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 大叔真凶残
    傅向前绞尽脑汁的攀关系,也试图爬起来,这个姿势太难受了。

    他需要打电话,需要找人,找任平阳。

    “如果你不闭上嘴,我就把你的内裤脱下来,塞进你自己的嘴里!”

    虽然傅向前现在处于劣势,但他还是嘴角抽了抽。

    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居然要脱他裤子,世道真的变了吗?

    田秩回来了,交给乔月一张扬纸条,乔月看过之的撕了,扔出窗外,“就去那个地方吧!多好,太妙了!”

    周然住的地方,还是比较匆忙的,因为来的匆忙,也不能太张扬。

    那是单位的房子,有单身宿舍,也有两居室。

    周然住进刚装修好的房子,算得上是最豪华的了。

    田秩把车子开到家属院门外,“怎么把他搞进去?那么大的块头地?难道要直接背进去?”

    “天还没亮,你怕什么,把你身上的风衣脱了,盖在他身上,你扶着他,我走在后面,我给你打掩护!”

    乔月踢了踢地上跟死狗似的老东西,“走了!”

    田秩半扶着昏过去的傅向前,老头还是昏了,后面淋了雨,肥硕的身子吃不消。

    凌晨时分,天又还没亮,大院里一片安静,只有偶尔能听见狗叫。

    猴子在这边弄了一个房子,表面上,绝对看不出什么问题,一切都掩饰的很巧妙,正好就在周然隔壁。

    田秩把人拖进屋里,也没开灯,直接将他拖进一间屋子,绑到床上,“接下来怎么办?”

    “睡觉,跑了一夜,困死了!”乔月打了个呵欠。

    “难道不用审问?”田秩真的搞不懂她到底要搞什么。

    “问当然是要问的,但是急不得,他这个人,就是一老滑头,没有五成的把握,别想从他嘴里套出实话,如果套出的全是假话,那还有什么意思?”

    田秩了然,“那你为什么要将关押的地方选在这儿,就不怕周锻发现?”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等问完了,咱给他送一份大礼!”

    “你!你胆子真的是太大了!”而且真的是不按套路来,跟她斗,也真的能把人搞晕。

    不过也因如此,他才更期待,某些人大惊失色的样子。

    田秩也没去别的地方,就在关押在傅向前的屋子,将就了下。

    乔月找到一间卧室,鞋子衣服都没脱,直接倒头就睡。

    周然早上醒来,就接到手下打来的电话,是那两个跟踪的人。

    这俩货也太倒霉了,倒在人少车少的地方,好不容易等到有人有车经过,却是拉粪的板车。

    结果,在没电话,没有救护车,又快要死翘翘的情况下,硬着挺着,半夜被送到医院。

    但是人已经昏了,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醒来。

    周然心中的怒火蹭蹭的往外冒,没想到那丫头居然下手这么狠,根本不怕搞出人命。

    放下电话,周然走到阳台透气,缓解心中的怒火。

    可是他死也想不到,他此刻最恨的人就住在隔壁。

    乔月拢共也睡多久,爬起来用冷水洗了脸,正打算走到阳台,可是转念一想,不行,正要走回来,就看见周然了。

    她嘿嘿的阴笑,脑子里想到无数种整他的办法。

    可是现在还不行,至少白天不行。

    回到另一个卧室,傅向前已经醒了,田秩好心给他套了短裤。

    看见乔月,傅向前憋的通红的脸,浮现喜悦。

    “他要干什么?”乔月纳闷的问道,看见她有那么值得高兴吗?

    田秩站起来,面无表情,“他要上厕所!”

    “哦,那你快把他搞进去,尿在床上,味道难闻死了,再不然干脆把他阉了,这样就省事了!”

    傅向前突然瞪大了眼,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你别瞪我,瞪我也没用,难道你以为我把你绑来,就是为了让让你在这儿睡觉的吗?你不会这么天真吧?”她清脆的笑声,听在傅向前的耳朵里,如同催命魔咒。

    田秩将他手脚松开,拖着他往洗手间去了。

    好不容易搞掉生理需求,一出卫生间的门,傅向前像疯了似的,试图挣脱田秩,他想求生。

    田秩拽着绑着他的绳子,冷冷的看着他在那拼命挣扎。

    “真麻烦!”乔月走过去,干净利落的扭过他的手,同时塞住他的嘴,再让田秩帮忙,将他吊起来,高度正好是脚尖可以触及。

    他必须无时无刻的,把脚尖踮着,这样才可以站得住。

    “好好享受,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咱俩再来谈谈,”乔月看着自己的杰作,还是挺满意的,傅向前很狡猾,不把他逼上绝路,他不会屈服。

    转身又对田秩道:“你在这里看着他,我出去一趟!”

