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 无理取闹(一更)
    封英的话十分尖锐,说的很重。

    大义灭亲?

    这样说好像也没错,只是如果这样也叫做大义灭亲,也太轻了。

    封含玉进局子,既残不了,也死不了,顶多受两天苦,被蚊虫叮咬两天,这也叫吃苦吗?

    封英这是自己心里不痛快,就想找别人的不痛快。

    而且看到这俩人在她面前亲亲我我,她酸的牙疼。

    封老爷子没有立马表态,他还是了解封瑾的为人,知道他不是乱来的人,只是封含玉年纪还小,至少在家人眼里,她还是小娃娃。

    封瑾对封英的指责视若无睹,不理,也不回应。

    保姆拿来切好的西瓜,他挑了一片籽最少的,放在乔月手里。

    乔月抬头看他一眼,继续装乖巧,听话的捧着西瓜继续啃着。

    封英气结,打脸最疼的一招,无疑就是如此。

    我无视你,当你是空气,你说的一切连屁都不是。

    屁还臭呢!

    你比屁都不如。

    封英求救的看向老爷子,“爷爷,您好歹说一句,他那么对含玉,您就不心疼?这是什么天气,局子里的牢房能把人闷死,她一个小姑娘哪吃得了这样的苦,再说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我瞧着他们根本就是故意的!”

    封英这话说的,就有点无理取闹了。

    封老爷子瞪她一眼,“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他们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不能让他们歇一歇再说话?”

    “爷爷,您怎么能这样,您这不是偏心吗?”封英急的直跺脚,疼妹妹是真,自己心里不痛快也是真。

    “等你爸妈回来再说,这事你也管不了,倒是你的事,也得上点心,这都回来好几天了,那边也没个动静,事儿是你做的不对,回头把彭立叫来,你们好好把事儿说开,听见了没有?”封老爷子把目标转向她。

    主要是,他也觉得一个出嫁的姑娘,总在娘家躲着,传出去不太好。

    “我不回去,您要是嫌我在这儿碍事,我住外面去就是。”封英猛地从沙发上起身,本意是要上楼。

    这时,封建国夫妇二人走进来。

    “哟,封瑾跟乔月回来了,这回出去的可真不是时候,你们的订婚日子也错过了,封瑾啊,咱们都得到乔家跟人家道歉,知道吗?”封建国边走边脱了军装外套,交给随后进来的江惠。

    “您说的是,等乔月报了名,我便带着她回一趟家。”封瑾不是没想到这一点,只是训练营的报名截止日期就在明天。

    他自个儿定下的摆在那,况且他也不喜欢走后门,最关键的是,后门不就是他吗?

    明知故犯,不太好。

    江惠笑着道:“乔月要去训练营了吗?先前还说让含玉跟方蓉也一道去呢!含玉还没回来吗?”

    封英嘴角勾起略带讽刺的笑,又重新坐下了,“妈,您还不知道吧,含玉被抓进局子,现在还关着呢!”

    “什么?封英,你在说什么?什么局子?”

    “妈,这事你得问封瑾啊,是他报的警,也是让他人抓的,爷爷正为这事生气呢,您回来也好,赶紧给局里打电话,让他们把妹妹放出来,一个小姑娘总在里面待着,像什么样子!”封英看着母亲越来难看的脸色,再转向乔月。

    看着她始终低着头一声不吭,还以为她害怕了,不敢说话。

    江惠突然盯着封瑾,“封英说的可是真的?”

    封建国也诧异道:“是不是含玉做了什么事?”男人比较理智,他也相信,封瑾不会无缘无故去找封含玉的麻烦。

    封英不无尖酸的说道:“我之前就跟爷爷说过了,含玉不知从哪翻出别墅的钥匙,偷偷跑去过了一晚上,这不,被他们发现了,真是小气,你的别墅不也是封家的吗?”

    封英以为封瑾的产业,也是家里出钱买的。

    反正爷爷偏心他,明明她哥才是家里的长孙,却偏偏让封瑾做了大长孙。

    将来封家的产业,没她跟封含玉的份,全都是封瑾的,真替哥哥叫不平。

    “封英!不要胡说!”封建国是知道封瑾能耐的,严厉的喝斥封英。

    封瑾突然抬起头,锐利的目光直直的射向她,“抱歉,那房子不是我的,是我老婆的,不告而拿,视为偷,谁给她的错觉,家里人的东西就可以随便拿走,一声招呼都不打?是你现在变蠢了,还是你一直蠢到现在!”

    封瑾的目光太冻人了,封英忍不住后背发凉,从心底来说,她一直不了解封瑾的脾性。

    也可以说,一直以来,她可以从未真的了解过。

    封英气的脸都紫了,正要发火。

    封老爷子沉声打断她,道:“封英,你是出嫁的姑娘,家里的事,有很多情况你不了解,封瑾有能力,也有这个本事,这一点,你们兄妹几个都学不来,既然含玉的钥匙是偷的,就让她在局子里待两天,也长长记性,不以恶小为之,这是咱们封家的祖训!”

    封建国也大致了解了事情的经过,“这事不能怪封瑾,含玉也不小了,她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况且也没什么,不过是吃点苦头,长点记性,没什么不好!”

    江惠突然站起来,痛心疾首的吼他,“封建国,你说的这叫什么话,什么叫她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从小到大,被两个哥哥宠着,我们含玉已经很乖了,看守所那是什么地方?那是女孩子应该待的地方吗?封英说的也没错,你们就是小题大做,不过是住一晚,有什么大不了,你那别墅是有机密,还是藏了见不得人的东西!”

    “封瑾,我只问你,含玉你到底放不放!”江惠拿出长辈的姿态,试图给封瑾压力。

    话音刚落,封瑾还没来得及表态,封家的大门就人敲的巨响。

    “我来,我去开门!”乔月正憋的慌,扔掉西瓜皮,跳起来跑去开门。

    封老爷子也不吱声了,骂归骂,错归错,但是……

    封英暗自高兴,特别是看到封瑾挨骂。

    封建国试图去拉江惠,“你别这样,也没多大的事,别把事情弄复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