两人中间,感觉挺尴尬,鼻子有点痒,“呃……你们慢聊,我还得去洗漱。”

    她转身,撑着封瑾的胸膛,将他推开,拿了换洗的衣服,跑进洗手间。

    现场只剩下两个大男人,穆白多一眼都不想看他,本来是要走了,但是忍不住多嘴一句,“既然你也知道现在是任务期间,请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举止,如果我没记错,她似乎还不到十六岁!”

    穆白的心里想的,可比说出口的话,更难听。

    说什么老牛吃嫩草,都是客气的。

    封瑾比穆白高了半个头,往那一站,气势上就将穆白压制了,“这就不劳你操心了,不管什么年纪,都跟你没关系,多管闲事!”

    穆白往后退了两步,这样就不用仰头看他了,“是我多管闲事,还是你不够自信?呵,据说你们年纪相差挺大的!”

    封瑾的眸光越来越深,隐含怒意,“我们的订婚宴,欢迎你参加!”

    封少退后一步,当着他的面,重重的关上门。

    李明从房间里探出头,“哥,出了什么事?薇姐不在吗?”

    穆白扶了扶眼镜,敛去眼底的怒色,“她没事,好的很!”好的不能再好了,执行任务期间,居然也可以打情骂俏。

    乔月换了身黑色的套装,画了浓妆,又将长发梳的蓬松。

    听见门关上的声音,悄悄把洗手间的门开了一道缝,探出头来。

    “怎么画成这样!”不满的声音,自然出自封少的嘴巴。

    乔月一转头,才发现他站在窗边,掀开窗帘一角,正专注的看着外面。

    乔月撇了下嘴角,拉开门走了出来,“不化浓点,怎么像混场子的女人。”

    封瑾松开帘子,皱着眉,不赞同的看着她,“以后不准化成这样,还有,不准穿这种衣服。”

    嘴上说不赞同,可是一双眼睛,却死死盯着她的胸口,这么低的领子,一弯腰,不是什么都看到了?

    一想到那样的场面,他觉得有必要考虑一下,挖掉那帮人的眼睛。

    乔月气鼓鼓的瞪他,“不用你管!”

    自大又霸道的男人,她又不是柔弱的小女人,别想什么都管着她。

    封瑾慢慢朝她走近,强健高大的身形,如同一堵厚实的墙,给人的压力太大了。

    乔月忽然捂着胸口,直往后退,“你……你要干什么?”

    不是她胆小,也不是她认怂了,而是她深知,在绝对强悍的男人面前,越强硬越吃亏。

    有时候,武力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对吧?

    封瑾一把揽住她的腰,将她拉到怀里,另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猛然低头吻了上去。

    还是一样的凶猛,用舌撬开她的口腔,冲进去大肆掠夺。

    可怜乔月的身高不够,只能踮着脚,才能让自己勉强能呼吸。

    一阵狂风暴雨般的强吻过后,封瑾才依依不舍的松开她的唇,轻揽着她,让她靠自己怀里喘息,“这是不听话的后果,懂了吗?”

    乔月听到这话,那个恨意翻滚,一气之下,头脑一热,张嘴咬住他胸前的肌肉。

    即便她使了吃奶的劲,咬的开都酸了,抱着她的男人,却始终无动于衷,连气息都没有变化。

    半个小时之后,乔月独自一人,从房间出来,除上箱子还有几件行李。

    穆白跟李明二人,早已去了楼下。

    在她离开十分钟后,原本的房间已没了人,也没见他从正门出来。

    猴子在阴暗的角落里待了一晚上,整个晚上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却丝毫不显得疲惫。

    百无聊赖的时候,想到老大在嫂子那,整晚的温馨相拥,长长的叹了口气。

    “人还在吗?”封瑾像幽灵似的,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身边。

    饶是有着多年追踪经验的猴子,也被他着实吓的不轻,他藏的那么好,所有人都发现不了,却只有封瑾找得到他。

    “大哥,您又玩突然袭击这一套,”猴子哀声埋怨,早晚被吓出心脏病。

    封瑾摸出一个油纸包,塞给他,“闭嘴!”