    他很想搞一套监听设备,可是太难搞啊!

    田秩没有意见,“出去的时候小心点,别让人发现了!”

    “放心吧!”

    她从小区的后门溜了出去,也没开门,走了偏僻的小路,最后坐上公交车。

    韩应钦住的地方,她已经知道了,现在就要去会一会这个老狐狸。

    几次辗转,当看见眼前破败的小旅馆时,真的太出乎她的意料。

    老狐狸居然住这种地方,他就不怕得病?

    里面出来一个倒水的老大爷,看见乔月的眼神,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小丫头,我们这儿没有房间了,要住宿换个地方吧!”

    乔月双手插在口袋里,笑了下,没有解释,径直往里闯。

    “哎,你这小姑娘是怎么回事,怎么可以乱闯,你再不出去,我可要报警了!”

    乔月也不理他,径直上了二楼,这里气味很难闻,说不出是什么味道。

    腐烂,潮湿,还有各种劣质香水,混在一起,叫人作呕。

    经过一扇门,那门开了,出来一个小黄毛,看见乔月眼睛刷的亮了,“小妹妹,来这里找谁呀?要不要我帮你找?”

    乔月本来已经走过去了,不过又退了回来,笑的很甜,“我要找一位大叔,我知道他在哪,可是我不敢去敲他的门,不如你帮我一下好不好?”

    眨着萌萌的大眼睛,把个小青年迷的神魂颠倒,口水都要下来了。

    “行啊!没问题,这算什么事,不怕告诉你,哥哥我在这一片吃的开,如果你想打人,或者想找谁的麻烦,都可以告诉我,哥哥免费帮你,只要你做我女朋友!”

    小黄毛一边乱侃,一边朝着她指的那扇门走去。

    乔月脸上挂着淡笑,离他有五步远,等着他敲门。

    小黄毛回头看了眼乔月,发现小姑娘长的真水灵,这要是带出去,倍有面子。

    他正想着美事呢!

    木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东西飞了出来,正中小黄毛的脸。

    小黄毛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被撂地下了。

    “大叔真凶残!”乔月走到跟前,想看看大叔用的什么武器,幸好她刚才灵机一动,本来也没那么肯定,想着有人替她免费踩雷,何乐而不为呢?

    没想到,还真的踩到雷了。

    “住在这种地方,不凶残怎么行,既然来了,那就进来吧!不用管他,会有人上来收拾的!”韩帅依旧风华无双,矜贵优雅。

    身上穿着熨烫平整的白衬衣,袖子卷到手肘处,手里还拿着扫把。

    乔月踩过地上的人,进了房间,发现这间屋子有点不一样。

    虽然房间的样式跟装饰都没变,但是被收拾的很干净,床单被褥都很新,屋子里的空气也很好闻,很清新的味道。

    “大叔为什么要住这里?”乔月看了一圈,也没找到能坐的地方。

    韩应钦也没有给她倒水,就那么闲适的站在屋里,“为什么不可以住呢?觉得脏吗?可是我见过比这更脏的地方,那些大宾馆,大酒店就真的干净吗?只不过他们将肮脏藏起来了,让你只能看见干净的一面。”

    “而在这里,所有的脏,都是眼睛所能见到,我反而觉得很踏实,很舒心,人性在这里得到宣泄,也不再隐藏。”

    乔月理解他的意思,也理解他的心情。

    说白了,也的确如此。

    干净的地方,未必真的干净,肮脏的地方也未必就是真的脏。

    就好比有些看上去脏兮兮的乞丐,他们的心灵,却是最纯净的。

    乔月对于这个话题没有继续,“那咱们来谈一下别的事!”

    “哦?什么事?”老狐狸在笑。

    乔月忍着暴打他一顿的冲动,“好吧!之前是你求着我,现在换作是我求你,角色颠倒了,不过没关系,我这个能屈能伸,说吧!如果我现在想加入国安局,你有什么条件?”

    韩应钦为她的直爽哭笑不得,“小丫头,你是不是对我误会太深了?我可是什么都没有说!你却要先发制人,不过既然你问了,我还是那句话,通过考核,才能加入!”

    “没问题,我参加,还有什么?”

    “你就不担心考核过不了?”

    乔月怂了下肩,“过不了那就不过呗!我回去继续读我的书!”

    “那怎么行,你可是在周然面前自称是国安局的人,想必周然已经将消息带回周家了,如果考核没有通过,你怎么圆这个谎?”

    乔月在心里将周然骂了好几遍,他还真的求证过了,不过看样子,韩应钦并没有拆穿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