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6章 陆曼出事
    封少的心情,可谓是……恨不能咬死她。

    “呃,你怎么了?干嘛这种表情,我那是没办法,而且我什么也没看到,真的,我发誓,再说了,周然那样,就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他连你的一个手指头都比不了,真的!”

    乔月竖起手指,发誓保证,小眼神真挚极了。

    她都这么说了,封瑾还能怎么样?

    “以后不准再躲男人的床底下,也不准随随便便潜到男人家里,听到没有?”

    “哦,听到了……”乔月往他往里缩了缩,声音却是越来越小,困意来了,本来还想问他为什么留这儿不走呢!

    “睡吧!”封瑾拉下床头的开关,屋子里陷入一片漆黑,只有外面有微弱的光亮照进来。

    乔月是真的睡着了,昨天加上今天,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状态。

    直到躺在他怀里的一刻,才真正安心了。

    她是睡着了,封瑾却睁着眼睛,盯着屋顶的天花板,一刻都不敢放松。

    陆曼坐在给她安排的小屋里,面前的桌子上,摆了一杯水,一瓶药。

    陆家站到了周家这边,她知道父亲跟爷爷都做出了选择。

    可是她想搏一搏,如果可以,不要让封瑾死。

    如果可以,她想让封瑾成为陆家的女婿,这样一来,或许三家能握手言和,皆大欢喜,不好吗?

    可是为什么,都到了这一步,眼看着封家就要失势了,封瑾杀人的案子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他居然还可以一直撑着,咬着牙不肯松口、

    他明明知道的,只要他开口,自己就一定会帮他,可是他为什么就是不肯开口呢?

    陆曼放在桌上的双手,攥紧又松开,几次三番,三番几次。

    最后一次,再试最后一次,如果还不行,那就只能……

    陆曼已下定了决心,明天之后,一切都将有个定局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封瑾就把乔月摇醒了,在她耳边哄了好一阵。

    “宝贝,快起来了,要赶在天亮之前离开!”

    睡的迷糊正香的乔月,压根没注意到他对她的称呼,腿直往他身上压,试图把他按下去,再陪她睡觉。

    封瑾无奈又心疼,只好使出杀手锏。

    亲她,直到把她亲醒为止。

    乔月睡梦中,只觉得呼吸不畅,妈呀,她快憋死了。

    下狠劲一咬,隐约听见一声抽气声。

    “终于醒了啊!”封瑾用手指抹掉嘴角的血珠子,笑容妖娆。

    乔月眨眨眼儿,“再不醒就被你闷死了!”

    “嗯,要是再不醒,我就继续亲,不过不是现在,趁着天没亮,赶紧回去,回旅馆,自己要小心,这里的人经营的生意,都不干净,别轻易相信人!”

    乔月躺的很舒服,真的很不想起来啊!

    “那你要把自个儿守住了,要是让我知道你被人潜规则了,那我可就不要你了,还得让陆家陪葬,我这个人心眼很小很小,你可千万千万别做对不起我的事!”

    乔月坐起来,面对面叮嘱,也是威胁。

    且不说是被动还是主动**,都是**,睡了就是睡了,没了就是没了。

    她接受不了,也忍受不了,到时候就只有忍痛割爱。

    封瑾捏了捏,她气鼓鼓的小脸,“不会的,我宁死不屈,宁可丢命,也得为你守住清白,这总行了吧?”

    “这样啊!虽然清白重要,但是命也同样重要,所以两样都得守住,这样才是好同志!”

    “你自己也要安份一点,赶紧走吧!”

    乔月心里还是不得舒服,“那你再亲亲吧!”

    这下要好几天见不着了,她也有点不舍呢!

    封瑾心中一软,抱住她,正要低头亲上去,房门那边忽然有了响动。

    “钻床底下去!”封瑾飞快的将她塞床底下,拉上被子,挡住凌乱的床铺。

    灯开了,刺眼的光,让人睁不开眼。

    封瑾用手挡住光,过了一会才能睁开。

    “我是来给你送早饭的!”陆曼手里捧着托盘,里面是一杯牛奶,两个煎蛋。

    乔月趴在床底下,嘴里无声叨咕着什么。

    不要脸的臭娘们,天还没亮,连门都不敲,就进男人的房间,打扰人家休息,就是为了送早饭?

    骗鬼呢!

    分明就是不怀好意,装了一肚子的坏水。

    “太早了,我现在不需要,请你出去,我要休息!”封瑾看也不看她,依旧用手臂挡着眼睛。

    陆曼低着盯着牛奶杯,面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你把早点吃了,我就走!”

    “我不吃,你快点拿走!”封瑾已经是用吼的了,这女人脑子是不是有病,这么简单的话都听不明白?

