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章 不听话的后果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从医务室出来,常可欣犹豫着问,“晴姐,你说团长拿那些药干什么?难道是他受伤了?”

    伊晴微微笑了下,“他拿的有烫伤药!”

    “哦对啊,难道是给别人用的……”常可欣说到这儿,不肯再往下说了,因为后面的答案她自己也不能确定。

    “去看看今晚谁不在宿舍不就知道了。”

    常可欣没说话,团长要给谁上药,那是他的事,跟她又没关系,团长那么凶,她不想触那个雷。

    过了一会,伊晴像是忽然想到一事,“我今天看到那个乔月晒的挺严重,也不知道有没有上药,不过她是秦夏的兵,他应该会管吧!”

    常可欣一怔,“我去给她们送药,再告诉她们,这没什么大不了,蜕了皮,还可以再长,习惯了就能适应,别整天哭爹叫娘的。”

    伊晴目送常可欣走远,淡淡的垂下目光,自己握着拐杖,慢慢走在回去的路上。

    常可欣找到宿舍,果然没有乔月,听其他人说,乔月去了医务所。

    可是他们刚刚从医务所出来,根本没见过乔月。

    常可欣站在楼道里,看着秦夏的宿舍方向,咬了咬唇,最终还是没忍住,偷着溜进去,跑去敲了秦夏的门。

    “这么晚了,你来这儿干嘛?你怎么来的?”秦夏吓的脸都白了,飞快的将她拉进去。

    “当然是偷偷跑来的,过来瞧瞧你屋里藏了什么人。”常可欣推开他,四下查看。

    “你是不是疯了,大晚上的我藏什么人!”

    宿舍就那么大,单人间,站在门口就能望到头,也没有浴室,哪里能藏人?

    常可欣心虚了,“那乔月去哪了?”

    秦夏一愣,“你问这个做什么?她去哪跟你也没关系,别多事。”

    “是你说的,她去了医务室,可是那里并没有人,难道她偷偷跑出去了?”常可欣越想越觉得奇怪,难不成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秦夏对她真的是无可奈何,“都跟你说了,我跟她没事,至于她是谁的人,你也别问了,该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知道的越多,对你没好处,糊涂一点没什么不好的。”

    “真讨厌,你现在说话倒是越来越深沉的,不是你,难不成还是团长?哼,我可不相信,她再厉害也比不了我们队长,一个小菜鸟而已,我走了,你好好休息吧!”常可欣转身要走。

    秦夏心肝儿一阵颤抖,追过去拉住她,“来都来了,急着走干什么,待会我送你回去。”

    虽然来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但既然都来了,要是不占点便宜,怎么能对得起被冤枉的他。

    常可欣被他盯的脸蛋通红,握着拳头小小的捶他一拳,“讨厌!没个正经!”

    另一边,封瑾拿了药,正要开门进去,周一明的房门开了。

    “哟,这么匆忙,干什么去了?”周一明穿着简单的军衬衣,三十几岁的年纪,是一个男人最有味道的时候,虽然五官不出众,但胜在气质也不错。

    “听说嫂子要来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说一声。”

    周一明的媳妇在老家,家里人给说的媒。

    他只回去结了婚,拜了堂。

    之后回去的时间很少,两人不在一块,还怎么造娃,所以周一明爹娘死活要把媳妇弄来过一段时间,也算随军了吧!

    以周一明现在的职位,是可以申请家属院的。

    只是他们这儿偏僻,地理位置也不好,家属院也简陋的很。

    还不如宿舍楼住着舒坦。

    封瑾跟其他人商量了下,打算给他扩大一下宿舍,两间打通,做为一间。

    这样媳妇来了,有地方住,还可以隔一间小厨房,自个儿想做饭时候,随时都可以弄一弄。

    周一明揉了揉额头,神情有些烦躁,对于这个没相处过几天的媳妇,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相处,“替我谢谢兄弟们,等她来了,让她做一桌好菜,请你们吃饭,到时候把乔月也叫上来,这次的表彰大会,你打算让她去吗?”

    没错,上面的确要给她办表彰大会。

    既然要领奖,肯定就要抛头露面。

    封瑾想了下,摇头,“这事我得问过她,才能决定,这几天我不在,伊晴的训练方法过份了。”

    周一明笑了,“以前你可不这么说,但是话又说回来,这么训练,的确是不妥,战士们的健康也很重要,不能因为训练,把他们身体搞坏,回头我找伊晴谈谈,让她以后注意点!”

