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 全程陪同
    乔月双手掐腰,“喂,我好心好意的帮你,不信就算了,等着有一天后悔去吧!要知道两个人的感情,是会被时间慢慢消耗的,如果你不填补,不去修缮经营,早晚有天,当耗尽了她对你的感情时,你们之间,还能剩下些什么?”

    祁彦跟封瑾靠着栏杆,“看不出来,二嫂讲起哲理来,也是一套一套的,不过听起来还是挺有道理的。”

    封瑾剜他一眼,“不然你以为我每天都在干什么?”

    他现在不需要修缮,他需要的是经营,就像养花,悉心呵护,总有一天,这朵花会为了他绽放。

    祁彦笑晕了,“不带你这么自夸的,咱能不能要点脸?”

    从他跟乔月相处,这才多久?就成恋爱专家了?

    谁知,封少很淡定的回他一句,“要脸做什么?”

    脸不过是用来给别人看的,为了达到自己目地,守住自己珍惜的东西,别说脸了,就算是命,他也舍得。

    “当我没说。”祁彦投降了,恋爱中的男人智商不够,这不要脸的程度,也堪称一绝。

    楼下,莫天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沉思。

    随后抄起外套就往外走,背对着乔月,头也不回的冷声道:“你记得打电话!”

    乔月笑了,“放心,我一定亲自以及亲切的让林颖到病房里守着你,不过你得装的像一点,最好是病的不起来,到时候上厕所擦身,一整套服务全上!”

    莫天霖脚下一滑,差点摔倒。

    封瑾走下来,捏了捏她的鼻子,宠溺的道:“什么时候你也给我来一整套服务?”

    乔月皱眉,拍掉他的手,“住院有什么好的,你还盼着哪?”

    祁彦夸张的捂着胸口,“二嫂,你也给我找个能做全套服务的人呗?现在你们都是出双入对,偏我一个,还是孤家寡人,这一天天的,尽吃醋了!”

    乔月笑骂,“滚,难道你还吃我的醋不成?”

    鸡皮疙瘩,可以用盆装了。

    封瑾笑了笑,径自去了厨房,卷起袖子开始熬粥,洗碗。

    收拾好了屋子,乔月才慢吞吞的打电话给林颖。

    当然不能急着打电话,得让莫老大一个人在医院里多躺一会,多享受一会孤独寂寞冷的滋味。

    锁上门,两人又开车回军营。

    才一晚不回来,感觉好像就有点不一样了。

    天一亮,秦夏就带着他们训练,还是常规简单的体能锻炼。

    枯燥无味,更何况还少了乔月,所有人都有点无精打彩。

    今天是周一明陪着上面下来的大领导。

    韩帅似乎还是昨天那身打扮,如果不是他这人看上去不像邋遢的人,真的很容易叫人以为他没换衣服,还穿着昨天的呢!

    周一明双手背在身后,看着训练场上的一群小将,感叹道:“今天气势上像是颓废许多,哦,我想起来了,乔月不在,难怪了!”

    他也是一路看着这些小菜鸟们过来的人,当然也了解他们的状态。

    不鞭策不前行,不给他们点危机感,就不知道努力。

    韩帅站立的身姿,帅的一塌糊涂,“她如果有,会怎么样?”

    周一明笑了,“你自己看,这不是来了吗?”

    因为两人站的位置高,才能看得见,封瑾将车子开到偏僻的地方,停好车,乔月就像一只猎豹,跳下车,几步便跑的没影了。

    等她再次出现时,人已经到了野狼面前。

    “报告!”

    野狼不动,也不回头,“迟到了,先十圈才能加入训练,时间有限,别耽误大家训练!”

    “是!”乔月没话说,不过还是在心里把封瑾里里外外骂了个遍。

    当乔月出现在训练场中时,菜鸟们瞬间精神抖擞,就像被人当头淋了冰水,一个激灵。

    乔月从跑他们身边跑过,对着拖在最后的小子,就是一脚,“你丫的早上吃面条了?腿软成这样,你给我等着,回头再收拾你了!还有你们,都愣着干什么?等着人家笑话你们是软蛋吗?”

    乔月今天底气中,音量大,震的菜鸟们头发都竖起来了。

    一扫刚才的颓废姿态,“不做软蛋!”

    这是被那帮人欺负的狠了,期间有几天,别的连队有时会跟他们一起训练。

    虽说都知道他们是菜鸟,等同于幼儿园的实力,但是该嘲笑的时候,还是毫不留情的嘲笑。

    说起来,大家年纪差的也不是很大,为什么有的人是龙,而有的人却是虫呢?

