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5章 秋后算账(一更)
    封瑾手中的枪,并没有丝毫犹豫,上膛开枪,子弹穿过空气,命中巴头的后脑勺。

    只见他在水面上扑腾了两下,很快便沉了下去。

    封瑾转身把枪扔给后面追来的猴子,冷声说了句,“找人到下游打捞尸体,回兰城指挥部!”

    猴子捧着枪,一脸的生死可恋,这可怎么捞啊?

    随后跟来的车辆上,下来的好多人,本想询问封瑾具体情况,但是他鸟都没鸟,直接拖着浑身湿透的乔月,坐上车子,开车离开。

    董嘉年跑到猴子跟前,因为赶路太急,形象有点狼狈,“他怎么走了?巴头哪去了?”

    猴子抱着枪,看茫茫水面,唉声叹气,“刚才还在这儿,不过现在应该在那,也可能在那那那……”

    “不对啊,这里有车轮印,该不会……”一想有这个可能,董嘉年头皮都麻了,这要怎么捞?他们上哪搞设备去?

    猴子摇摇头,“你别问我,反正我的任务完成了,小爷要回去洗澡睡一觉,唉,老大只顾着他媳妇,也不说载我一程!”

    董嘉年站在岸边,头发都要被挠秃了。

    怎么办?

    能怎么办?再艰难也得捞啊!

    跟同来的几个队长商量,开始调集人手,只能在下游河道最窄的地方,设拦截网,这是用最笨的办法,不然还能怎么办?

    乔月裹了裹湿透的衣服,往旁边让了让,尽量跟他拉开距离。

    哇!好冷的冷气制造者,搞的她都要感冒了。

    封瑾地始终沉着脸,眼睛直视着前方,双手握紧方向盘,身姿坐的笔直。

    他在压抑怒气,瞧瞧他手背突起的青筋就知道了。

    他不说话,乔月当然也不会吭声。

    车子驶上大路,她便开始走神了。

    有一点他觉得很奇怪,上车的时候,这人手上不是戴了手铐吗?

    到底他是什么时候解下手铐的呢?

    封瑾车子开的很快,十几分钟之后,车子停在原先乔月住的宾馆。

    房间还没有退,他直接拖着乔月上楼。

    两人这一身狼狈,让前台的工作人员,盯着他们看了好一会。

    被他拖着,乔月能感觉到他的手,像铁钳子似的,快要把她的手夹断。

    “喂喂,你轻一点,这是我的手,不是木头。”乔月冲着他的后背嚷嚷,其实也是为了缓解尴尬不是?

    谁知,封瑾脚步微停,回过头,凉凉的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可够真凉的,让人心里直发毛。

    只一眼,便拖着乔月继续走,连个声都没发。

    乔月悻悻的摸了摸鼻子,自讨没趣,看来这回的气是没那么容易消了。

    待会进了房间,他不会真的动手吧?

    想到这儿,她扭头看了看两边的走廊,寻摸着逃跑路线。

    只要溜出了这时,她绝对有本事让封瑾一时半会都找不到她。

    等她再回来的时候,这人应该就能消气了。

    “你以为你能跑得掉?”一直沉默的某人,忽然凉凉的问道。

    乔月吓的一抖,讪讪的笑,“谁要跑了,我这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的呢,就算要跑,也得换身干净的衣服不是?”

    封瑾丢给她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便去开门,至始至终,拉着她的手,就没有放松过。

    进了房间,他一脚踢上房间,声音重的吓了乔月一跳。

    “你的衣服在哪?先去洗澡。”洗过了再跟她算账。

    “都在包里,我自己去拿,麻烦您把手放开行吗?”乔月问的这语气很讨好,笑的脸都快抽筋了,心想这家伙要是再跟他来硬的,大不了拼了,她所剩的耐心可是不多了。

    封瑾紧抿着唇,目光幽深的看着她,身子一点一点的挪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乖乖听话,要么我帮你洗澡!”

    “啊?”乔月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也不像他能说出来的话。

    封瑾飞快的转开头,清了清嗓子,“听不见就算了,衣服在哪?”

    乔月狐疑的盯着他的背影,只见他弯下腰找衣服,从里到外都找了出来,包括内衣,然后递到她手上,“赶快去洗澡,我就在外,洗完了我们再谈!”

    乔月嘟着嘴,有些不爽的接过衣服,举起手腕给他看,“能不能麻烦您把爪子拿开?这样我怎么进去洗澡啊?”

    封少慢慢张开五指,松开了她,看见她的腕上似乎被捏青了,临了又给她揉了揉。

    乔月嘴角抽搐,对这家伙的举动无语了。

    难道他不知道女人的皮肤跟男人是不一样的吗?

    乔月拉上洗手间的门,站在镜子前,长长的舒了口气,这一天过的,真可谓是惊心动魄。

    在水里的一刻,她还是挺害怕的,无关乎胆量,这是本能反应。

    往脸上抄了些凉水,感觉脖子有点疼,对着镜子看了看,原来是一道长长的划痕,大概是被树枝划到的。

    封瑾在外面脱了上衣,随手扔在地上,光着上身,站在窗前沉思。

    今天他的确是冲动了,冲动的有些丧失理智。

    如果不是顾及车上的乔月,他有办法抓住二人。

    正是因为有了顾忌,有了恐惧,才让他迟迟没有动手,以至于让这疯丫头开着车冲进河里。

    他错估是乔月的胆大程度,本以为她只是要飙车,再紧急刹车,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他一样可以控制场面。

    当车子落入水中之时,一切就已经失控。

    他当然知道在河水中打捞尸体的难度,可事已至此,他不能让巴头逃走。

    这件事他会写检讨,担下这个责任。

    乔月洗的很快,十分钟左右,便披着还在滴水的长发出来了。

    看见站在窗前的封瑾,她莫名的有种做错事感觉,但是要让她认错,也是万万不能的。

    本来就是他们找的自己,行动之前也跟他们强调过。

    一旦行动开始,她要有绝对的自主权利。

    虽然后面出了乱子,但行动整体不是成功的吗?

    唉!这帮兵蛋子,真是纠结死了。

    所以她才不进军营,去当什么军人,不被训练累死,也得被管死。

    封瑾听见开门的声音,当然知道她出来了,回身见她头发还湿着,“怎么不拿毛巾擦一下,别动!”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