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 探监(三更)
    封瑾态度诚恳,即便是乔家的人怪他,他也能理解。

    所以他打算,等这边的事儿完了,在村里摆几桌酒席。

    这事他没跟乔月说过,现在还不用说。

    乔月不知道乔奶奶在那边说了什么,只看见封瑾始终面带微笑,不住的嗯嗯点头。

    不规矩的手,捏上他的鼻子,又去捏他的脸颊。

    封瑾不动声色的捉住她捣乱的小手,按在自己胸口,没过多久,便挂了电话。

    “我奶奶跟你说什么了?”

    封瑾盯着她看了一会,“没说什么,你在我这儿,奶奶很放心,让你不用急着回去,大哥那儿有什么需要,我让人送过去,缺人手也没问题让郑宏宇过去做几天苦力!”

    乔月眨眨眼儿,有点被他的那声大哥雷到。

    封瑾跟乔阳站一块,谁更像大哥,一目了然吧!

    呃……她可没有埋汰封少年纪大的意思,关键是气质嘛!

    “封少,您不觉得郑营长当苦力,大材小用了吗?”乔月一只胳膊搭在他的肩上,脸凑近了。

    封瑾伸出食指,摩挲着她光滑的下巴,“是他自愿的!”

    犯了错,不受罚怎么行,光是这样的惩罚远远不够。

    乔月不屑的推开他的胸膛,“我信你才怪,天不早了,我上去洗澡,明天就要过去报道了吗?”

    “嗯,已经是最后一天,那边现在是野狼在负责,我不会直接干涉你们的训练过程,所以要靠你自己了!”

    封少还有话没说完,他虽然不会直接干涉,但是可以间接制定训练方案。

    “哦……”乔月没说什么,这一切对于她来讲,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夜里的,有些闷热。

    封瑾从柜子里拿出席子,铺在床上。

    乔月坐在一边,看着他铺床,又忽然发现,这个男人好像没什么是他不会的。

    封瑾做事一向严谨,就连铺个床,也能做到极致。

    同一时间,被关在看守所里的两个女人,可就没这么幸运了。

    陆母也赶过来送东西,她跟江惠在看守所门口碰到。

    江惠因为女儿被带坏,对陆母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两人互不理踩,一前一后进去了。

    陆曼这辈子没待过这么糟糕的地方,潮湿闷热不说,里面还有股子异味,臭死了。

    她在角落里看见一个便盆,更浓重的味道是从那儿散发出来的,恶心的她直想吐。

    封含玉就蹲坐在她对面,两人是分开关的,也是同样小号牢房,一样的糟糕环境。

    封含玉当然也受不了,不过她最怕的还是地上爬来爬去的蟑螂。

    安静下来之后,她仅存的脑子,也开始慢慢运作。

    忽然叫她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是不是有个堂妹,叫陆琴?”

    陆曼正捏着鼻子,嫌恶的用纸擦板凳,猛地听见她说话,惊的手中纸掉了,不能用了。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都到了这种时候,她也懒得装样子,对封含玉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封含玉咬着唇委屈的直掉眼泪,“你吼我干什么?我就是想问你,认不认识陆琴,你们都姓陆,说不定她是你认识的人呢!”

    陆曼眼神一转,“我不认识什么陆琴,你也不要问我!”

    “可是我觉得你们长的有点像,是她鼓动我去偷钥匙的,我还厅2怪,她怎么知道我哥房间里有钥匙的,还是别墅的钥匙,如果你们是亲戚,这事就说的通了,昨晚也是你非要去那儿,车子又莫名其妙的熄火,一切的一切,也太巧合了吧!”

    封含玉不敢直接质问她,这一切是不是她设计好的。

    陆曼的眼神,让她感到害怕。

    “呵!”陆曼真想给她鼓掌,小丫头总算想通了啊?

    不过想通又怎么样,以封含玉的脑子,她只要随便几句花言巧语,一样可以骗到。

    “是你想多了,这事上巧合的事情那么多,陆姓又不是我们家独有的,我真的不认识什么陆琴,如果你觉得昨晚的事,怪我,那我跟你道歉,等出去之后,我一定好好补偿你。”陆曼根本就是在哄小孩。

    封含玉坐在那,抱着膝盖,对陆曼的解释,她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毕竟陆曼没有直接害她什么,“可是我们今晚好像出不去了,也没人来看我们,一定是我二哥跟上面的人打了招呼。”

    提到这事,陆曼气的狠狠踢了几下桌子,“你二哥现在根本就不在乎你,他眼里只有乔月,肯定是她跟封瑾说了什么,挑拨离间,我之前还跟你说,这个女人不简单,你还不信,现在总要信了吧?”

