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1章 我们在等什么?
    烦躁的揪了下头发,“那你要怎么样?要不别让我考了,直接通过?”

    韩应钦笑,“你想的美,考核非参加不可,但是我要你全力以赴,不准敷衍!”

    乔月表情是崩溃的,老狐狸还真是了解她。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老狐狸又抛出一个更诱人的条件,“要是你答应了,封瑾的事,我可以给你提供一切你需要的消息!”

    哇呀呀!

    老狐狸真这么看重她?

    她是该小小的骄傲一下,还是应该为自己的命运默哀呢?

    “还需要考虑是吗?要不要再给你几天,反正我是不着急的!”韩应钦看了看手表,提醒她时间。

    乔月一咬牙,“行!我答应你就是了,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头,即便我现在没有能力搞掉周家,却也不会轻易饶了他们!”

    预防针需要先打,否则万一到时候,嫌她出手狠了,对政局不利,再来阻止。

    韩应钦点头,“周家的事我不管,你要怎么样,都随你,我只负责给你提供消息,顺便告诉你一声,国安局的考核是在半个月之后,所以这边的事,你需要在半个月之内完成,不能推迟!”

    “成交!”

    “成交!”

    两人一拍即合,骨子里都是爽快的人!

    其实韩应钦很想笑,但是他忍住了。

    钓鱼最大的乐趣,不是收获多少,而是钓鱼的过程,看着鱼儿在鱼钩周围游来游去,最终咬钩的那一刻,才是最大的快乐!

    韩应钦说到做到,给乔月看了不少资料,包括周家以及冷洪林。

    要想绊倒这些人,就得抓住他们的小辫子,从外部打击,再从内部进行瓦解。

    再根生叶茂的大树,有些只需要放一只白蚁,就能让它在倾刻之间毁灭消亡。

    从小旅馆出来,又碰见坐在收银台的老大爷。

    这回,老大爷既不凶她,也不撵她了,低着头看自己的报纸。

    乔月想到老狐狸的话,便走到老大爷面前,拍了拍桌子,“您这儿也要多注意卫生,不然容易得病,要经常消消毒!”

    她很想说的明白一点,但是转念一想,估计来这儿做皮肉生意的,都是最便宜的女人。

    老大爷不爽的哼了两声,“用不着你操心!”

    就在乔月要离开时,楼上突然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紧接着又是一番争吵辱骂声。

    骂的超难听,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出来了。

    骂人的是个女人的声音,而且骂的超有条理。

    乔月前脚迈到门口,楼梯上就走下来一个妖娆的女人。

    “妈的,没错还敢出来玩,以为老娘是慈善家呢!管不好口袋,就给老娘把你那祸根管住了!”

    被人白玩的愤怒,足够把一只鸡逼疯。

    妖娆女人身材不错,穿的紧身连衣裙,踩着高跟,再看长相,算不上顶漂亮,但是胜在年纪不大。

    经过乔月身边时,女人瞥了她一眼,脸色也没好看到哪去。

    就在她走过去时,楼上又追下来一个中年男人。

    “凤啊!别走那么快,等等我,等我一下,我有话跟你说!”男人边走还边提裤子。

    两人在旅馆外面拉扯,中年男人是边哄边吃豆腐,俩只手都没闲着,嘴里哄的话,都是虚的。

    女人没吃他那一套,抄起包揍他,“老娘都让你白玩了,你他妈还敢让我结账,老娘就是傍大款,也没有你这样的,难怪你老婆看不起你,男人做到你这份上,真他妈连脸都不用要了!”

    女人也是气疯了,要是手里有把刀,估计就朝男人捅去了。

    两人拉扯了几个来回,中年男人突然变脸,伸手去抢女人的包,嘴里也开始骂骂咧咧,“臭ao子,老子玩你那是你的荣幸,你他妈成天敞开腿,不就是给人玩的吗?以前当老子是有钱人,舔着脸往上凑,现在知道老子没钱了,就开始翻脸不认人!”

    女人拼命护着包,对男人又咬又打,俩人像疯狗似的,打成一团。

    也没人上前劝架,就算有路过的,也是急匆匆避开了,这一看就是不正经的两个人,谁敢上去拉?

    乔月抄着手,靠在一边,像看戏似的,从他们开始打架,一直看到他们打完。

    男人最终还是得逞了,拿着钱又回了旅馆,女人则坐在地上哭卫阵,接着便跪坐在那,收拾东西,再慢慢站起来。

    抬头恨恨的瞪了眼乔月,语气很冲,“看什么看?觉得很好看是吧?一点同情心都没有,都是没心没肺的冷血!”

    乔月觉得她挺有意思,忽然一个念头冒了出来,“这位大姐,你看我像是能打架,会打架的人吗?难不成你还想让我帮你报警?”

