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3章 终于找到了
    不过她很好奇,周然一个人独处时,会做什么。

    上面的人,似乎睡不着,在翻来覆去。

    最后还走下床,打开了柜了里箱子,从里面拿了什么东西出来,然后关上箱子回到床上。

    乔月眼睛看不到,但是可以听到。

    男人在那个时候发出的声音,她肯定能分辨。

    哇哦!

    真恶心,太恶心了。

    她现在只恨自己手上没有拍视频的东西,否则这段视频要是拍下来,放到网上,不仅周然要完蛋,周家也会被波及到。

    不过她刚才好像用手摸了,咦……恶心死了,回去得赶紧用肥皂洗手。

    对于恋物癖的人来说,只有他们喜欢的东西,才能给他们心理生理上带来最大的满足。

    就比如周然,如果给他一个美女,他或许还没什么兴趣。

    但是给他一堆漂亮女人穿过的内衣,一定能让他发狂。

    床上的似乎睡着了,乔月还是不敢动,现在又不是晚上,只要她行动,只要周然一睁眼,就能看到她。

    足足趴了一个小时,半个身子都要麻了,才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

    过了一会,客厅的门关上落锁。

    乔月艰难的爬出来,扫了眼床上,有些凌乱,但是已经整理过了,再看柜子,恢复了原样。

    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外面已经没有了周然的身影。

    田秩坐在客厅里,一直盯着墙的上钟。

    听见窗台那边有动静,还没等他看清,一个人影已经冲了进来,奔到洗手间,然后就是哗啦啦的水声。

    “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田秩站在洗手间门口,语气带着一点关心,好歹也是为了团长不是?

    “没事,周然刚刚走了,赶紧把那肥东西搞过去!”

    “现在?不等晚上?”

    “不等了,万一他晚上回来的早,就不好弄了,你找个麻袋,我再回去,这样就不用撬门了。”她现在着急把这儿的事弄完,回去洗澡,不然身上难受死了。

    田秩没意见,她说怎么着就怎么着。

    找了个麻袋,把傅向前装进去,跟乔月两个人,里应外合,把傅向前,成功放到了周然床上。

    不过有一事,搞的田秩快暴走了。

    这丫头居然从周然的柜子里,拎出一个箱子,然后她很平静的把箱子里的东西,全部倒在傅向前身上,最后给他注射了药物。

    田秩眼皮抖的厉害,特别是看着那一床的女性内衣,内心是在崩溃的。

    他知道,这些东西肯定不是乔月找来的,那就只可能是周然的个人收藏。

    ……

    世界真的是太玄幻了……

    田秩回到原先的房子,清理了所有的痕迹,然后悄悄离开。

    两人并没有走远,而是躲在一辆车上,躲在家属院的外面。

    乔月已经让郑宏宇找人了,很快就有好戏看了。

    田秩心里别扭的很,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别扭什么。

    乔月心里想的,却是韩应钦之前说的话,老狐狸说的真是一点都没错。

    幸好她的封少没有特残的癖好,办完了这里的事,接下来就可以去找他,顺便再等着大鱼上钩。

    郑宏宇来的很快,带着一身的热气,钻进车里。

    “是董嘉年带队,还有五分钟到达,还有记者……”

    “记者?他们敢报导?”乔月有些不相信,说白了,这些记者也得顾忌自己的饭碗,在没有被允许的情况下,他们敢?

    “都是不知名的小报,打压也得需要时间,但是得到一个大新闻,可以转手卖掉,就算衡江发不了,其他地方也一样发,我已经安排好了,明天一早,京城的头版头条!”这事也是郑宏宇一个人能做成的,本来并不打算告诉她的。

    “京城啊!你是不是见过韩应钦了?”乔月就知道,肯定是那个老狐狸,只有他才敢让京城的报纸,刊登周家的丑闻。

    郑宏宇笑而不答,“嫂子,老大的地址问出来了吗?”

    乔月目光深邃的看着前方,“他只知道大概地址,具体的,他也不知道,估计冷洪林会知道,对了,得告诉你们一声,我找人接近冷洪林了,他想得到衡江市的权利,总得付出点什么,你说对不?”

    “你这动作也太快了,不过冷洪林这个人,可不像傅向前,他这个人基本没什么不良嗜好,风评也一向很好,都属于修身养性的一类人,跟周然挺像的。”郑宏宇也是由感而发。

    但是他完全没留意到,在他说完修身养性四个字之后,前面俩人表情变了。

    “怎么了?我有说错什么?”郑宏宇回想了下,好像没说错什么。

    警车闪着车灯,呼啸而来,气势汹汹。

    “他们来了!”