    “嗯!”封瑾拉开门进去了。

    光线并不明亮的屋里,封瑾刚一进去,就看见让自己血脉膨胀的一幕。

    只见,那张红漆木质沙发上,横躺着一个身姿曼妙的人儿。

    全身上下,只套了他的衬衣。

    因为睡觉的关系,大腿根都露出来了。

    白生生,嫩花花的两条美腿,看的他手心直痒。

    封瑾不自在的移开视线,握拳轻咳了两声,落了门锁,防止人闯进来,虽然不可能,但是以防万一。

    躺着的人儿,却无知无觉,她已经累脱了。

    洗完往那一躺,三秒入睡。

    封瑾坐到茶几上,低头看着她的睡颜,久久不能移开视线。

    乔月这一晚睡的很沉,连梦都没做,舒服的就想这么一直睡下去,但生物钟还是准时叫醒她。

    “唔……”窝在床上,伸了个懒腰,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

    等了好一会,才意识到,这儿好像不是她的宿舍。

    动了动身体,感觉没昨天那么酸疼了,脚底也是凉凉的。

    一转头,对上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睛。

    “睡的好吗?”他的手指伸过来,还能闻见淡淡的药香。

    乔月怔了怔,一头钻进他怀里,“很好,你昨晚是不是一直在帮我按摩?”

    封瑾搂着她在怀里,轻抚她的发,“伤病累积的太多,久而久之,堆积起来,会对肌肉造成损伤,今晚还得继续按摩,直到你的肌肉适应你的高强度训练为止。”

    “啊?可是我现在觉得好很多了。”乔月当然喜欢他的按摩,但是总找借口溜出来,会不会不太好啊!

    “啊什么啊?”封瑾曲起手指,弹了下她的额头,“不听话的后果,想试试吗?”

    “呵呵,不要了。”

    早饭,是在他的宿舍里吃的,封瑾到食堂打来稀饭跟包子。

    乔月吃的很快,三分钟解决完。

    看的封瑾跟她说了好几次,吃饭不要着急,慢点吃。

    “我吃饱了!”可是小姑娘不听,饭盒一推,一抹嘴巴站起来。

    封瑾满头黑线,他不过是想跟她多相处一会,咋这么不领情呢?

    乔月猫着身子,跑出楼内,值班的小战士,站的跟雕塑一样,看见她出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反倒把乔月搞的心凉凉的。

    穿过小路和两栋房子,一不小心,撞到正在说话的两个人。

    “喂,你怎么走路的……乔月?”

    声音有点熟,这不是林雪,林大美人吗?

    乔月捂着额头,发现她也同样捂着头,再往她旁边一瞧,这不是食堂冷酷班长吗?

    这俩人怎么凑在一起说话了?

    冷酷大叔依酷酷的,面无表情,“没事了吧?没事我走了。”

    “喂,你等等,我还有话没说完呢!”林雪在后面一蹦三丈高,哪还有当初刚刚进营时,淑女文静的样子。

    可是无论她怎么叫,甚至是骂,人家根本不鸟她。

    等到看不见大叔人影了,林雪猛地回头,看乔月的眼神,恨不得把她吃了。

    乔月怕怕的拍着胸口,防备的盯着她,“你……你要干什么?我又不是故意的,谁让你们没事在这里幽会,地点选的太差。”

    “滚!”林雪吼她,这一声还真有点乔月的风范。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屋子的女生,估计都被乔月带偏了。

    就连胆子最小,心理年龄也最小的封含玉,现在都敢跟男兵打架了。

    要是江惠看见小女儿变成这样,估计很想把乔月暴揍一顿。

    乔月嘿嘿的笑着,去勾她的肩,再讨厌的人,也有她的可取之处。

    林雪也是,前两天,乔月训练的时候,被热的头昏倒在地上,林雪拖着她,硬是把她拖到几百米外的阴凉处,给她弄了凉水,又整整守了她一个小时。

    过程略过,期间的艰难不用说,谁经历过谁知道。

    打那之后,乔月对她改观了不少。

    还有一点,只要不打她男人的主意,坏就坏吧!

    反正她也不是什么好女人。

    “来,跟我说说,你怎么又看上那位大叔了,他可是货真价实的大叔,长的也不怎么样,成天还摆着个脸,我找他说了那么多次话,愣是一个好脸都没给过,综上所述,这位很难搞,非常难搞,更重要的是,你有没有打听清楚,他有老婆吗?就算只订过亲的,你也不能插足,懂吗?”

    林雪脸色难看的甩掉她的胳膊,“还用你说,我早打听清楚了,他就是光棍一个,早年订过一个娃娃亲,后来人家嫌弃他,把他蹬了,单着汉一个,难搞才好,只要以后对我一个人好就够了。”

    乔月汗颜,“那你喜欢他什么?不会就是因为他很酷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