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章 尽快收网
    但是命运的轨迹,总是朝着相同的路线,缓慢推进着。

    郑宏宇带着人出去了,外面却是战火连天。

    整个衡江市的天,都变了。

    陆家拥兵造反,证据确凿,有照片有人,有现场。

    傅向前的绑架案,明明让人觉得疑点重重,周家却找不到任何证据。

    周家派来衡江的人,眼见救不了周然,也只有当机立断,先斩断此事跟周家的联系。

    周然该怎么判,就怎么判,至于以后,顶多再找机会送他出国,反正国内他是待不下去了,流言蜚语足以杀死一个人。

    周然被带走审讯的时候,透过车窗,他似乎看见韩应钦了,那一刻,他心里那个凉啊!

    似乎在不知不觉间,他跟自以为的同盟,走进了人家早已设好的陷阱,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从兰城案子爆发,兰城黑恶势力被清缴吗?

    也不会是吧!或许还是更早的时候,周家成了傅向前的庇护伞。

    在兰城的势力如日中天,自以为是的可以向周边扩大,让周家逐渐回归中部。

    冷洪林坐在办公室里,一遍一遍的抽着烟。

    他在这件事中,最低调,最容易被撇清。

    因为所有的事,他都没有主动出面。

    可是最近出现的女人,打断了他以往的部署。

    冷洪林面色疲惫,整个人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岁。

    刚刚秘书打来电话,冷宏宇在封瑾的部队,根本见不到,也接不出来。

    到现在为止,冷洪林还不清楚这是封瑾的意思,还是那小子根本不愿意见他。

    封瑾的人品,他是相信的,儿子在部队,不会有生命危险,这也是当初他再三思虑的结果,但是现在看来,一切似乎都早已有了定数。

    “冷洪林!”冷夫人气冲冲的走进来,将手中的包丢在冷洪林身上,脸色已是相当难看,一只手捂着胸口,靠着门,剧烈的喘气。

    “冷洪林,你的事,我从来不管,那是因为我觉得你这个人做事有分寸,不会将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可是现在……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冷夫人生气的,恐怕不是冷洪林在外面找小三,而是他捂不住小三的事,继而让这件事,成为他身边一颗定时炸弹。

    一旦引爆,被炸死的,可绝对不止他一个人。

    冷洪林掐灭烟头,站起来,“这件事我会处理,你不用担心,收拾好这边的生意,尽快事着儿子出国!”

    冷夫人像是突然失了力气,倒在地上,“你……你想干什么?”

    冷洪林没有解释,打电话,让人上来,将冷夫人带走了。

    另一边,穆白站在傅向前的病房门口,看着里面躺着的人,从一个复仇者的角度来说,还挺痛快,但是从一个医者的角度来说,似乎很不应该。

    董嘉年匆匆而来,站到他身边,“他怎么样了?确定不会醒?”

    “醒是肯定不能醒了,现在也就是一个植物人,但是我打电话去了傅家,居然没人肯来照顾他。”穆白说不是什么感觉,估计傅向前的家人对他也没什么感情。

    董嘉年的气息有点乱,“他老婆早跟他离婚了,一直就在小三跟情人身边过日子,一听到到他出事,早收拾东西跑路了,顺便还把他的钱都卷走了,现在兰城那边正想办法通缉呢!她们拿走的可都是脏款。”

    “他没有儿子吗?”

    “有,在国外,不过有他前妻在中间横着,他儿子也不会管他。”

    “可是植物人也需要护理,否则用不了半年,身体肌能撑不下去,最后也会呼吸衰竭,”穆白长舒了口气,要是真的死了,倒也一了百了,可是现在半死不活,反倒成了难事。

    董嘉年道:“封少刚刚跟我通过电话,这件事要尽快结束,韩局长已经带着证据去了京城,该处理的,今天上午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但是为了防止有人狗急跳墙,你自己要多当心!”

    “行了,我在医院还能出什么事,你们不用管我了。”嘴上这么说,但穆白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小感动。

    董嘉年临走时,忽然又想起一事,“我听说,陆曼还在你们医院?”

    “想看吗?跟我走!”穆白笑了下,也不知是何意。

    董嘉年也笑了下,同样不知为何意,两人都有点心照不宣的感觉。

    陆曼是怎么成这样的,他俩心里都清楚,说她罪有应得不为过,但是陆家败了,她现在的情况比傅向前还糟糕。

    两人一直拐到医院后面的那栋楼内。

    看到这里的情形,董嘉年忽然有种不妙的感觉。

    “她是……”

    穆白示意他看看楼道内竖起的牌子:传染病室……

    董嘉年立马变的有些些窘迫。

    穆白道:“要不要给你一套无菌服?”