    陆曼不仅没有走,反而走到旁边,把托盘放下,“我说了,你把早点吃了我就走,而且是离开这里,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好歹我也是为你来的,如果什么都没有做,就这样离开,我也不甘心!”

    封瑾现在真恨不能离开这个笼子,否则一定把这女人丢出去。

    她怎么就跟着了魔似的,放着好好的工作,好好的家不待,偏偏跑来这儿找虐,脑子绝对有屎。

    “你放这儿,我过一会就吃!”现在只要能把她打发走,就够了。

    封少很不确定,床底下的小妞还能趴多久。

    以她的暴脾气,随时都有可能跳出来,一枪打死陆曼。

    听到封瑾忽然变缓的语气,陆曼的内心一阵激动,“那好,我把东西放这儿,你一定要吃,不可以偷偷倒掉,如果我发现你偷偷倒了,我还会再送来,你……你休息吧,我过一会再来。”

    陆曼以为自己成功了一半,再坚强的堡垒,也有松动的时候,不是吗?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乔月飞快的爬出来,愤慨的小宇宙,熊熊燃烧着。

    封瑾赶紧拉住她,在她发飙之前,先表明自己不知情的立场。

    乔月嗤了一声,“我看这几天,她都是这个点来的吧?肯定是为了占你便宜,还送牛奶……”

    乔月端起牛奶,闻了闻,没闻出什么异样,“反正她送来的东西,你不能喝,幸好我准备了干粮,你先撑着,我今晚不走,再过来给你送吃的,反正不能吃他们给的东西。”

    封瑾欣慰又心疼,“如果我什么都不吃,还能挺着不晕,那他们就该怀疑了,放心吧,陆曼送来的东西,我肯定不会动。”

    乔月拍掉他的手,“不行,我得去瞧瞧这个女人究竟想干什么,牛奶我带走了,找个小东西试验一下!”

    乔月翻窗跳走,在屋顶上,居然又碰见那只黑猫。

    “小家伙,你过来,这里有好东西,”乔月把牛奶放在黑猫面前,往它跟前推了推,然后自己便退到一边。

    黑猫警惕性很高,不过还是挡不住美味的诱惑。

    乔月躲在一边,一直到黑猫舔完了半杯牛奶,才有异样的情况。

    只见那小东西,像是突然被打了鸡血,原地转着圈圈,最后仰着脑袋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声。

    听过半夜猫儿叫,春吧?

    这个比叫,春还狠,不一会,黑猫跳走了,紧接着,四周多了好很多猫叫声。

    乔月满头虚汗,我滴个乖乖,姓陆的臭女人,竟然想到用这种方法,她还要不要脸了?

    肯定是不要了,否则也不能干出这事。

    装着牢笼的屋子里,封瑾也听到外面的猫叫声,想到乔月说的话,脸色黑的厉害,他也没想到陆曼居然敢这么干。

    伸手从床板下,抠出一个小巧的类似电话的东西,发出几个暗号,然后将东西重新放好。

    隔了几百米的黑暗屋内,有人摆弄着一个类似接收器的东西。

    “老大怎么说?”

    “老大说,搞掉陆曼!”

    “现在吗?”

    “不然呢?昨晚有人进了镇子,应该也是老大身边的人,不管怎么样,这个陆曼肯定是留不得!”

    可惜没等他俩动手,陆曼这边已经出事了。

    天还没亮,有人就看见陆曼像个疯子似的,光着身子,冲出大门,光着脚在外面奔跑。

    只要见着个男的,都恨不能把人家就地正法。

    陆曼怎么说也是个美女,土生土长的本地男人,很少见到这么漂亮又有气质的女人,还是个当官的。

    本来就想惦记着,这下看见她像个疯狗似的,到处求欢。

    几个人趁她跑到无人的巷子时,将她拖了进去,后面的事,简直不堪入目。

    乔月甩了甩身上的雾水珠子,撑了个懒腰,心情真是爽啊!

    其实她只不过是将从穆白那儿拿的药,加了常人三倍的量,让陆曼喝了下去,其他的可是什么都没做。

    谁让她害人终害己,怪得了谁?

    回到小旅馆,依旧从窗子潜进去。

    再过一个小时,天大亮了之后,就是全新的一天。

    田秩裹着一身湿漉漉的衣服,缩在草丛里。

    陆曼身上发生的事,他看了个大概,不想发表任何意见,也没有任何意见,很多事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谁也没有办法真的理解。

    乔月退了房下楼,昨天的小姑娘,仍然坐在那,嗑瓜子,听广播,仿佛一切都没有变过似的。

    乔月把钥匙放在柜台上,“你们这儿不仅闹鬼,连动物的行为也很奇怪,一大早上的,天还没亮,就听见一群猫叫,野猫太多了,数量要控制一下,否则哪天真的成精了,再把你一个镇子的人都给祸害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