    黄箫然有一次,还被人给揍了,打的是鼻青脸肿,好在都是外伤,就是看着吓人,实际上也不多严重。

    但是面子上过不去,欺负他的人,以前跟他也认识,大他两岁,早几年就出当兵了,人家现在混了个班长,还是血狼小队的班长。

    条条杠杠在那摆着,不管以前是什么关系,该敬礼的时候还是得敬礼,可是黄箫然死活不肯,还跟较上劲了。

    结果晚上回宿舍的时候,被人按草丛里了。

    原本这事他根本不打算告诉乔月,但是伤成那样,瞎子才看不出来。

    乔月说了一句,把他约出来,你俩单挑,这回输了,下回接着单挑,啥时候你把他打赢了,这事才算过去。

    乔月不会为他出头,更不会傻到替他报仇,是个男人,事儿就得自己扛着。

    有了黄箫然的事,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骨子里都血性,当然,除了个别怂到家,烂泥扶上墙的。

    乔月十圈跑的很快,因为要追上他们的进度,用了八成的实力。

    别说年轻人,就是周一明也是看的心潮澎湃,“小姑娘还挺有领导天赋的,如果从军,将来说不定能成为……”

    “她不会!”

    “你说什么?”周一明纳闷,你凭啥这样肯定,人家小姑娘才十五岁,未来还有多种可能。

    韩应钦笑容温和,“虽然她性格独立,做事果决,有将帅之才,但是她同是又是个很懒的人,与其管理别人,还不如一个人独来独往来的痛快,不信你可以去问问。”

    周一明摇头,“我才不去,封瑾那小子太难搞,再说了,你怎么不去?”

    韩帅笑,“因为我也一样搞不定!”

    昨晚就把人带跑了,看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也很紧张了。

    果然,话音刚落,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报告!”

    “进来!”周一明转身,走回自己的位子,以为进来的人是要汇报情况的。

    门开了,人也进来了,却不是来汇报工作的。

    “报告政委,团长命令我过来,全程陪同韩局长参观!”

    周一明捂脸,抖着肩膀一直在笔。

    这个封瑾,真有他的,居然把这位派来了,还以为他会派猴子或者郑宏宇呢!

    来人是谁呢?

    韩应钦是认识的,同时也感到浓浓的恶意,“田秩,好久不见!”

    “韩局,请问您想参观哪里?”田秩一板一眼的问,像个雕塑,半点人味都没有。

    周一明清了清嗓子,试图把自己的威严捡起来,“田秩啊!韩局是咱们的贵客,你的态度要好一点,多少给个笑脸,算起来你们俩也是旧识,想当年……”

    田秩面无表情的打断,“韩局,可以走了吗?”

    周一明再次捂脸,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这个田秩确实是他带过的人里面,最别扭,最让他无奈的。

    明明才能出众,还有一身好武功,赤手搏斗在全军都是首屈一指,更是夺得好几个冠军,可就是这个性子,总也掰不过来。

    后来他自己提的要求,进了炊事班,哪也不肯去,非得每天抡锅铲,谁劝也没用。

    封瑾在这件事上,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既然是他自己的意思,谁也不用拦,随他去吧!

    韩应钦被田秩带了出去,两人走下楼,叫韩帅无可奈何的事儿就来了。

    “韩局长,我们军营没什么好看的,营地小,营房质量差,枪械老化陈旧,已经有三年没有更新过,附近都是山,山上都是树,除了树就是草,你见过树,也见过草,所以没什么好看的,请问,还要去哪?”

    饶是韩应钦这么一个心眼比马蜂窝还多的人,在他面前,都不得不承认自己输了。

    可想而知,他现在的纠结郁闷,在封瑾那儿,肯定是恰恰相反的。

    “随便走走吧!”韩帅先走了一步。

    田秩落后步,跟在他身后,韩帅不说话,他也一声不吭,却又能让你感觉到他的存在。

    其实如果田秩是一个健谈的人,两人散着步,说着话,还是挺好打发时间。

    但是偏偏身后跟着的,是一个闷葫芦。

    “封瑾让你来的时候,说了什么?”

    “陪您参观!”田秩老实回答。

    韩帅回头看他一眼,继续问:“难道不是让你看着我,让我别去找乔月那丫头?”

    “团长没有说!”多一个字都没有,却还是老老实实,本本份份的回答你的问题,这就是田秩最叫人抓狂的地方。

    “那你觉得,我跟封瑾之间,谁更厉害?”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如果我调你到国安局,觉得如何?”

    “不如何,没兴趣!”

    也就韩帅的肚量,还能笑的出来,“好像我每次见你,都要问一遍,你的回答也从来没变过,你知道如果我想查,只需要半个小时,你从小到大的资料,都能摆到我的桌上,但是出于尊得,我从没查到你。”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