    “那倒不用,是不是那天把她强了的人,其中有带病的?”董嘉年问的很小心。

    “应该说,那个镇子上的人,都不正常,具体有多少人得病,目前还不能确定,但从他们之前的生活方式来看,他们得病的几率很高,你想想看,一个村子,年轻男人很少,留下来的,都把村里的女人,当成了集体私有,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长此以往,能不得病吗?”

    具体的,他也不能说的太白。

    有些异族的村子,的确有各种奇葩的习俗。

    那个小镇,思想封闭,对女人要求极为严苛。有规定村民不能跟外界通婚,更奇葩的是,如果哥哥死了,嫂子可以嫁给小叔子。

    这些穆白也是刚刚从资料是了解来的。

    听说最早的周家,就是从那附近起源,现在那个小镇还有不少姓周的人。

    董嘉年终于看到陆曼,透过病房门的玻璃窗,看到了面色苍白,躺在那奄奄一息的陆曼。

    此刻整个空空的病房,只有她一个人。

    “送来的时候,下面一直在流血,人算是废了,后来那些人被陆家抓走了,查出他们当中有一半的人得了ai滋,陆家就把她扔这儿不管了……”穆白唏嘘不已,说到底,陆家的人也挺绝情。

    董嘉年心情复杂,“她走到今天这一步,又能怪得了谁,怪乔月下手狠吗?我觉得不对,前几次,乔月哪次不是放她一马,没有真的把她怎么样,可是这女人不长记性,都把主意打到用药上了,这还得了!”

    穆白倒是对他能这么想,挺意外的,“之前我找精神科的人来看过,过份执着,也是一种精神疾病,她已经不能完全自我控制,容易易走极端,直致走到一个最终的死角!”

    “算了,由她去吧!以后她的事,都不用跟他们说了,这事就这么过去吧!”

    “过去,也并非就是雨过天晴!”

    乔月此刻的心情,可谓是狂风暴雨,好好的房子,被搞成这个样子,她心疼啊!

    那天从别墅走出来,看到外面的阵仗,着实把她吓了一大跳。

    院墙不见,先前种下的小花小草,也被彻底碾压。

    最关键的是,前方几百米处,还停着两辆直升飞机。

    秦夏笑眯眯的跑过来,献宝似的跟她打小报告,“嫂子,我们老大担心你的安全,特意调了直升飞机,咱们衡江市拢共也没几辆,还还有一辆是坏的,现在都搁这儿了。”

    封瑾扫他一眼,这一眼有警告也有赞赏,小子,很有眼力见。

    “猎豹呢?”

    提到正事,秦夏收起玩笑的神情,“已经被带走了,猴子手底下,也查出一人,还有,伊连长带着人就在外面。”说到战友时,秦夏眼中的伤痛,无以言表。

    “叫他们进来,其他人都撤下去,暂时接管衡江的保卫工作,配合市局,搜捕陆家的人,记着,周家的人既然来了,也别让他们这么快就走。”

    “是!”秦夏抬手敬礼,转过身去,手一挥,队伍全部撤到了外面。

    秦夏走后外面时,冷眼看着全副武装的伊晴,心里应该有着失望吧!

    “团长让你进去!”

    伊晴看色有些不好,“我知道了。”转身看着自己手下的女兵,“卸下武器,整编待命!”

    “是!”

    女将们气势恢弘,声音嘹亮。

    秦夏站到一边,见到她要走进去,又将她拦下,“把武器交给我!”

    伊晴握紧了手中的枪,心疼不舍,这把枪跟了她多少年?

    时间太久,她不记得,也不想记。

    秦夏略带强硬的夺下她的枪,“你该知道团长是什么样的人,他眼里容不得沙子,此次行动之前,我便告诫过你,但是很显然,你没有将我的话进去,所以……不管待会有什么结果,都是你应该承受的!”

    “关于此次的行动,我没有过错,即便团长不高兴,我也会实话实说!”伊晴的眼中多了几分坚定。

    秦夏没在说什么,“但愿你能一直这么坚定!”

    秦夏明显是话里有话,但是伊晴已不愿意再猜想下去。

    客厅里,乔月眉头紧紧的皱着,看着眼前的狼狈,十分无语,不过有什事,她还需要确定,“猎豹真的有问题?”

    封瑾走过去拉着她的手,将她带到一边,“嗯,其实在此次行动开始之前,我的人察觉到有些人不对,要让他们浮出水面,就需要有诱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