    “咱们等着看戏就够了,估计很快就有人给周然打电话,”乔月盯着后面一辆车下来的几个人,是记者,还是长相很猥琐的记者,蓬头垢面,估计他们会对周然的私生活很感兴趣。

    一群人涌进楼道,在董嘉年的带领下,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自己闯的是谁的家,以为只是某个政府职员。

    直到看见那一床的女性内衣,以及半死不活的傅向前,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随后冲进去的记者,趁着所有人都被现场的景像震撼住,飞快的按下快门,拍了十几张照片之后,仓皇逃走。

    现场的人想阻止都来不及。

    乔月看着记者跑出来,对郑宏宇道:“你跟上去,暗中保护他们,直到明天报纸出来为止!”

    “知道了!”郑宏宇开门下山,很快便消息在人流之中。

    田秩撑着下巴,若有所思,“你做事挺有条理,看似激进,但实则乱中有序!”

    “谢谢夸奖!我只是把所有可能出现的阻碍,扼杀在摇篮之中而已,再等一会,我很想看到周然崩溃的表情,”乔月咬着唇,迫不及待了。

    其实她更想面对面的目睹,貌似不太可能。

    董嘉年接到上面的电话,通知他不要乱动,因为这是周然的家。

    他当然知道,可是下面那些人不知道。

    既然如此,他也只能等了,等着周然回来自己处理。

    至于怎么处理,怎么收场,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他现在只是一个闲着没事干的队长,太闲了,闲的好无聊。

    周然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头疼的应付着任平阳的电话。

    周家跟任平阳关系一般,但此次他调到衡江,坐到这个位子上,有任平阳的功劳,这个人不能得罪。

    好不容易安抚了任平阳,秘书敲开办公室的门。

    “周局,傅向前找到了……”秘书后面的话欲言又止。

    “终于找到了?他人现在在哪?带回来了吗?”周然惊喜不已。

    “这个……恐怕要您亲自过去一趟,因为……人是在您住的地方发现的,现场挺凌乱……”秘书说不下去了,也是董嘉年故意把真实的情况透露给他,真的很让人尴尬。

    听到这种事,难免会让人在心里胡乱猜测,究竟是有人故意陷害,还是说这位真的有那方面的癖好呢?

    周然现在想不了那么多,满脑子都是傅向前在他住的地方,这句话。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准备车,我要回去一趟!”

    既然电话打到这儿,事情就不是空穴来风,肯定有人在整他。

    周然面色阴鸷,让他逮到是谁,绝对不会放过。

    十几分钟之后,车子开到小区门口,这里已经围满了人。

    本来是没有这么多围观者的,毕竟是政fu家属的住宅小区,门卫看的都比较紧,进来的人都要盘查。

    但是住在小区的人,也是不少的。

    一传十,十传百。

    看热闹的人,硬是把楼道都给挤满了。

    要不是警察把门挡死死的,估计早冲进去了。

    周然的车子根本没法开进去,只能在大门外下了车,在秘书的护送下,一脸阴沉的走进去。

    乔月看到周然出现,笑的好不得逞。

    “行了,咱们可以走了,这边的火让他慢慢烧着就成,晚上跟我去个地方!”

    “现在回别墅?”

    “当然要回去,我还得回去洗澡呢,不过你不能到我家洗澡,不合适。”

    田秩脸色超级难看,“我有地方洗澡,不用你操心!”

    周然看到这么多人围在他家门口,只觉得头疼的厉害,“人呢?把他们全都轰走!”

    董嘉年站在楼道里,闲适的站着,“周局,他们都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咱不能随意动用暴力啊!”

    周然怎么会不知道这个董嘉年,是跟他站对立面的人。

    他进了市局之后,已架空了董嘉年的权利,另一个田鸿,已经被他派到外地,只差两天,就可以也将这个董嘉年弄走,没想到,还是出了事。

    “你少跟我说这些没用的,警察办案,如果他们不配合,就是扰乱治安,一样可以处罚,”周然愤然走进客厅。

    客厅里站了十几个警察,不过个个神情怪异,主要是看他的神情太怪。

    周然额头的青筋突突的跳动,他忽然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不是说傅向前在他这儿吗?

    为什么不在客厅?

    难道在卧室?

    周然冲进卧室,里面的情形,让他几欲昏过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