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6章 军营(二更)
    小魔女发飙了。莫天霖瞅准机会,赶紧跑步。

    对于她的行为,自然是习以为常。

    美女似乎不敢相信,“不可能!你们……你们俩个怎么看也不像一类人!”

    “唉,这年头说实话也没人相信,要是不信那便算了,不过我是个很坏的人哦,最好别惹我生气,否则下一次就不是掉进湖里这么简单,有可能是粪池哟!”

    恶魔,妥妥的恶魔。

    美女站在水里,直打冷颤,她真的看走了眼。

    莫天霖最后是拖着两条腿回来的,反观乔月,还是那副模样,轻松的一点都不像跑完十圈。

    “你简直不是人!”莫天霖控诉。

    “大哥,做人要有肚量,怎么能输了还骂人呢?这样可不好,非常不好,刚才只是逗你玩的,年纪大了,要加强锻炼,不然容易早衰,多保重身体,大嫂还等着你给她幸福呢!”乔月很郑重的拍了拍他的肩。

    封瑾打开门,站在门廊下,“要不要进来一起吃早饭?”

    莫天霖气的胸口疼,“不要了,我现在吃不下!”

    他只想躺床上,再也不想挪动一下。

    乔月跟封瑾并肩站着,目送莫天霖走远。

    “我是不是做的过份了?”乔月揉了揉鼻子,忽然觉得莫天霖的背影,还挺可怜的。

    “他缺乏锻炼,退步了!”封瑾秉持着媳妇说的都是对的原则,即使事生发现错了,也绝不在她面前说一个字错字。

    低头亲了亲她略带汗湿的额角,“去洗澡,吃早饭,我们去报名处!”

    “真不给走后门?”乔月靠在他怀里,仰头看他。

    “你需要吗?”他也笑。

    “当然不需要,既然这样,咱也把丑话说在前头,进了部队,咱俩假装不认识,你不许找我,不许抱我,更不准找机会接近我,听见了吗?”

    封瑾忽然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

    成天看得到,却吃不到,岂不是太在悲催了?

    乔月回房又换了衣服,当然她住这儿的时候,洗衣做饭活,封少一个人全包了,唉!再次感叹,好银哪!

    吃过早饭,两人出门。

    封瑾看了眼她的小包,“就这么点东西?”

    往年封含玉参加训练营,都是大包小包的带着,不让带就哭,闹的不胜其烦。

    “只有内衣可以穿自己的,其他又不能,我带那么多干嘛,走了!”

    重活一世,对于新兵训练,还是让她感觉挺兴奋。

    两人开车离开,那们掉水里的美女,此刻正坐在澡盆里洗澡呢!

    可是怎么洗,都感觉身上还有一股子淤泥味,真恶心。

    同样的,隔了一段距离的莫宅。

    莫天霖此刻趴在床上,两条腿都像不是自己的了。

    一个早上,乔姑娘虐了两个人,呃呃……凶残。

    这一去军营,又不晓得有多少人要遭殃。

    报名的地方,在一间大学,因为学校已经放假,学生不多,来这儿的基本都是报名参加夏令营的。

    当然不止一个。

    封瑾今天穿着便装,也没有刻意跟谁打招呼。

    拉着乔月,规规矩矩的填表报名。

    野狼远远的看见老大,带着小媳妇,那个宠劲,那个炫耀劲,他觉得牙齿好疼,酸疼酸疼的。

    野狼穿着野战训练服,双手背在身后,站的笔直,想报名的人,都得经过他筛选。

    乔月也看见他了,笑着朝他挥挥手,悄悄拉了下封瑾的胳膊,“你说他现在是个什么心情?”

    封瑾揉了揉她的头顶,“估计挺想撂挑子不干。”

    “为啥?”

    “当然是因为你!”

    “大哥,您这样说,很让人伤心,我有那么惹人讨厌吗?”乔姑娘不高兴了,她除了暴力一点,脾气躁了点,也没别的缺点了吧?

    碍于人多,封瑾始终将她圈在身前,这样的姿势方便低下头,嘴角时不时的摩擦着她的脸颊,“不是讨厌,是你低估自己的破坏力!”

    他们那是吓的!

    封瑾的出现,绝对是鹤立鸡群,无论是男女,都对他侧目。

    女孩子更是脸红害羞的别过脸,想看又不敢看。

    报名完成,学校门口停了两辆大客车,依次上车载到军营就可以了。

    封瑾远远的目送她上了车,才走到野狼身边。

    “团长!”野狼朝他敬礼。

    封瑾抬了下手,回敬军礼,“报名完成的怎么样?有没有拔尖的?”

    “有几个!”野狼翻开资料,“有两个是武校出来的,身体素质都很不错,还有几个是学校的体育特长生,这几天是从外地赶来的,资料上很干净,辍学打工,没什么问题,还有其他局里的培养生,大再有就是学生,以为我们这儿只是简单的夏令营!”