    猴子的鼻子嗅了嗅,顿时眉开眼笑了,“我最爱的肉包子,还是老大知道疼我。”

    封瑾静静的又补了一刀,“谁让你没媳妇!”

    刚咬一口包子,就被劈到了,“老大,不带这么打击人的,况且那还不是你媳妇!”挤兑他是个单身汉,好意思吗?等他到了老大这个年纪,肯定能娶到,嗯……肯定的!

    封瑾凉凉的斜他一眼,“赶紧吃,别让味道散出去,我说她是我媳妇,她就是,也只能是我媳妇,赶紧的,把这儿的事处理掉,我还得去找我媳妇呢!”

    猴子刚把剩下的包子全塞嘴里,听闻他的话,差点把自个噎死。

    至于吗?左一句右一句的我媳妇,搞的好像全世界只有他有媳妇似的。

    不远处的木门,慢慢的开了一条小缝。

    巴头这一夜过的很不好。

    子弹打在胳膊上,本以为只要取出来就没事了。

    岂料,子弹打中了动脉,他流了不少的血,而且子弹卡在骨头里,他自己根本取不出来,只能简单的包扎一番,本想等武子回来,找他帮忙,可是武子一整晚都没回来。

    他不得已,只好冒险走出小屋。

    不过他还是很警惕的,几翻试探才敢迈出步子。

    只要……只要能到人多的地方,就安全了。

    “他来了,分头行动,前后包抄!”封瑾沉声命令。

    “是!”猴子收起懒散的神情,处理掉油纸,检查了身上的家伙。

    两人从藏身处摸了出来,朝着巴头逼近。

    巴头的警觉性,堪比猎犬。

    当他走出一条巷子时,敏锐的察觉到不对,捂着受伤的胳膊,慌忙向另一头跑去。

    幽深的巷子,纵横交错,复杂的像迷宫,坑坑洼洼的并不平坦,中间还有生活污水沟,一不小心就会踩进去。

    早晨从巷子出去的人很多,巷子又窄,巴头一边跑,一边撞到人,惹来一片骂声。

    拐过一个角,眼前的巷子宽阔了许多,还有做生意的小摊位。

    巴头很清楚,往往这样的小街道,再过不远就是主街,到了那里,人一多,他就能获得暂时的安全。

    乔月三人,从宾馆出来,武子带着人,在外面等着他们。

    今天就要正式交易,虽然昨晚出了点意外,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的交易。

    他奉了王宝生的命令,很早就在这里等着了。

    这一次的交易金额,是一百万,在这个年代,一百万可以说是天文数字了。

    所以他们这一次,才会如此的紧张小心。

    乔月冷冷的瞄了眼武子,发现他脸上有伤,额头上也有,伤口还是新鲜的。

    乔月当然不会多嘴询问,弯腰上了自己的那辆车,武子随后就要坐进来。

    可是就在他要迈上一只脚的时候,从后面跑上来一个人。

    “快,带我走!”巴头远远的看见武子,如同看见救星,他真的快撑不住了,眼前直发黑,伤口又裂开了,他能感觉到温热的血,在慢慢浸透衣服。

    幸好他在外面罩了一件黑色西服,不怎么看的出来。

    武子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他,冷声质问道:“你怎么出来了,快走,我今天有事,不能招待你!”

    武子真急了,一个劲的朝他使眼色,希望他能看的懂。

    可是巴头现在顾不了许多,压低了声音,对他道:“我受伤了,需要尽快取出子弹,不跟你多说,把车开走!”

    他以为武子身边的车就是他的,着急忙慌的挤了进去。

    坐定了之后,才发现身边的是个女人。

    武子只犹豫了片刻,便下了决心,走到前面,直接拉开驾驶位,坐进去关上门,将其他人丢在身后,“你们坐后面那辆车!”

    他冷声吩咐,巴头不能留这儿,更不能让大油头看见,他需要找个地方,把人送走。

    “停下!”穆白大惊,冲过去想拦,却晚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