    “可是……可是她说的好像也没有错,我在想,他们生气的原因,应该是你的出现,并不是我。”这一点也是她刚刚想通的。

    乔月在看见她时,并没有那么生气,但是在看到陆曼出现时,神情明显骤变。

    陆曼的指尖在颤抖,她张嘴就想反驳,可是怎么反驳呢?

    过了一会,陆曼的声音变的哽咽。

    “她不待见我,生我的气,也是可以理解的,怪我以前太喜欢你二哥,太在乎他,可是我爱了他十年,从上学的时候心里就只有他,我一直以为自己会跟他走到一起,我一直是这么想的,可谁知道,他突然跟一个陌生的女人订婚,我……我一时接受不了,真的接受不了!”

    陆曼双手捂着脸,放声大哭。

    这是真的哭,由心而发的伤感。

    她那么努力,那么优秀,家世样貌,都挑不出一点毛病。

    为什么封瑾的眼里没有她?

    为什么?

    封含玉见她哭的那么伤心,心里很是过意不去,正要安慰她几句,铁门开了。

    “含玉!”

    “妈!”

    江惠冲到铁栏杆跟前,看见女儿柔弱小小的身影,心里那个疼的啊!

    “含玉,妈妈没能劝动你二哥,看来今晚你得在这儿过夜了,不过没事,明天妈一定想办法把你弄出来。”

    封含玉站在那,低着头,说不上现在心里是个什么感觉。

    恨乔月吗?好像也是挺恨的,但是恨又能怎么样,她根本不是乔月的对手,而且她也不想跟乔月对上。

    陆母看见陆曼脸色憔悴,也是心疼的滴血,“小曼,这回咱出去之后,离封家的人越远越好,咱惹不起,躲得起,仗势欺人的事,也只有他们家干的出来!”

    江惠听见这话,心里老大不痛快了,“王静,你说话可以摸着良心,好像一直是你女儿追着我们家封瑾不放吧!”

    “江惠,你不要血口喷人!”

    “呵,我血口喷人?那之前是谁故意把我带医院去,故意让我误会乔月跟一个医生有染,那天的事我回来之后琢磨了下,也觉得很奇怪,我说陆曼啊,你也别总是把别人当傻子,之前是我,现在又是我女儿,玩的好计策!”

    现在这么一想,全通了。

    陆曼浑身颤抖着,“你……你不要胡污蔑人,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都是巧合,我哪来那么重的心机。”

    陆曼慌忙抓住陆母,“妈,你要相信我,这一切根本不是我的错,我也是受害者啊!要不然我现在怎么也被关起来了,妈,我好难过,为什么他们总是一个劲的骂我,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陆曼哭的声嘶力竭,好不可怜。

    陆母当然是护着自己的女儿,“江惠,别想欺负我女儿,要是我女儿逼出好歹来,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江惠不屑的撇了下嘴角,回头对女儿语重心长的说道:“含玉,你要看清楚,有的人不值得你深交,交朋友也要把眼睛放亮,这回的事情是个教训了,每个人都有不能碰触的禁区。”

    “你二哥的性子,你跟他一起长大,你会不知道吗?他房间里的东西,都从来不让你碰,连门都不给进,更何况是他跟乔月共同的私密房子,他怎么能让容许你带一个外人住进去,等你有了喜欢的男朋友,你就明白妈妈说什么了。”

    “这事你也别恨乔月,刚才在家里,她一句话都没说,不过我也看的出来,她挺生气,你跟她相处的时间不长,你俩有隔阂也很正常,对了,我听说明天她就要报名参加训练营了,看来你这次是去不成了。”

    “妈,我要去,我就要去,你帮我想想办法,你把这事告诉爷爷,我一定要参加,二哥的纪律,爷爷是知道的,他肯定会能帮我说话。”

    之前她不想去,怕吃苦,怕疼。

    可是乔月去了,乔月还比她大一岁,她一定要亲眼看看,乔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怎么就能把二哥迷成那样。

    她最近都在打电话找方蓉,可是总也找不到,问家里人,没有一个人告诉她。

    也许,去了训练营还能遇见方蓉也说不定。

    “女儿,你真的想去?我听说这次的训练营不一样了,跟正规的新兵训练是一样的,你怕是吃不了那个苦!”

    封含玉咬牙,泪蒙蒙的眼儿,却是无比坚定,“反正我不要待在家里,也不要去南方,我就要跟乔月在一块,要让让她佩服我,让她知道我的厉害。”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