    女人粗鲁的用袖子抹了下脸,“滚蛋!少在那说风凉话,今天算老倒霉!”

    能不倒霉吗?

    赔了夫人又折兵,还有比她更惨的小姐吗?

    乔月笑着道:“大姐,有想跟你谈笔生意,不晓得你有没有兴趣?”

    女人一愣,又将她从头看到脚,虽然不信她一个小姑娘找她能谈什么生意,但她还是打算听一下,因为她现在日子过的太窘迫,已到了快要无路可走的地步。

    “随便找个地方坐一坐吧!”乔月说的随便,可不是真的随便。

    两人打车去了市政fu的对面,找了家咖啡馆。

    “我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女人有些局促。

    乔月招呼她坐下,“别啊!局促什么,不过是一家店,两杯喝扔饮料,说白了,我们才是上帝!”

    “叫我玉凤吧!”

    乔月点了两杯咖啡,外加几个甜品,“叫我丫头就可以了,我们那儿,对女娃都是这个称呼。”

    她这样说,刘玉凤便知道了,人家不想说真名。

    咖啡端上来,刘玉凤盯着杯子看了好一会,慢慢品了一口,又笑着摇头,“我还以为这东西有多好喝呢!没想到居然是苦的!”

    “喝习惯就好了,很多东西,都是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到后来的习惯,甚至是放不下。”

    “习惯是要用钱堆起来的,你看我的样子,像是能喝得起咖啡的人吗?”刘玉凤笑的苦涩。

    “现在喝不起,不代表以后都喝不起,知道对面是什么地方吗?”

    “当然知道,虽然我不是衡江市的人,但是政府大楼,我怎么会不知道,能进出这里的,都是达官显贵。”对于她来讲,高不可攀,她只是看看,羡慕的份。

    乔月点点头,“没错,这里的确是达官显贵住的地方,可是那些人也就是表面看着光鲜,内里也不见得干净多少。”

    她在等,等着冷洪林出现。

    看到冷洪林的照片,第一个感觉便是,这个男人长的很有水准,很有魅力的一个男人。

    真不懂,放着这么好的男人不守着,冷夫人却要成天在外面跑生意,她就不怕冷洪林在外面乱来。

    从资料来看,冷洪林私生活确实很干净,就是不知道他是本身自律,还是因为事业处在上升期,不敢搞出花边,影响仕途。

    “我们在等什么?”刘玉凤见她一直看着外面。

    “别急,我要等的人还没有出现,先吃甜品,我不会让你白等的。”

    刘玉凤并不着急,反正上午她也没生意,生意大多是在晚上,以往这个点她都在睡觉。

    不过能吃到这么好的蛋糕,不睡觉也值了。

    两人一直坐到上午十点,才终于等到目标出现。

    一辆黑色轿车,驶进大院,从车上下来一个穿着朴素白衬衣的中年男人。

    虽然风华不及韩帅,但是在同龄人中,这位也算得上衣冠楚楚,有型有料。

    “看见那位了吗?认识他吗?”乔月开口了。

    刘玉风咬着勺子,扭头看向玻璃窗外,那个正微微侧着头,听秘书汇报工作的男人。

    “当然认得,他是市长嘛,我在报纸上见过!”刘玉凤小心肝扑腾扑腾的跳。

    “你觉得他帅吗?有魅力吗?”

    “这是当然,位高权重的男人,还长的仪表堂堂,简直就是完美,可惜……”

    “可惜什么?”乔月微笑着问她。

    刘玉凤沮丧,“可惜他这样的人,离我太远。”

    她只是一个小姐,还是最便宜的那一类。

    小的时候家里穷,爹娘都不管她,只要不饿死就行了。

    长到十岁,冬天也没穿过鞋。

    后来跟着同村人,到南方大城市打工,本以为可以过上好日子了,谁成想,他们说的打工,竟然是做小姐。

    本来她没有多么不情愿,只要能挣到钱就行。

    但是世道艰难,小姐这一行也有竞争。

    在南方混不下去,又没脸回家乡,只好流落到衡江,被这里的一个鸡头操控着。

    没错,即便是做小姐,也不能出来单干,否则那帮人绝对敢要了你的命。

    在这里无亲无故,就算失踪或是死了,都没人报案。

    她亲眼看到一个小姐妹,被那帮人扔到河里淹死了。

    尸体泡烂,被人发现打捞上来,却没人去认尸,后来直接火化,再也没人管。

    想想都觉得寒心,那些人把她们这些小姐,看成畜生,根本没有将他们当做人。

    乔月身子往后一靠,微微一笑,道:“近不近的,那得看怎么接触,想不想挑战一下,就算搞不到正室的位子,能够留在他身边,应该也不错,就算最后也不能留在他身边,从他身上搞到一笔钱,再离开这里,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你。”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