    “嗯!”封瑾快速的翻看资料,在几个重点的资料上略做停留,“今年难度增加,先集训一个月,再进行末位淘汰!”

    “那恐怕有一大半的人,坚持不了几天!”

    “坚持不了是他们的事,跟我们有关系吗?带小孩子过家家的事,咱也玩够了,该收网了!”

    “那您就不怕嫂子受不了?”野狼觉得自己多余问,可是不问又不甘心。

    封瑾冷目瞄他一眼,“你觉得呢?”

    野狼哀嚎,他不知道啊!

    他可以想像,如果他把嫂子虐了,老大回头就得来虐他了。

    宽敞的客车上,乔月在这里遇见好几个熟人。

    林雪最积极,“竟然是你,到我这儿坐吧!”她不知道乔月的名字。

    另一个熟人,是封含玉。

    小丫头昨晚没怎么睡好,脸皮疲惫的难看。

    看见乔月,立马气呼呼的撅起嘴,扭头看着窗外,就是不看她。

    乔月坏坏一笑,“林小姐,不好意思,我还是坐到后面去吧!”

    越过林雪,径直走到封含玉身边,坐在她旁边的位子上。

    正要找她说话,眼前突然冒出一张阳光的笑脸。

    “你好,还记得我吗?”

    “不记得,麻烦你往旁边去去,挡着我光了!”乔月忍着拍开他的冲动。

    “我,我叫崔义,有一次在公交车上,你叫我起来让座来着?”崔义对乔月印象深刻,后来很多次想起,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

    乔月眨着眼睛,想了好一会,才有点印象,“哦,是你啊!”

    其实她还是一点记忆都没有。

    “我哥不在,就开始勾三搭四,不要脸……”封含玉低着头小声嘀咕,跟下咒语似的。

    “小丫头,不要乱说话,否则我会忍不住欺负你!”乔月狠狠捏了下她的脸,捏的有点用力。

    “别叫我小丫头,我比你大!”封含玉气呼呼的拍掉她的手。

    “哦,那下次在你二哥面前,你把刚才的话,重新说一遍。”

    封含玉瞪她一眼,把头转到窗外,头发甩的差点打到乔月脸上。

    林雪坐在前面,眼睛跟耳朵都没闲着,一直听着她俩的对话。

    封含玉是谁她是知道的,封瑾大伯家的孩子,没想到,她也会参加此次夏令营,小丫头怕是要苦头了。

    不过……岂不是正好?

    汽车开进山里,然后是深山。

    远远的,能看到一座军营,矗立在郁郁葱葱的山林之中。

    有些小姑娘,估计是脑子不够用,竟然扒着车窗,发出连连赞叹声,还以为看到什么人间仙境了呢!

    “白痴!”封含玉抱着手臂,不屑的冷哼。

    乔月慢慢的发现,小姑娘自打车子进了深山,神情就变了,像是尖刺,要扎人哪!

    “不知者无罪,咱要用平常心,看待她们的白痴程度,懂吗?”

    崔义凑过来,看的出他也很兴奋,“你们说,这一次咱们能摸到枪吗?能不能用枪打鸟?听说还可以开炮呢!”

    “白痴!”这回是乔月说的了,因为真的很白痴啊!

    封含玉噗嗤偷着笑了,“你还说我呢!”

    乔月挑了下眉,“其实你也挺白痴的,十六岁了,还分不清好人坏人,脑子前面长了厚厚的茧,要尽早除掉才行!”

    “我这叫单纯,哪像你,满肚子的坏水,也不知道我哥看上你哪点!”

    “呵呵,你回头去问问你哥,因为这个问题,我也挺困惑!”

    封含玉觉得自己真要被她气死了,她到底哪点讨人喜欢了?

    车子开进军营,入眼的还是成片绿色。

    “敬礼!”一排帅小哥,面色严肃。

    先前来的两批人,已经排队等着了,就等着这一批。

    众人下了车,基本没有队形,也没个站相。

    野狼冷着冰山脸,走过来,像看垃圾似的,扫过他们每个人的脸,扫到乔月的时候,自动跳了过去。

    “知道走进这里,你们是什么吗?”野狼扯着嗓子吼叫,声音震耳欲聋。

    凌厉的视线又将他们扫了一遍。

    “你们是垃圾,是丢在地上都没人看的狗屎!”

    人群中有人偷笑,大概是觉得狗屎二字,挺有意思的。

    不过很快他们就笑不出来了。

    “是谁?谁在笑?”

    没人理他,谁都不敢承认,因为野狼此刻的眼睛,真的跟狼似的,让人不敢直视。

    踱步走进队伍里,慢慢巡视过去,“我说错了,你们不仅是垃圾,是狗屎,还是孬种,犯了错都不敢站出来是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